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紅綠燈》給金智英們的老公 解決問題前先聽聽對方的需要吧

新頭殼newtalk | 文/林冠伶
1970-01-01T00:00:00Z
愛情紅綠燈。   圖 : 新頭殼製作
愛情紅綠燈。   圖 : 新頭殼製作
資訊爆炸時代,社會亂象也多,如何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成為現代人每天必修的課題,新頭殼特別與台北市臨床心理師公會合作,推出三個專欄,由臨床心理師們執筆,為讀者們提供一塊心靈沉澱的園地,三個專欄刊出的時間分別為: 《愛情紅綠燈》: 每月 3, 13, 23 日刊出 《親情芬多精》: 每月 6, 16, 26 日刊出 《職場多巴胺》: 每月 9, 19, 29 日刊出

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透過一個平凡女子於家庭、傳統的困境,嘗試點出大環境對性別歧視的問題。一個無法喘息、不得鬆懈的全職媽媽,一個憂心地想緩解太太壓力卻挫折無助的先生,配合灰暗色調的客廳場景,這股沈重鬱悶的氛圍,讓我想起在諮商室裡那些獨自承擔親職而疲憊不堪的太太,和越努力越挫折的先生們。以下將從電影的片段,分享伴侶持續對話的契機與困局。

當先生提議智英「要不要去健身房,動起來的話身心都會變好」,智英提出「我想去麵包店打工?」,先生第一個反應是「那是你想做的事嗎?」,智英對這樣的反應意外,也遲疑地回應「什麼?」接著先生一連串的反應「這樣太累了」等,以體力過度負荷為由說服太太別去打工,過程只見智英幾次沈默轉身,最後沮喪地想趕快結束談話。

先生想避免太太過度勞累是好的心意,但為什麼讓太太更孤單挫折而轉身離開,也讓先生更無助?無助也許不是因為找不到解決辦法,而是有什麼掛慮遮蔽了先生去理解太太,錯看了對方的需要?

以片中為例,先生說「不能讓你做你想做的事,我已經過意不去了,但我更看不下去你去做你不想做的事」、「我有點擔心失去你,因為好像是你跟我結婚才變成這樣」。這些話透露出先生認為,太太是和自己結婚生產而離開職場,太太生病這事自己也有責任,而這個責任讓先生也感覺後悔、自責。先生急切地想緩解太太的壓力,一方面是想改善太太的身心壓力,另一方面會不會也是懊悔、自責的心情,趨使他如此急切地想幫太太解決問題,而聽不到太太想重返職場的心理需要呢?

你是否也有相似的經驗,看著伴侶困頓時急著想想給建議或幫忙紓困,但卻無助挫折?試著安頓自己的急切,問問自己看著伴侶在關係中困頓,勾動你什麼樣的心情?也許是自責或者是害怕失去?安頓好自己後,試著邀請伴侶談談他的困頓,以上面的例子先生可以問問「你怎麼會想去麵包店工作?」、「你看起來很累,但是你還是想打工,這是為什麼呢?」解決關係的困局,需要的不是一個實質的行動或建議,而是在一起討論困難的過程,找到更支持彼此的方式。

以上是剖析金智英的先生在這對話的困局能夠如何突破,但也許金智英的先生看到這篇文章,心裡會有個聲音「我的委屈又有誰能來陪伴呢?」是的,關係的困局從來不是一個人的錯,而是兩造互動的結果,如果你看完也有這樣的心聲,歡迎你邀請伴侶一同諮商或找能夠承接你們的第三者一起討論。要面對疲憊不堪的太太,說出委屈確實不容易,但若有諮商師或其他人幫忙承接兩個人的無助,也許你也能在關係裡自在傾訴委屈了。

文/林冠伶 臨床心理師 萬芳醫院癌症中心/專長:伴侶諮商、情感議題、悲傷與失落、壓力適應 

(本專欄由新頭殼與台北市臨床心理師公會共同合作)

 

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透過一個平凡女子於家庭、傳統的困境,嘗試點出大環境對性別歧視的問題。

以上是剖析金智英的先生在這對話的困局能夠如何突破,但也許金智英的先生看到這篇文章,心裡會有個聲音「我的委屈又有誰能來陪伴呢?」是的,關係的困局從來不是一個人的錯,而是兩造互動的結果

你是否也有相似的經驗,看著伴侶困頓時急著想想給建議或幫忙紓困,但卻無助挫折?

林冠伶臨床心理師   圖:林冠伶提供
林冠伶臨床心理師   圖:林冠伶提供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