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之舞? 帶你看韓國瑜告別高雄演說全文

新頭殼newtalk | 孫家銘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被罷免的高雄市長韓國瑜在告別音樂會中流下眼淚。   圖:張良一/攝
被罷免的高雄市長韓國瑜在告別音樂會中流下眼淚。   圖:張良一/攝

今(11)是高雄市長韓國瑜任內最後一個上班日,有民間團體下午3點半起在鳳山行政中心草地舉辦「真愛高雄 珍重再見」音樂會,韓國瑜率市府團隊傍晚5點25分上台,向在場上萬名支持者鞠躬告別,韓國瑜發表「畢業演說」時表示依然心繫高雄,但目前不會接受任何邀請或職務,也不會參與或組織任何形式的活動。

韓國瑜接連兩天透過臉書發文,歡迎市民今天下午三點半穿白上衣、戴口罩參加「真愛高雄 珍重再見」音樂會,上萬名韓粉依約前來,心情平靜,偶爾有人帶頭高喊「市長加油」。韓國瑜在三位副市長發表談話後表示,我們就將卸下市府職務,離開這裡。謝謝你們讓我們有機會在此相聚一場,更謝謝你們今天還特地來這裡為我們相送一程。

他說,「古時周武王有亂臣十人,同心同德,能敵紂王億兆夷人。我不敢自比周武王,但我敢說我們這個團隊裡的首長是真的個個都有經世濟民的才能,並且我們同心同德,都懷抱著奉獻社會的真心誠意、有所不為的道德自律。今天,大家共聚在此、臨別在即,請容我最後一次以市長的身分好好謝謝他們。」

韓國瑜說,「謝謝這一群讓我感到驕傲與不捨的市府團隊,謝謝他們願意放下原本舒適的生活,來到熱情的高雄;謝謝他們不少人離家背井、放棄高薪來這個城市和我一起打拼。他們都不是為了做官、而是為了做事而來。我怎麼謝也謝不夠。」

他指出,「這一年多來他們為高雄做牛做馬、承受巨大壓力。這一年多來,他們每一件事都做得比以前好、但是雜誌民調排名卻都是吊車尾⋯,這些,我知道,都是因為我的關係,所以我一定要為他們討個公道。他們是最辛苦、最被唱衰、卻是做事最認真、最有作為的一群模範公僕。在這裡,我一定要好好向他們每一個人說聲謝謝。」

接著韓國瑜一一唱名,感謝三位副市長葉匡時、李四川、陳雄文及各局處首長及市長室的所有工作夥伴。他也謝謝之前曾經陪他篳路藍縷、一起走過好多風雨、但因為公私因素而離開崗位的前任局處首長們;更謝謝每一位認真做事、任勞任怨的高雄市政府同仁;同時也要謝謝我們高雄市議會國民黨黨團,與無黨團結聯盟黨團的支持。

他說,離開高雄,對他個人而言,雖有萬般不捨、一些遺憾、和滿滿的祝福,但唯獨沒有怨尤、心中盡是坦然。因為他知道我是為何而戰、他和團隊是為了什麼樣的價值、理想和願景而奮鬥努力,所以無論結果,我都會是「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

只是,這幾天他實在有點難以平靜,許議長的決絕讓我悲痛不已,而更讓我覺得痛心不解的是網路上那些對許議長惡毒的詆毀、幸災樂禍的發文和留言。如果台灣的民主,只因為政黨不同,就可以這樣殘忍地對待一個逝去的生命,失去人性、失去做人最基本的溫柔與慈悲,那這樣的民主有什麼值得追求、能夠倚仗的?

他說,當貪腐不是罪惡、犯法可以原諒,當我們真心相信、全力捍衛的法律和道德可以因為政黨的不同而有所妥協,我們這幾十年在民主自由的道路上所爭取和守候的究竟是什麼?當社會多數不在乎政府負債、不在乎官員貪汙、不在乎國家經濟與安全、甚至不在乎是非黑白,只要顏色正確、言語嗆辣、官網圖文並茂,仇恨對立和黨同伐異都是被允許的。但仇恨對立和黨同伐異所豢養出來的民意,究竟是民主、還是猛獸?

韓國瑜說,民主如此珍貴難得,民主所創造和成就的應該是良善與和諧、而不是仇恨和對立。仇恨和對立所創造和產生的「民主」,是披著民主外衣的暴政。「對於千千萬萬支持國瑜的好朋友們,我在此再次表達對各位深切的敬意、謝意與歉意。我依然心繫高雄、心懷社稷、心存正氣。但目前我不會接受任何邀請或職務,也不會參與或組織任何形式的活動。」

最後他說,「請容許我在這風雨如晦的時刻,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謝謝你們,你們每一雙手的託付、每一雙眼睛的期盼,我們都謹記在心、未曾或忘。在我們有限的時間裡,市府團隊都全力以赴、不敢辜負。謝謝你們這一路的溫暖與支持,請讓我和我的市府團隊最後一次向各位說聲謝謝。」

告別高雄演說 韓國瑜:謝謝讓我感到驕傲與不捨的市府團隊

韓國瑜在告別音樂會後揮著雙手向支持者再見。   圖:張良一/攝
韓國瑜在告別音樂會後揮著雙手向支持者再見。   圖:張良一/攝
韓國瑜鞠躬感謝高雄市民   圖:張良一攝
韓國瑜鞠躬感謝高雄市民   圖:張良一攝
支持者含著淚水對韓國瑜比讚!   圖:張良一/攝
支持者含著淚水對韓國瑜比讚!   圖:張良一/攝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