諷王婉諭「小綠燈媽媽」呂秋遠大罵:在黃士修眼裡 除了政治有沒有一點人性?

新頭殼newtalk | 黃順祥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知名律師呂秋遠。   圖:擷自呂秋遠臉書
知名律師呂秋遠。   圖:擷自呂秋遠臉書

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因將立法院衛環委員會召委選票,投給民進黨立委洪申翰,遭挺核人士黃士修以「民進黨側翼」、「小綠燈媽媽」批評,還質疑王婉諭,「如果你沒有小燈泡,那你是誰?」對此,知名律師呂秋遠今(26)日提起自己媽媽也曾痛失骨肉的傷心往事,大罵「在黃士修的眼裡,除了政治,有沒有一點人性?是怎樣?」、「拿別人至親死亡來嘲諷的人,下十八層地獄都不夠。」

呂秋遠在臉書發文說,「中秋節快到了,我想到了媽媽。不是因為我見不到她,而是因為她經常想起哥哥」,呂秋遠透露哥哥幾年前工作時因心肌梗塞突然過世,「媽媽只要想到哥哥,就會掉過頭去,暗暗的掉下眼淚,她每次想,每次哭,那是一種永遠少了塊心頭肉的感覺。」

呂秋遠接著說,嘲諷王婉諭委員是「小綠燈媽媽」,在黃士修的眼裡,除了政治,有沒有一點人性?是怎樣?政黨間合作是政治上常見的事情,難道在黃士修的眼裡,只許民眾挺藍,不許時代投綠?而且因為王婉諭委員支持民進黨的召集委員投票,就可以更進一步的拿著小燈泡來冷血的嘲諷一位認真問政的女性與媽媽?

「沒有人敢做,就由我來,冷血的人才能挑戰政治正確。」這是黃士修在嘲諷王婉諭的時候,彷彿是自己橫眉冷對千夫指的「豪語」。但是對不起,這不是豪語,是豪小。承認自己冷血,是一種誠實的表現,但不足以形容他以這種言語侮辱一個失去孩子媽媽的行為。他不是冷血而已,而是一種泯滅人性的表現。「任何一位評論政治、從事政治的人,都不應該用這種隱喻的方式,去傷害一位失去至親的媽媽。」

呂秋遠指出,黃士修的卑劣與無情,在於他無視別人的悲傷,而踐踏別人的痛苦,輕率的認為王婉諭就是「利用小燈泡的死亡」來贏取政治利益的女人。或者說,沾沾自喜的以為,當他說穿了這樣的事情,就可以突顯時代力量支持民進黨是荒謬的,將一個失去孩子的媽媽,扭曲成「為名為利才會利用自己死去孩子」的女人。對他而言,孩子死去一定要嚎啕大哭、一定要血債血還、一定要歇斯底里,否則就是利用孩子的媽媽,卻忘記每個人表現悲傷的方式本來就不一樣。他看不到別人的傷,只看到自己踐踏別人傷痛的快感。

呂秋遠沉痛的說,沒有人願意拿自己的至親死亡去交換權力,而說到底,不論拿什麼東西來換,我們家,都是少一人。「拿這種事情來嘲諷別人的人,下十八層地獄都不夠。」

挺核人士黃士修。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
挺核人士黃士修。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