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給WHO警告信? 陳佩琪批「硬拗」:實在有點牽強

新頭殼newtalk | 黃順祥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小兒科醫師陳佩琪(右)今指出,「我們只不過是接獲訊息後去電,想跟世衛要更多的訊息而已。」   圖:翻攝自陳珮琪臉書
小兒科醫師陳佩琪(右)今指出,「我們只不過是接獲訊息後去電,想跟世衛要更多的訊息而已。」   圖:翻攝自陳珮琪臉書

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台灣曾對世界衛生組織(WHO)示警,但台北市長柯文哲妻子、小兒科醫師陳佩琪今(31)日表示,「我們只不過是接獲訊息後去電,想跟世衛要更多的訊息而已,『硬要說成是我們警告世衛的信,實在有點牽強』。」

陳珮琪上午在臉書發文,表示她在2014年曾參加一場有趣的宣導活動,主題是全球小兒麻痺的根除。「在台灣,早期對付小兒麻痺是利用口服疫苗,後來發現偶爾會出現因口服疫苗而感染的案例,所以後來就全部改採非活性的、成本較高的注射疫苗,果真小兒麻痺從此在台灣絕跡,『我們已是小兒麻痺根除的國家,只是非世衛成員,沒被世衛正式公告而已』。」

提到先前與WHO的電子郵件爭議,陳珮琪認為,「這是武漢發布的訊息,我們只不過是接獲訊息後去電,想跟世衛要更多的訊息而已,與其要硬拗『這是我們有先知之明警告世衛的信』,倒不如拿台灣過去傲人的傳染病防治經驗來宣傳相信會更得人心。」

陳珮琪提到,可利用這次疫情重症或死亡個案的治療方針,與台灣自豪的ECMO使用經驗,來讓世人知道我們的醫學成就,相信利用這個在國際上說TAIWAN CAN HELP更能服眾。「說到這個,想必又要人會罵我逆時鐘,但以我的英文程度, 加上當時台灣自己手邊沒有自己的病例,硬要說成是我們警告世衛的信, 實在有點牽強。」

疫情流行期間,許多人質疑政府對邊境的防堵政策,武漢國人回來是全程包機,上機前篩檢症狀並測量體溫,填寫健康告知書,醫護全程武裝陪同,下機後強制集中檢疫14天。陳珮琪質疑,假設大家都遵守「醫療沒有政治考量」,「堅持做專業決定」的說詞,那為何政策會如此差異?

她表示,醫生或許有政治立場, 但不會帶進自己的醫療專業中,不會因政治立場而沒了是非。陳珮琪表示,曾在防疫記者會上聽過一段(不是很確定他們正確的用詞):「武漢是病毒的起源地,所以對它不放心,要對它較嚴格」,意思是武漢是起源地,病毒較毒,所以才需如此設防嗎?「我當醫生這麼久,好像沒聽過『起源地的病毒較毒』這種理論。」

陳珮琪指出,醫生當久了,常不自覺脫口而出「經驗之談」,但醫學知識有等級之分,RCT(隨機對照試驗)是最高等級,專家或個人的意見是最Low的,醫生都知道在公開的記者會或正式醫學演講中,亟需避免這種沒做過RCT研究的論述,除非自認自己已經是這塊領域中泰斗中的泰斗了,要是那樣就另當別論。

她提到,病毒在人類抗體的夾殺下,會越演化越精明,想辦法讓自己在地球上存活久些,也讓自己更容易在人體內繁殖和搞破壞,不像天花,基因序固定,又沒能力且來不及變異,人類疫苗做一做,早早就被宰了。

最後陳珮琪以新冠病毒為例,表示它會突變、會演化,越演化越精進,後來歐美返國者症狀都較嚴重,且有嗅味覺消失症狀,也間接證實此點。「所以『起源地的病毒較毒,所以要更小心』,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想跟世衛要更多的訊息而已,『硬要說成是我們警告世衛的信,實在有點牽強』

台灣曾對世界衛生組織(WHO)示警,但台北市長柯文哲妻子、小兒科醫師陳佩琪今(31)日表示

陳珮琪指出,醫生當久了,常不自覺脫口而出「經驗之談」,但醫學知識有等級之分,RCT

陳珮琪質疑,假設大家都遵守「醫療沒有政治考量」,「堅持做專業決定」的說詞,那為何政策會如此差異?   圖:翻攝自陳珮琪臉書
陳珮琪質疑,假設大家都遵守「醫療沒有政治考量」,「堅持做專業決定」的說詞,那為何政策會如此差異?   圖:翻攝自陳珮琪臉書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