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很遺憾不捨也很無力...」 黃捷宣布退出時代力量

新頭殼newtalk | 陳佩君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高雄市議員黃捷宣布退出時力。   圖:翻攝自黃捷粉絲專頁
高雄市議員黃捷宣布退出時力。   圖:翻攝自黃捷粉絲專頁

退黨又一人!時代力量議員黃捷今天(26日)透過臉書宣布,她將退出決策委員改選,也退出時代力量,以無黨籍身份在鳳山繼續深耕,為高雄做事。

時力25日起進行決策委員改選,黃蓉昨晚在臉書指控,她在今年6月從網路申請入黨並繳納黨費,網站卻說她尚未是黨員的「已送紙本審核」階段,且顯示「已經投票」訊息,質疑自己「被投票」;黃捷則向黨中央喊話,要求說明清楚,時代力量選舉委員會今天(26日)出面說明,黃蓉入黨資格未成功,因此無法取得投票權,會顯示已投票頁面原因,可能是點到具有黨員身分的專屬投票連結。

時力組織部說明,申請人黃蓉於2020年6月4日以線上方式申請入黨,並以信用卡方式進行黨費繳納,繳納方式與其他11位申請者,皆以相同卡號的信用卡繳納,以致於審查人員於審查時,認為有不符經驗法則之處,呼籲若有疑慮,可向紀律委員會提出申請。

對此,黃捷稍早在臉書上說,過去一年多來,許多同志試圖點出黨內問題,可惜卻從未被嚴正面對,黨內的風氣不是檢討問題,而是檢討提出問題的人,輕易的用「小綠」、「外力介入」來貼標籤,模糊焦點、避重就輕,導致一而再再而三有同志退黨,面對這些黨內問題,大家都期待改革,「而我與許多留下來的年輕人都選擇投入本次關鍵的決策委員改選,希望能用行動來做最後的努力」。

黃捷說,這次選舉過程充滿爭議,她妹入黨申請除了發生「被投票」問題,也被擱置了兩個月拒絕入黨,顯示「有黨員資格」並「被投票」一事,黨中央出面說明是網站系統錯誤,雖然道歉了,但在敏感的選舉期發生選舉系統的錯誤非常不應該,直接影響到的是選舉的公信度。

至於擱置入黨申請兩個月,黨中央稱「刷卡不符合經驗法則」,黃捷說,黨中央要她妹去現場拍照補件,令人啼笑皆非,原來入黨看的是審查者的經驗法則,不是照白紙黑字的入黨規定?「我妹刷我的卡繳黨費到底有什麼問題?翻遍所有黨章跟選舉法,從沒有這項規定。請問時代力量從2015年創立以來,就是用『刷卡經驗法則』來審核入黨者嗎?如果不是,現在突然冒出這項經驗法則來審核,只要不合格就送紀律,要如何讓歷年所有時力黨員和支持者信服?」

黃捷更以長文指控黨中央處理方式,並要求黨中央說明,並稱若黨內選舉都不盡公平,黨內民主早已蕩然無存,黨拒絕讓這些願意再給時力機會的人加入,其實早就是拒絕改革,也拒絕她。

「很遺憾不捨,但也很無力,我必須宣布,即日起,我黃捷退出這場決策委員改選,也退出時代力量,以無黨籍身份在鳳山繼續深耕,為高雄做事!」黃捷說,感謝時代力量曾經給予一個25歲的年輕素人機會,在沒有資源、沒有人脈的情況下,願意相信她、邀請她一起為理想打拼,而現在選擇離開,或許是一種重生,與其花力氣在內耗,她想把僅有的心力花在從政的初心上。

黃捷提及,相信近年來年輕世代參政、推動台灣進步的能量,並不會因為時代力量這個團體內部的問題而消失,反而會因為時代力量曾經發生的錯誤而有所成長,「我仍會帶著時代力量創黨時的精神,繼續和黨內外的夥伴一起在政治路上為台灣努力」。

黃捷臉書全文如下:

抱歉,在這樣的暴雨時刻跟大家分享風雨飄搖的心情。

過去一年多來,許多同志試圖點出黨內問題,可惜卻從未被嚴正面對。黨內的風氣不是檢討問題,而是檢討提出問題的人,輕易的用「小綠」、「外力介入」來貼標籤,模糊焦點、避重就輕,導致一而再再而三有同志退黨。

