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柯文哲為何只說《老人與海》這本書很無聊?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台北市教育局舉行經典閱讀系列活動大推《老人與海》,台北市長柯文哲(後排中)脫口說出「我覺得很無聊」,引發軒然大波。   圖:翻攝自台北市教育局臉書
台北市教育局舉行經典閱讀系列活動大推《老人與海》,台北市長柯文哲(後排中)脫口說出「我覺得很無聊」,引發軒然大波。   圖:翻攝自台北市教育局臉書

棒球是台灣的國球,一心想選總統的柯文哲卻認為看棒球很無聊,坦白說這就跟大小S「痛恨布袋戲」一樣,2024年總統大選,柯文哲已經「提前出局」了。

台灣是個多文化的社會,聽不懂台語,看不懂布袋戲的人其實大有人在。但是既然聽不懂也看不懂,那也就不用管他無聊不無聊,柯文哲為何不讓懂的人去評論就好了,偏偏要自己跳下來找罵挨?

大小S反正早就無心於台灣市場,她們向來只怕得罪中國人,根本不甩台灣人,所以可以這麼直白的公開說出自己「痛恨布袋戲」。可是柯文哲又想選總統,又這麼不怕得罪棒球迷,背後有什麼理由呢?

2020年7月17日《新頭殼》報導〈柯文哲稱「老人與海」跟棒球一樣無聊〉:

「台北市教育局為推廣閱讀,昨日舉行經典閱讀系列活動,台北市長柯文哲提及經典推薦書單《老人與海》時,脫口說出『我覺得很無聊』,後又補刀稱,就跟看棒球一樣,看前半局就好,看過程浪費時間,引發討論,……」

其實棒球相對於足球或籃球,確實規則複雜些;而且除了台灣以外,觀眾人口確實也比較少。因此柯文哲的心態就與賭徒一樣,只關心輸贏,完全不想看過程。就像肥宅用快轉看愛情動作片,也是直接跳過一切劇情只看「重點」,所以賭徒、肥宅與柯文哲,根本就是「三位一體」。

但是鄉民們有沒有發現一個疑問:柯文哲說看棒球很無聊,並沒有特指哪支球隊的比賽很無聊,甚至是指哪一場的比賽很無聊,而且也不是在棒球相關場所說的。尤其是發現棒球迷群情激憤,隔天立即道歉改口說:「看棒球不無聊,只是沒時間去看。」

可是柯文哲特別指出就是《老人與海》這本書很無聊,而且還是在台北市教育局為推廣閱讀所舉行的「經典閱讀系列活動」說的,偏偏《老人與海》這本書還是會場上要推廣的「經典」。到底柯文哲與《老人與海》這本書有什麼深仇大恨?這就只有親身經歷過戒嚴時代的歐里桑才知道了。

戒嚴時代為何不查禁《老人與海》?

《老人與海》這部約4萬字的中篇小說,是海明威最著名的作品,不但曾獲得1953年美國普利茲獎和1954年諾貝爾文學獎,也奠定了海明威在世界文學中的突出地位。

但批評《老人與海》很無聊的,柯文哲絕對排名在幾萬名之後。海明威與同世代其他小說作家(尤其是小說評論家)關係之惡劣,相互批評甚至到咒罵的文字,如果能集結成書,絕對比《老人與海》要厚上好幾倍。

海明威在政治立場上已不只是左派,根本就算是共產黨了。古巴革命成功後,海明威還與古巴共產黨頭目卡斯楚會面。對蔣介石來說,更是把1949年的國共內戰潰敗,全都算在海明威身上。作家陳凱劭就說:

「2012年,HBO推出自製電影《戀上海明威》(Hemingway & Gellhorn),我在家裡看了;演到一半,海明威在大東亞戰爭時,帶著妮可基嫚去中國重慶,見到了逃亡到中國西南後方的蔣介石元帥夫婦。兩人還偷偷去見到周匪恩來,彼時周是中國共匪黨駐重慶代表,電影裡扮相很帥,透露著堅毅的眼神。

海明威對蔣介石國民黨的觀感非常惡劣,回去美國後,講了寫了不少蔣宋孔家的壞話。美國1949年會放棄了蔣介石,他這種的共匪同路人作家有很大貢獻。

這種親匪附匪作家,蔣幫早就把海明威列在禁書名單,同時也把持有海明威著作,與持有馬克吐溫、馬克思著作,統統都視為共匪同路人,有抓到就處理掉了吧?……」

蔣經國為何要力推《老人與海》?

