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審、參審兩制併行 劍青檢改:會將司改拼裝成一具怪物

新頭殼newtalk | 謝莉慧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台北地檢署。   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台北地檢署。   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司法院推動參審「國民法官制」,預計2023年上路,但上週五(7/3)有政黨提出民間司改會起草的陪審制併入參審的草案版本,作為臨時動議案,立法院今(6)天將進行第2次協商;由基層檢察官組成的「劍青檢改」發表6點聲明,憂心協商後若三讀通過一部惡法,將禍害國人,且「參審、陪審兩制併行」會將司法改革拼裝成一具怪物。

劍青檢改的6點聲明如下:

1、立法院主審的「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是經司法院、行政院兩院參考日本模式而設計,四年來大量法官、檢察官和律師等實務界人士共同參與,舉行過高達86場的模擬法庭。這樣經過多年模擬實證,體系單一的新幹線,竟在立法三讀通過前夕的政黨協商上,突然出現強行安裝陪審機電系統,強行加掛「陪審車廂」的作法,令人極度憂心,是否在政治協商下將會拼裝出一具司改怪物。

2、上周五政黨協商時,有政黨將民間司改會所起草陪審併入參審的草案版本,提出作為臨時動議案,欲推動混合拼裝制,等於兩套機電系統一起運作,還加掛不同規格車體。照民間司改會草案原版本,兩被告共犯殺人罪,一被告可自選陪審,另一被告竟可自選參審,舉世唯一,簡直荒謬;而且,選陪審制則不可上訴,不附判決理由,選參審制則有附判決理由且可以上訴。更扯的是,新版本竟胡亂指定一些案件強制適用陪審,若檢察官起訴被告一個殺人既遂罪及一個殺人未遂罪,變成殺人既遂罪應適用陪審制(該草案第5條之1),殺人未遂罪則應適用參審制(該草案第5條),種種怪現象根本無法解決。這種兄弟獨創之奇葩制度,全世界打著燈籠都找不到,要如何想像一台蘋果手機上同時裝安卓。

3、該政黨的拼裝制,更像是在參審列車的後面,特別加掛了充滿喪屍的陪審車廂:原本七年以上之罪的案件都屬於參審制,但草案特別規定,若是觸犯:殺人既遂罪、貪汙罪、妨害公務罪、集會遊行法、選罷法、反滲透法等罪(難道基於民粹來挑),就強制適用陪審制,直接排除參審制,等於整台列車都被後面加掛車廂而衝上前的喪屍給占滿也感染完了,還剩甚麼活口?幾年來大量實證研究而呵護成長的參審,就這麼一瞬間被消滅,全面換上沒有任何實證模擬,未必符合國情和文化的陪審。

4、審判程序是一種精密的社會科學,需具學理支持並經多重實證檢驗,且要參照我國民情、文化與習慣,始能制訂合於我國的程序。陪審制在我國從沒有經過模擬法庭的多重測試,也沒有經過專家學者對於我國國情的適當性進行評估。也因此,民間司改會提出的陪審制所引發的質疑多如牛毛,例如,在英美法陪審制下,被告原本可以拒絕接受陪審團,交給職業法官審判,但民間司改會的陪審制版本卻強迫人民必須接受陪審制,不准拒絕!這是保障被告,還是惡整被告?英美法的陪審制下,法官不必寫判決交代判決理由,國人可否接受自己被判刑,只知是因為表決,不知道具體理由?在不知道判決理由之下,被告能否上訴?又該如何上訴?這些問題也未見任何實證評估與研究。

5、該政黨與民間司改會的拼裝車版本,完全無視將外國制度無差別的強行套用在我國,極可能產生水土不服的風險,只照抄英美法陪審制,未經在我國實際測試與辯證,就想加掛在參審制下一併上路,等於強迫人民都充當民間司改會及相關團體試煉陪審制的白老鼠。

6、韓國電影「屍速列車」中那些搭車而被殭屍咬死的人們,雖然可憐,但至少是出於自願而上車。然而該拼裝車版本卻要綁架我國人民,強迫正待審判的被告,搭上這台由他們強行加掛毫無演練、模擬的陪審制車廂的屍速列車(而且會從後車廂衝上前去咬死參審)。身為檢察官的我們,期盼被告都是在平等的前提下受到審判。因此我們強烈呼籲立法者,切勿造出這種拼裝列車,切勿通過這種拼裝立法。

司法院推動參審「國民法官制」,預計2023年上路,但上週五(7/3)有政黨提出民間司改會起草的陪審制併入參審的草案版本,作為臨時動議案,立法院今(6)天將進行第2次協商。

由基層檢察官組成的「劍青檢改」發表6點聲明,憂心協商後若三讀通過一部惡法,將禍害國人,且「參審、陪審兩制併行」會將司法改革拼裝成一具怪物。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