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柯文哲、韓國瑜和吳音寧—一個公義含冤的比較案例

新頭殼newtalk | 文 / 林修正
1970-01-01T00:00:00Z
北農總經理吳音寧。資料照片。   圖:張良一 / 攝
北農總經理吳音寧。資料照片。   圖:張良一 / 攝

選舉完了,政治熱情會逐漸消退,很多事情也應該回歸理性討論。有關吳音寧事件,時間點應該起自2018年3月18日的台北市議員徐世勳質問的250萬實習生?還是吳音寧的請辭北農總經理?或者韓國瑜的敗選呢?不,要起自2012年韓國瑜被任命北農總經理開始。

吳音寧被罵250萬,是因為徐世勳問吳音寧是否看得懂報表、如何領導北農?吳則不斷跳針回答:「我有認真在學習」然後「他也忍不住直呼,用年薪250萬聘來的主管,卻不是專業人士?」(「杜宇觀點:年薪250萬的練習生,民進黨真敢!」) 

問題在吳音寧不會四兩撥千金的政治手法。因為什麼叫懂?這是形容詞,很難清楚定義。而吳音寧僅以誠實的態度說「我有認真在學習」,恰好陷入虛問實答的陷阱。套現在的講法,他不會當總機,也不會事先和議員套交情,才出現這樣的困境。

然而我們從吳音寧的前任總經理韓國瑜、長官柯文哲的經歷來比較。

從維基看韓國瑜的經歷:「民國陸軍軍官學校專修學生班40期、東吳大學英國語文學系文學學士、國立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法學碩士學位、第12屆臺北縣議員及三屆(第2-4屆)立法委員、臺北縣中和市副市長。」。吳音寧的「台灣作家、農村運動工作者、《台灣日報》、文建會《文化視窗》編輯、彰化縣溪州鄉公所主任秘書」,韓國瑜與農產的關係尚遠於吳音寧。如果要說練習生,至少兩者都是。

柯文哲2016年當選台北市長。從維基看柯文哲的經歷:「臺大醫院急診部醫師、臺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臺大醫學院教授。」他哪一件事情和市長、政治有直接關係?

所以,250萬實習生,三者都是。而柯文哲、韓國瑜領的錢,遠高於250萬,吳音寧卻沒有!

柯文哲曾說他當市長前兩年,很多事情也摸不著頭緒,要慢慢弄才清楚。如果我們用徐世勳的手法問柯文哲,他大事答的也不會很清楚,小事也是當總機。

柯文哲尚且是很努力在做事,才有這樣的成績。若是韓國瑜呢?以他在高雄市總質詢的表現,只有比吳音寧更差!

徐世勳說:「用年薪250萬聘來的主管,卻不是專業人士?」那徐世勳怎樣看與他市議員任期有重疊的韓國瑜總經理呢?或許韓國瑜有很多應付市議員的技巧,但他的確不是專業人士。以他高雄市長、總統候選人的表現方式,也少有人相信他會努力把他的市長、總統候選人的角色扮演的很好。這尚且不說他那些烏漆抹黑的事情。

吳音寧任內所發生的事情,「2018年農曆新年休市事件」被認為是市府市場處處長許玄謀的決策,但市府沒有出來承擔責任。而北農後來的表現也被人肯定。

其次,「業務費遠送殘貨事件」問題,這也是問題,因為業務費用怎麼處理,並沒有明確規定。比較有爭議的是,吳音寧送給自己的表哥所擔任鄉長的彰化溪州鄉社福團體。但這很難說圖利。馬英九當總統,不也免除馬英九當台北市長時,台北市欠中央的健保費用!

其他如「送洋酒事件」、「率團參訪爭議」等,在韓國瑜時期也發生,而情況更嚴重。換言之,吳音寧下台是一連串政治操作的後果,與她的能力無直接相關。

由於臺北農產運銷公司所掌控的通路是臺灣最大的農產品市場,它可以拉高價格讓中南部的農業運銷者得到利益,卻讓台北、新北消費者受到傷害。反之亦然。也因此直接掌握北農的總經理,其實兼有政治及民生雙重角色。然而當政治人物意欲汲取政治利益而介入人事與經營時,大眾利益經常被犧牲。

看韓國瑜大混小混,竟能安然當那麼久的總經理,又受到柯文哲的庇護,從韓國瑜選總統時,雲林一呼而中南部地方派系群起支持,北農位置之重要可想而知。柯文哲護航韓國瑜之政治考量躍然紙上。也由此看出吳音寧會被羞辱,多是出自政治考量。當然,後來吳音寧因民進黨1124敗選而含辱辭職,這也是民進黨的政治考量。

比較韓國瑜、柯文哲在1124之後的表現,可以看出兩者的政治聲望來自他們的媒體與網路操作有關,這可以從他們施政能力、政績在天下雜誌的評比,均位列後三名可知。也反證被指管理無能而被逼下台的吳音寧,真可謂非戰之罪。

更進一步說,凡是指責吳音寧過失的事情,一經細查,比對前任所為,很多不僅不是吳音寧的缺失,而是欲加之罪。更且引出韓國瑜更荒謬的作為。不然檢察官怎麼會去查菜蟲案呢?

把這樣的案例放置在藍綠執政的架構去分析,我們幾乎可以看出凡藍軍、藍軍媒體要指責蔡英文、民進黨缺失,最後都找到藍軍才是始作俑者。私煙案不是嗎?甚至情況更嚴重!兆豐金案、慶富案與普攸碼號案等,都肇因於國民黨,卻在民進黨執政時爆發,卻被藍軍和時代力量的黃國昌栽贓為民進黨犯錯。而經細查後,都發現藍軍種因於前。從吳音寧案看大,可以看出同為藍軍抹黑奪權的受害者。所不同處,蔡英文、民進黨還有比較強的媒體支持,吳音寧則除網路義勇均為之仗義發聲,就只能孤軍奮戰。

選舉完了,該有的正義還是要找回來。所謂要建立有公義的國度,不是這樣嗎?正義雖遲來,但還是要來!

作者 : 林修正 / 大學教授

有關吳音寧事件,時間點應該起自2018年3月18日的台北市議員徐世勳質問的250萬實習生?還是吳音寧的請辭北農總經理?或者韓國瑜的敗選呢?不,要起自2012年韓國瑜被任命北農總經理開始。

吳音寧任內所發生的事情,「2018年農曆新年休市事件」被認為是市府市場處處長許玄謀的決策,但市府沒有出來承擔責任。而北農後來的表現也被人肯定。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