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從經濟循環看中國經濟危機

新頭殼newtalk | 文/林修正
1970-01-01T00:00:00Z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15日晚間11時證實,已與美國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文本。   圖:翻攝自聯合國貿易機構貿發會議推特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15日晚間11時證實,已與美國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文本。   圖:翻攝自聯合國貿易機構貿發會議推特

中國此次經濟狀況是經濟循環的現象。以往每年百分之八、百分之六的經濟成長盛況將不再。(「澳ANZ首席經濟學家:中國經濟永久性趨緩 亞洲各國須做調適」(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9-12-14/340589?fbclid=IwAR0LnSQhWgTn9AGVCdSpagIQYMNLRNqk2sdYih5wE5v-xSwwiyU2xIYORNI)

解釋後進國家的經濟成長,一般是使用兩元經濟體系。這理論認為後進國家因在經濟發展初期,會有大量多餘的勞動力、生產資源,也就是中國所稱的經濟發展紅利,投入市場。不僅經濟成長快,而且比較不會出現繁榮、衰退、蕭條與復甦的經濟循環現象。但中國的紅利已經用罄,就會如正常國家那樣,出現經濟循環的各種現象。中國現在的經濟危機就是這種狀況的結果。

這個現象某種程度可以說是中國自1990年代之後,首次出現的現象。但實際上應該更早發生。在習近平掌權之後所推出的「一帶一路」政策,其經濟用意之一,就是輸出國內過剩生產力,解決內部的問題。但幾年下來,不僅問題叢生,也引發國際經濟強權的介入與不滿。其次,美中經濟大戰,減少中國對美輸出的能力,等於減少總需求,讓原本過剩供給的問題更嚴重。

這種經濟循環現象,我們可以從兩個角度分析。很多人認為這個與習近平的領導無能有關,進而藉此挑戰習近平的政治權威。而習近平周遭的人也想利用這個機會來集中權力,增強他們施行經濟政策的影響力。激起香港反送中應該是這種政策下的結果之一。但這是就以往的狀況進行政治分析。他的經濟制度分析應該是:這種用政治解決經濟問題是共產體制慣性的思考模式。以往中國在1997年的經濟危機、2008年的經濟危機,都是透過政府大量投資,拉動國內需求而改變經濟嚴重衰退的狀況。現在只不過故計重施。但因以往中國還有很多經濟紅利,政府在財政與各方經濟資源很充沛下,能夠處理這樣的經濟危機。但現在從中央到地方政府都財政困窘,經濟紅利又消失。如此政府政策來帶經濟發展,或者迴避經濟衰退將力不從心。

因此,他就衍生出第二個分析點。中國政府強力介入擴張性財政支出的現象,不能用西方凱因斯政策去解析,而是從中國改革開放時推動的權錢交換的邏輯去思考。權錢交換是政商勾結的另一種說法。而在這個機制下獲取利益的,主要是以共產黨及其親朋好有為主體,而非全民都可以得到公平的發展機會。這些共產黨及其親朋好友並不是市場競爭嚇得商場好手,而是政治特權的獲益者。反映在經濟運作上,就是無法讓價格機能充分發揮,而經濟資源配置的效率,在共產專制體制下,又遠比一般經濟體制下的狀況更差。在以往經濟還好、政府罩得住的狀況下,這些缺失都被隱藏,或者不被認為是重要問題。但中國現在經濟的內外表現,會使前述制度上的問題一一曝光。而且這是幾十年來的問題呈現,所產生的經濟衝即將遠大於一般人的想像。亦即國際久已傳說的中國經濟泡沫,極有可能在最近爆掉。

中國原本想借用產業升級、竊取先進國家的技術,來增強國內的經濟實力、提高產值。從技術對經濟循環的影響,這種手法其實也可以。重要新科技的引入與推廣,會帶動新一波的投資熱潮,經濟不僅不會衰退,還會帶動新一波的經濟繁榮。但這樣做不僅已受到美國抵制與修理,並成為美中貿易大戰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且在短期與長期都不好。

以竊取外國科技來強化經濟升級,本來就不可取。而在長期,以這種經濟成長延緩衰退只是讓日後的經濟衰退更難處理。

熊彼德的經濟循環理論,就認為經濟循環中的衰退、蕭條現象,固然為人民所厭惡,但他也帶給經濟社會調整資源使用方向、企業家汰舊換新的機會。中國經濟長期以來都是國家庇護、特權籠罩的狀況,沒有進行市場篩選。現在又想要逃避篩選,將使資源使用不僅更無效率,甚至方向更偏差。

僅就經濟論經濟,中國現在經濟衰退不能說是壞事,而解決衰退之道並非政治介入,而是經濟體制改革,讓導引資源使用的價格機能、市場機制更有效運作。

文/林修正(大學教授)

中國此次經濟狀況是經濟循環的現象。以往每年百分之八、百分之六的經濟成長盛況將不再。

中國原本想借用產業升級、竊取先進國家的技術,來增強國內的經濟實力、提高產值。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