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惹惱川普 中國不會與伊朗和俄羅斯結盟抗美

新頭殼newtalk | 洪聖斐 編譯報導
1970-01-01T00:00:00Z
中國和俄羅斯在伊朗局勢的利益不同,難以結盟起來對付美國   圖:P30Carl 提供 CC BY-SA 3.0
中國和俄羅斯在伊朗局勢的利益不同,難以結盟起來對付美國   圖:P30Carl 提供 CC BY-SA 3.0

伊朗頭號軍事指揮官蘇雷曼尼(Qassim Soleimani)被美軍炸死,引發輿論界擔心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可能性。然而伊朗背後並沒有強大的力量支撐。彭博社(Bloomberg)稍早刊登一則分析報導指出,中國的反應相對冷淡,無意與伊朗和俄羅斯結盟來對抗美國。

報導指出,事發之後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的措辭是「高度關注」此事件,並且說「不能接受」(unacceptable),但其重量卻遠不及伊朗外長扎里夫(Zarif)所用的「譴責」(condemn)或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Lavrov)所用的「聲討」(denounce)。相反的,他告訴伊朗外長,中國將「發揮建設性作用」以幫助維護地區安全,並在與俄國外長通話時表示,「所有各方」都必須遵守國際法。

報導指出,這些用字遣詞與過去中國避免和美國及其盟邦發生衝突時的調性一致。面對川普制裁伊朗,北京除了口頭批評外,迄今並未採取任何行動對抗華府向德黑蘭施加的壓力。

沒有任何跡象顯示蘇雷曼尼的炸殺事件將刺激中國偏離其過去的平衡法案,特別是此際習近平正試圖與川普結束初步貿易談判。在中國加強與俄羅斯的軍事合作並擴大與德黑蘭的關係之際,中國也同時依靠伊朗的競爭對手沙烏地阿拉伯,其最大的石油供應國。

擔任中國內閣顧問的北京人民大學教授時殷弘指出,中國陷入兩難困境,一方面不想激怒川普政府,一方面也在伊朗有自己的利益。他希望中國政府保持溫和態度,呼籲雙方保持克制,避免緊張局勢升級。

報導指出,中俄兩國近年來強化軍事聯繫,每年進行聯合海軍演習,並通過上海合作組織在整個亞洲協調安全政策。然而,他們不太可能在中東衝突中結成夥伴。儘管中國官員屢次抨擊美國採取行動侵犯其自身的貿易和安全利益,但他們面對自己的外交夥伴和美國之間的爭端,卻選擇低調應對。比如美國試圖驅逐北京長期在外交上支持的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中國也避免採取行動阻止,只說這是委內瑞拉人民應解決的內政。

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總裁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指出,中國跟俄羅斯在中東的目標不一樣。俄羅斯希望中東越亂越好,中國卻希望中東能夠穩定。

本身就是石油輸出大國的俄羅斯,其貨幣盧布是以石油作擔保,中東局勢緊張致使石油價格飆升對俄國有利;對中國而言,卻不是這麼回事。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