陳凱劭所說的,本魯也是心有戚戚焉。因為我們這年紀的歐里桑,對於蔣經國所寫的《風雨中的寧靜》,還有他推薦的《老人與海》,絕對不敢陌生。從聯考的預官考試,這些「經典」與我們的青春歲月,可說是常相左右。

2014年11月7日《聯合報》副刊,作家王鼎鈞發表了〈象徵〉一文,就把《老人與海》當年在台灣為何沒被查禁,反而被當成《聖經》的典故說得一清二楚。王鼎鈞說:

「海明威出版了《戰地鐘聲》後,作品的水準下降,大家都說他江郎才盡了。但他在53歲時寫成《老人與海》,再立高峰,兩年後得到諾貝爾文學獎。

他的出發點可能以這位老漁夫自況自許,一抒胸中壯氣,但是他把這個題材處理成高級象徵,有人說它是人為與自然的鬥爭,有人說它是英雄和命運的鬥爭,它的終點幾乎無遠弗屆,連台灣的局勢都掃描在內了。

那時候,蔣介石先生一手締造的國民政府失去中國大陸,困守孤島台灣,組織潰散,故舊叛降,國際社會斷定他不能再有任何作為,昔日的盟友紛紛背棄了他。他在台灣憑堅強的意志生聚教訓,秣馬厲兵,誓與強大的中共隔海對抗。就在此時,《老人與海》由余光中、張愛玲先後譯成中文,蔣經國授意他主持的青年救國團閱讀,借著這篇小說啟示他的團員。

小說顯示,成功不由客觀條件決定,由主觀的條件,也就是堅強的意志決定,大家都要像老漁夫那樣緊緊抓住那一線釣絲,那是事業線,也是生命線,那根繃緊了的細線就是雙方意志力決鬥的戰場,勝利屬於意志最堅強的一方。『現在不是想我怎麼沒有這個、沒有那個,現在是你有什麼就幹什麼。』……這是老漁夫的宣告,也是蔣經國的宣告,甚至也是蔣介石的宣告。……

小說承認當前的困境,容易得到讀者的認同,又展示光明的未來,足以製造憧憬。年輕一代,尤其是愛好文藝的年輕人,讀小說得到的感動很容易轉化成對台灣時局的感動,對這個倔強的老人既崇拜又同情,既依賴他又願意幫助他,就像老漁夫身邊的那個孩子。

這時,老漁夫的孤獨成為一種高貴,伴隨在旁彷彿是稀有難逢的機緣。這些話,官方文宣不能說,這效果,官方文宣也不能產生。蔣經國巧妙的利用了《老人與海》的象徵意義,不言而喻。……」

柯文哲為何覺得《老人與海》很無聊?

至於蔣經國在《風雨中的寧靜》裡,提到〈生存與奮鬥的啟示〉,是這樣介紹《老人與海》的:

「最近,我看了海明威所寫的老人與海。在這本書裡,我獲得了很多新的、有關人的生存與奮鬥的啟示。……

老人是可愛的,亦是令人敬佩的!他留給我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永不灰心、永不放手的意志和毅力,構成了永不失敗的象徵。

他的朋友小孩,對老人是鼓勵,亦是希望。他一直要求跟著老人,向老人學習捕魚。老人曾經勸他:『我的運氣不好,你不要跟隨我。』孩子卻回答說:『什麼是運氣?我可以把好運帶來。你一生吃盡了辛苦,我卻有許多事要學。』

這一個繼起的生命,代表了未來的希望。有一天,當老人的肉體隨著歲月逝去的時候,他那堅強奮鬥的精神,將藉著這繼起的生命重新顯現,使下一代的青年人獲得啟示和鼓舞。」

蔣經國為何會這樣解析《老人與海》,作家王鼎鈞在〈象徵〉一文裡已說出答案:

「蔣經國在50年代中期推薦《老人與海》,在70年代初期推薦《天地一沙鷗》,相隔約20年。這兩本小說的主人翁有很多相似之處,都堅百忍以圖成,都相信至誠所至、金石為開。

這兩個主人翁也都很孤獨,他走得快,別人跟不上,他看得遠,別人看不到。這正是蔣經國心目中的老太爺,也正是官方宣傳塑造的蔣介石形象。

這兩本小說也有些地方不同。50年代,蔣介石痛定思痛,認為歷史的錯誤可以改正,鬥志昂揚,反攻大陸的口號震天價響,所以《老人與海》拖了一隻18英尺長的馬林魚回來;到了70年代,蔣氏父子承認歷史的錯誤不能改正,他家老太爺只有追求自己人格的完整,所以《天地一沙鷗》別有天地非人間。

還有,50年代,《老人與海》風行台灣的時候,蔣介石67歲,整軍整武,尚有作為,所以老人僅需要忠誠純潔的孩子陪伴左右。70年代,《天地一沙鷗》風行台灣的時候,他家老太爺老病俱全,所以老海鷗有了接班的團隊。蔣經國通過這篇小說預言他家老太爺的死亡,也預告後繼有人,社會的安定和發展不受影響。……」

《老人與海》到底無聊不無聊,本魯智商僅有87,無法解決157的難題。但《老人與海》在戒嚴時代,不因海明威的政治立場而被查禁,反而成了中學生必讀的「聖經」,應該如王鼎鈞所說,都是配合蔣經國的接班需要吧?

那麼經典閱讀書單上這麼多本書,柯文哲為何只說《老人與海》這本書很無聊?應該是蔣經國這小孩能順利從老人手上接班,但柯文哲現在已接班無望了,所以越看《老人與海》越感到無聊吧?

 

『現在不是想我怎麼沒有這個、沒有那個,現在是你有什麼就幹什麼。』……這是老漁夫的宣告,也是蔣經國的宣告,甚至也是蔣介石的宣告。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