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開始切割了! 中國為何要「棄譚保習」?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世界衛生組織譚德塞(左)與中國關係非比尋常,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期間還前往北京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會面。   圖:翻攝自譚德塞臉書
世界衛生組織譚德塞(左)與中國關係非比尋常,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期間還前往北京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會面。   圖:翻攝自譚德塞臉書

「保習」,是中國政府現在對內「維穩」與對外「大外宣」的唯一目標,這一點不用多作解釋,鄉民們也不會有異議。

但「保習」之前為何要加上「棄譚」?或許有鄉民會質疑,鍵盤小五郎又在說夢話了。眼前中美兩大強權劍拔弩張的對峙下,對於一路走來忠心耿耿的CHO譚總書記,中國怎麼可能「棄譚」?

理由很簡單,對一個民主國家來說,政黨輪替是家常便飯,至於領導人上台下台,更像公車乘客一樣,車來了就上車,到站了就下車。

可是對中國來說,這是當權者的生死競技場,因此維穩的經費必須大於外交,更大於國防。別說是兔死狗烹的棄一隻狗,當權者感到有危機時,配偶血親都難逃被棄的結局。

2020年4月16日《新頭殼》報導〈外媒問台灣官方何時罵譚德塞「黑鬼」 趙立堅:你應該去問台灣〉:

世界衛生組織(WHO)祕書長譚德塞8日在WHO日內瓦總部的記者會上,點名台灣對其進行長達3個月的人身攻擊和種族歧視,甚至稱他為『黑鬼』,並強調台灣外交部忽略此事,反過來對其攻擊。……強調自己真的『受夠了』。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5日進行例行記者會時,《法新社》記者提問 :『據中國駐法國使館的說法,台灣當局使用「黑鬼」一詞攻擊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這是非常嚴重的指控。你能否告訴我們台灣當局是在何種場合使用這一詞語的?』

在聽完媒體提問後,趙立堅反回 :『你應該去問台灣當局。使用這種詞完全意味著種族歧視。包括中國在內的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會容忍這種詞語』,並未針對此問題給予直接答覆。」

譚德塞意外點中了中國的死穴

鄉民們要仔細觀察中國政策轉變的風向雞,照理說針對《法新社》記者提問,嘴尖牙利的「戰狼發言人」逮到這大好良機,不但應該力挺譚總書記,還要趁機宣揚一下「國策」,就像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那樣義正詞嚴的警告「民進黨當局」:「民進黨當局『以疫謀獨』……惡毒攻擊WHO及譚德塞,縱容綠營網軍,肆意散布種族歧視言論,對此表示強烈譴責。」

其實在4月6日之前1星期,4月9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的說法,跟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一樣,也是力挺「CHO」「譚總書記」的:

「世界衛生組織在譚德塞總幹事帶領下,積極履行自身職責,秉持客觀科學公正立場,為協助各國應對疫情、推動國際抗疫合作發揮了重要作用,得到國際社會普遍認可和高度讚譽。中方支持世界衛生組織在全球抗疫合作中繼續發揮領導作用。

還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台灣民進黨當局上竄下跳,肆意進行政治操弄,持續炒作台所謂參加世界衛生組織和世衛大會問題,其真實目的是『以疫謀獨』。我們對此堅決反對,他們的圖謀絕不會得逞。」

為什麼過了一星期,「戰狼發言人」的口氣又放軟了,只避重就輕的要提問的法新社記者 :「你應該去問台灣當局」?因為中國政府也發現譚總書記有點問題了。4月8日CHO譚總書記是這樣說的:

「我能告訴你,針對我的個人攻擊,早在2到3個月前就開始了。這包括對我的辱罵,甚至用『黑人』(black)、『黑鬼』(negro)等種族歧視言論攻擊我。……如果你要我細講,3個月前這種對我的人身攻擊來自於台灣。我們需要坦誠,我今天就直說了,這來自台灣,……」

譚德塞當時用的是「Taiwan(台灣)」,而不是中國政府一再要求的「中國台灣」,甚至連「中華台北」都不是。但這還是小問題,真正的關鍵出在譚德塞想用來自保的「團結黑人」與「反種族歧視」,意外卻點中了中國的死穴。

廣州爆發的「三元里事件」

「種族歧視」是個很敏感的問題,美國在南北戰爭結束一百多年後,歧視黑人的問題依然存在。武漢肺炎在中國遮掩疫情下貽禍全球,害得黃種人在歐美因為戴口罩問題被歧視,向來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川普,氣憤下說了兩次「中國病毒」,但發現風向不對,也不再用這個名詞了。

WHO這幾十年越來越舔中,遵照中國的聖旨,把台灣視為中國的一省。那麼譚總書記指責台灣「歧視黑人」,不就等於指責中國「歧視黑人」嗎?偏偏這時廣州又爆發「三元里事件」,譚總書記陰錯陽差,又準又狠的賞了中國一巴掌。

要介紹「三元里事件」,必須先從「倒爺」這個北京土話說起。起初北京人把做小買賣的人叫倒爺,但慢慢的倒爺就逐漸帶有貶低的意味。合法沿街叫賣的小販不再是倒爺,車站戲院前賣黃牛票的才叫倒爺。1949年之後,計畫經濟下倒爺改用「走後門」「批條子」,這種利用價格差來行賄受賄與倒買倒賣的「官倒」,讓倒爺成了完全負面的名詞。