面對這些黨內問題,大家都期待改革。而我與許多留下來的年輕人都選擇投入本次關鍵的決策委員改選,希望能用行動來做最後的努力。

然而,這次的選舉過程卻充滿爭議。我妹的入黨申請除了發生「被投票」的問題,也被擱置了兩個月拒絕入黨。顯示「有黨員資格」並「被投票」一事,黨中央出面說明是網站系統錯誤,雖然道歉了,但在敏感的選舉期發生選舉系統的錯誤非常不應該,直接影響到的是選舉的公信度。

至於擱置入黨申請兩個月,黨中央稱「刷卡不符合經驗法則」,要我妹去現場拍照補件,更是令人啼笑皆非,原來入黨看的是審查者的經驗法則,不是照白紙黑字的入黨規定?

我妹刷我的卡繳黨費到底有什麼問題?翻遍所有黨章跟選舉法,從沒有這項規定。請問時代力量從2015年創立以來,就是用「刷卡經驗法則」來審核入黨者嗎?如果不是,現在突然冒出這項經驗法則來審核,只要不合格就送紀律,要如何讓歷年所有時力黨員和支持者信服?

事實上,這場選舉一點都不公平。

前陣子秘書長陳志明稱入黨異常,將部份疑慮的申請送交紀律委員會審查資格並暫停入黨申請。而8/14紀律委員會決議暫不審議此案,但審核入黨的時間點,會很直接地影響此次的選舉權益,因此紀律委員會決議不審,很可能造成部份民眾投票權益受損。

我七月時曾向黨中央詢問為何家人被阻擋,組織部回我說,秘書長陳志明要求提供親友名單,寫明「家人的名字跟關係」後「原則上沒有問題都會過」。當時,我認為秘書長擅自判定「議員家人可以審核通過」的標準非常具爭議,入黨資格不應該看血緣關係,因此未回報家人名單,希望照正常程序審核。然而,這段期間仍有人未補件就成功入黨,我很驚訝,原來要提供名單才能審得過是嗎?原來時代力量所謂的公平正義,是靠裙帶關係?

此時此刻,我認為黨中央有必要說明,公布暫停入黨後,是否優先讓特定審核名單入黨?哪些人於這段時間成功入黨?

更荒唐的是,誰能成功優先入黨原來是由秘書長決定的,若秘書長是照個人「經驗法則」來審查入黨資格,請問秘書長這時候參選公平嗎?經驗法則的標準,難道是指跟個人的友好程度嗎?在入黨爭議未處理前,本次選舉的結果會公正嗎?

剛好發生在我妹身上的例子,我想並非個案,跟黨中央友好才能優先入黨,就是現在時力的運作方式。

原本寄最後希望於這場選舉來推動改革,現在竟連一個公正的選舉都不可得,要如何再抱持任何希望?

對於許多支持我們這些年輕改革者的親朋好友,我感到很愧疚,受我邀請申請入黨,卻要被黨打電話盤查個資、要求本人到黨部拿著身分證拍照補件,甚至繳了黨費至今沒拿回來,入黨資格也沒有審核通過。這些人被刻意被排拒在黨的大門之外,連支持我們的資格都被剝奪,我如何能繼續安於黨內接受這種不公平的制度?

如果連黨內選舉都不盡公平,黨內民主早已蕩然無存。黨拒絕讓這些願意再給時力機會的人加入,其實早就是拒絕改革,也拒絕我了。

很遺憾不捨,但也很無力,我必須宣布,即日起,我黃捷退出這場決策委員改選,也退出時代力量,以無黨籍身份在鳳山繼續深耕,為高雄做事。

由衷感謝時代力量曾經給予一個25歲的年輕素人機會,在沒有資源、沒有人脈的情況下,願意相信我、邀請我一起為理想打拼。而現在選擇離開,或許是一種重生,與其花力氣在內耗,我想把僅有的心力花在從政的初心上。

我相信近年來年輕世代參政、推動台灣進步的能量,並不會因為時代力量這個團體內部的問題而消失,反而會因為時代力量曾經發生的錯誤而有所成長。我仍會帶著時代力量創黨時的精神,繼續和黨內外的夥伴一起在政治路上為台灣努力。為夥伴們獻上深深祝福。

退黨又一人!時代力量議員黃捷今天(26日)透過臉書宣布,她將退出決策委員改選,也退出時代力量,以無黨籍身份在鳳山繼續深耕,為高雄做事。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