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李眉蓁婆婆發誓「說假話胸變小」小胸女議員怒:到底礙到誰

新頭殼newtalk | 楊清緣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李眉蓁特別邀請婆婆蔡梅紅(左3)幫忙站台,沒想到又鬧出失言風波。   圖:翻攝李眉蓁臉書
李眉蓁特別邀請婆婆蔡梅紅(左3)幫忙站台,沒想到又鬧出失言風波。   圖:翻攝李眉蓁臉書

高雄市長補選在即,國民黨候選人李眉蓁因涉碩士論文抄襲而衝擊選情,今(26)天她的婆婆蔡梅紅在造勢場合上大讚媳婦是寶,還當場發誓說:「我們最大的一個發誓就是,你如果說假的那麼你胸部變小。」對此,時代力量台北市議員黃郁芬晚痛批:「作為一個胸部小的女性,我真的不能了解胸部小到底礙到誰了」,她無法接受在國民黨女性候選人的選舉活動中,竟然將胸部小作為一種報應式的懲罰,讓她感到「赤裸裸的歧視、赤裸裸的惡意。」

黃郁芬在臉書PO文質疑,為什麼要判斷一個人適不適合做市長,竟然是找「婆婆」來推薦?國民黨雖然找了一個所謂年輕世代的女性候選人,但家父長心態仍表露無遺,顯示國民黨認為一名女性的成功與否,要由婆婆來定義、來增加說服力。她強調說:「一個女性要證明自己從事公共事務的能力、要證明自己作為領導者的資格,跟自己在私領域的任何角色都沒有關係。不管是感情狀態、性傾向、或是有沒有婚姻關係,都與從事公共事務的職責與資格無關。」

黃郁芬進一步指出,不管當選機率高不高,一個夠格的市長候選人,必須在競選時就拿出未來要做市長的高度,這就代表,她必須意識到自己出席的活動安排、自己的言行,將會帶給大家什麼印象、將會帶來什麼影響。黃郁芬說,真的不希望,有任何人看到這個活動,因而認為,或者因而加深了「做為一個女性,要有婆婆推薦才代表是一個好女人」的印象。如果李眉蓁團隊沒有意識到這件事,那她很擔心,如果有意識到還是做了這樣的安排,那她更擔心。

另外,黃郁芬坦言,自己就是胸部小的女性,並認為胸部的大小與胸部本身的生理機能完全沒有任何關係,每個人的胸部都有自己的樣子,而那就是最好的樣子。對於蔡梅紅所謂的說假話胸部變小的誓言,黃郁芬表示,這句話的言下之意就是胸部變小是一種懲罰,這不僅是將女性身體物化,他直言:「更是赤裸裸的歧視、赤裸裸的惡意。」她感嘆如今竟然還要在競選活動聽到這種言論,顯示台灣的性平教育還有很長遠的路要走。

高雄市長補選在即,國民黨候選人李眉蓁因涉碩士論文抄襲而衝擊選情,今(26)天她的婆婆蔡梅紅在造勢場合上大讚媳婦是寶,還當場發誓說:「我們最大的一個發誓就是,你如果說假的那麼你胸部變小。」對此,時代力量台北市議員黃郁芬晚痛批:「作為一個胸部小的女性,我真的不能了解胸部小到底礙到誰了」,她無法接受在國民黨女性候選人的選舉活動中,竟然將胸部小作為一種報應式的懲罰,讓她感到「赤裸裸的歧視、赤裸裸的惡意。」

黃郁芬坦言,自己就是胸部小的女性,並認為胸部的大小與胸部本身的生理機能完全沒有任何關係,每個人的胸部都有自己的樣子,而那就是最好的樣子。對於蔡梅紅所謂的說假話胸部變小的誓言,黃郁芬表示,這句話的言下之意就是胸部變小是一種懲罰,這不僅是將女性身體物化,他直言:「更是赤裸裸的歧視、赤裸裸的惡意。」她感嘆如今竟然還要在競選活動聽到這種言論,顯示台灣的性平教育還有很長遠的路要走。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