1980年代後期,前蘇聯和東歐附庸國的共產黨垮台,計劃經濟轉為市場經濟後,這幾個前共產國家缺乏輕工業消費品,讓中國的倒爺們開始轉戰國際市場。

當然,隨著市場經濟穩定後,商品流通體制逐漸完善,不再有價格多軌制,許多已經暴富的中國倒爺們,也從良改走正常企業化經營形式,沐猴而冠的成為上市公司老闆。但中國倒爺從良,成了眾人膜拜的企業家之後,中國就不再有倒爺了嗎?不,非洲倒爺又補了上來。

1990年代,從非洲來日本淘金的黑人多達30萬,路上都隨處可見拍過A片的黑人男優。但日本文化對外族向來有戒心,連膚色相同的中國人與朝鮮人都難以接納,何況是膚色更深的黑人?所以日本政府乾脆與非洲各國政府談好價錢,只要黑人主動回國,日本政府贈送每人美金1000元當回鄉創業基金。

問題是這些在日本的黑人非法移民,跟在台灣甚至在美國的黑人非法移民一樣,大多是在打工,給錢就會走人。可是在廣州三元里的這些黑人,無論是合法入境尚未逾期,還是非法入境或逾期居留,大多不是勞工,而是倒爺。

玩火自焚的CHO譚總書記

2020年4月14日《新頭殼》報導〈廣州陷「歧視門」中外交部急撫非洲使節 網酸:玩火自焚〉:

「……就在中國為譚德塞叫屈並抨擊台灣之際,廣州卻爆多名非裔人士遭歧視對待,引起非洲國家的怒火。

中國外交部長助理陳曉東今(14)天會見非洲20餘國使節滅火。希望使節們從抗疫大局出發,準確理解中方政策舉措,還要求保障在非中方人員和機構的安全,但就是沒有道歉,被網友酸:『想操弄種族話題,結果玩到自己身上去』,簡直玩火自焚。也有網友中肯突破盲點:『其實沒有歧視,因為中國人也是這樣對待中國人的!』……」

廣州這裡來自非洲各國的黑人到底有多少?中國官方也很難掌握。網路上有人說,以留學或與中國女性結婚取得合法居留權的約有10萬人,其他20萬人則是以旅遊名義入境後逾期居留,甚至一開始就用假身分入境。

這些黑人群聚在廣州三元里的廉價小旅館,或是租屋,說穿了也就是倒爺,很多非洲倒爺還包養了中國女子。所以1月23日武漢封城後,很多非法居留者被遣送離境,讓幾萬個中國女人一夜之間變成了寡婦。

來自非洲的黑人婦女在廣州市擺路邊攤做生意。 圖 : 翻攝自微信
來自非洲的黑人婦女在廣州市擺路邊攤做生意。 圖 : 翻攝自微信

4月初中國大外宣開始歌頌抗疫成果,很多非洲倒爺又陸續來華。新聞裡官方宣布,廣州機場驗出有黑人確診,微信群裡則傳出多達一百人確診。中國官方宣布的確診數字是否可信?被統治下的人民是用行動證明。於是很多小旅館和租屋業主,直接把黑人趕走,三元里路邊到處都是手上拿著家當行旅,或坐或躺的黑人,公安也趁機在街上抓捕。

這些滯留在廣州三元里的非洲黑人裡,以奈及利亞的人數最多。奈及利亞的人口多達2億,原來又是英屬殖民地,相對於其他法屬殖民地的非洲國家,用英語在中國當倒爺,與中國商家溝通起來更容易。中國品質差但價格也低的商品,在非洲比較有市場。

所以在「三元里事件」中,奈及利亞駐華官員在現場怒斥中國官員,並搶回護照交還給黑人的畫面,成了中國歧視黑人的鐵證。4月12日,奈及利亞以外,其他像是剛果、迦納、肯亞、塞內加爾等非洲國家駐華大使,也向中國外交部遞出聯合抗議信。

本來非洲倒爺把中國滯銷的低價產品賣到非洲,或是譚德塞協助中國打壓台灣,對中國政府而言都是有利的。但問題是現在風向變了,中國政府當前第一要務是防疫,驅逐廣州三元里的非洲倒爺,對防疫是否有用還不知道?可是中國政府相信對「維穩」一定有用,所以現在驅逐廣州黑人的行動,這才是中國政府基於「維穩」的當務之急。

偏偏CHO譚總書記不識時務,在這緊要關頭,搞出什麼「反歧視黑人」的言論,簡直就是在替非洲黑人國家火上加油,明明就是要給中國難堪的吧!中國再過多久就會「棄譚保習」?鄉民們等著看吧!

「保習」,是中國政府現在對內「維穩」與對外「大外宣」的唯一目標,這一點不用多作解釋,鄉民們也不會有異議。

眼前中美兩大強權劍拔弩張的對峙下,對於一路走來忠心耿耿的CHO譚總書記,中國怎麼可能「棄譚」?

許多非洲黑人在廣東白雲機場搭機返國。   圖 : 翻攝自微信
許多非洲黑人在廣東白雲機場搭機返國。   圖 : 翻攝自微信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