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國民黨為何否定共諜案,因為國民黨早已淪為中國間諜黨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澳媒《世紀報》再爆王立強遭到國民黨副秘書長蔡正元聯合一名中國商人孫天晴威脅利誘,要求王立強謊稱接受民進黨政府賄賂。   圖:取自世紀報網頁theage.com.au
澳媒《世紀報》再爆王立強遭到國民黨副秘書長蔡正元聯合一名中國商人孫天晴威脅利誘,要求王立強謊稱接受民進黨政府賄賂。   圖:取自世紀報網頁theage.com.au

2019年11月24日,在澳洲第九頻道(Nine Network)播出「60分鐘」(60 Minutes)節目,自稱向澳大利亞政府投誠的中國間諜王立強首度在電視上自陳個人經歷。王立強說,他們不僅在香港迫害民主人士,而且在台灣滲透媒體、廟宇,以及基層組織,他本人獲得一本假的韓國護照,收到指示前往台北,影響總統選舉。

王立強案猛烈衝擊了兩岸及國際政局,比當年的王立軍案的震動還大。小人物在某些關鍵的歷史時刻,可以改變歷史的走向。

由於王立強點名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及十多名國民黨高層人士得到中共的金錢資助,國民黨諸多高層涉嫌「叛國罪」之指控。國民黨方面驚慌失措,只能徹底否定間諜案的真實性及王立強本人身份的真實性,如此方能絕處逢生、反戈一擊。

國民黨前立委蔡正元在12月1日凌晨在facebook寫下「給王立強的公開信」,認為王立強不過是一個可笑的詐騙犯,「用美術專長製作夫妻假證件,2019年4月逃到香港」。蔡正元表示,「是不是台灣方面有人給了錢,讓你們合作無間,11月就在美國協助下演出一齣大陸間諜鬧劇」。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直接採信中方說法,定調「昨天媒體報導的共諜,今天卻被證實是詐騙犯」。吳譴責說,「僅憑一面之詞汙衊國民黨候選人,有新聞自由的媒體都被調查,這不是民主法治社會的正常現象」。吳強調,如果選舉有中共勢力的介入,「包括我在內,相信全國百姓都無法接受」。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表示,這起案件是憑空捏造的。「這起案件荒謬無比,一個26歲(王真實年齡為28歲,韓連對方的年齡都沒有搞清楚)的情報員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權力,可以影響到台灣大選和立委選舉。」韓又質疑說:「澳洲這家媒體,據了解是排名第80名的網路,然後在台灣放大,這是目的到底何在?是民進黨利用冒牌共諜,操作影響台灣選舉?」他還說,所有情報系統的老前輩這兩天在媒體都提出來質疑,希望這位王立強能來台灣說清楚講明白,而且保證一下飛機就告他。

從這些國民黨頭面人物的聲明抗議看出,他們已語無倫次、陣腳大亂,他們的辯解乃是欲蓋彌彰、越描越黑。

首先,有關王立強叛逃的新聞,是由澳洲第九頻道、「雪梨晨驅報」(Sydney Morning Herald)和「世紀報」(The Age)三家媒體聯手進行的調查新聞報導。根據澳洲一家權威調查網站mumbrella.com.au顯示,在澳洲五大主要城市的電視新聞觀眾中,第九頻道排名第一。而「雪梨晨驅報」和「世紀報」則分別是雪梨和墨爾本歷史悠久、聲譽卓著的大報。韓國瑜企圖貶低報導該案的媒體的地位,以此降低此事件本身的可信度,他污衊第九頻道是「排名第80名的網路」,真不知他是如何憑空捏造出來的數據,而且將電視媒體當做網絡媒體,完全就是無知者無畏。報導此案的記者瑪肯西(Nick Mackenzie)在澳洲新聞界享有盛譽,此前揭露澳洲政界的多起弊案,每一次報導的事件,經司法機關調查後都確鑿無疑。瑪肯西不可能為一件子虛烏有的間諜案賠上自己的職業生涯。韓國瑜自己說謊成性,前言不搭後語,連自己女兒的年齡都說不清楚,卻攻擊澳洲記者和媒體造假,真是光頭笑話別人是禿子。

其次,此案在媒體曝光之前,已經經過澳大利亞高度專業的情報機構以及澳大利亞參與的「五眼聯盟」的情報機構的調查取證。澳洲情報專家葛瑞格里(Phillip Gregory)認為,王立強明確指出相關人名和事實順序的細節,應是可靠情報。澳大利亞財政部長喬許.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表示,王立強的案子,目前在澳大利亞恰當的執法機構手中,王的指稱「讓人觸目驚心」。現任澳大利亞國會情報和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安德魯·哈斯提(Andrew Hastie)則表示,王立強暴露了中國政府有系統地干涉包括澳大利亞等國在內的外國的內政。有趣的是,蔡正元指控美國參與導演這件「鬧劇」——因為美國駐台協會官網轉載了這則報導,確實是美國政府為此案的真實性背書。難道包括美國中央情報局在內的情報機構的專業能力,統統趕不上幾名國民黨背景的退休情報官員嗎?那幾名國民黨情報官員,在任內的時候就沒有堵住中共滲透台灣的缺口,如今還有什麼資格來高調開新聞發佈會,響應中共的說法呢?

第三,在國民黨高層中,蔡正元算是學者型的政客,我在台灣的書店中看到過他寫的厚厚的台灣史著作,內容雖然不敢恭維,但厚度亦讓人驚歎。照理說,能著書立說的人,應當具備最起碼的常識和常理。蔡指控王立強「用美術專長製作夫妻假證件」,是不是看警匪片看多了?在1989年,確實有一位參與過天安門民主運動的作家,利用美術專長製作了一個假身份證,浪跡天涯,成功躲避警方追捕,但那個時候根本沒有網路和大數據,身份證甚至是手寫後貼膜製作的,偽造確很容易。但在高科技日新月異的今天,護照等證件內含個人指紋、眼睛虹膜等信息,甚至還有微型芯片,若以個人的美術專業能力製作的假證件,即便肉眼無法辨別真偽,但不可能在各國海關順利通關。靠常識和常理就可以推測,王立強的證件必定是中國國防科工委通過公安部製作並頒發的,才可能在不同國家之間暢通無阻。澳洲電視節目已曝光這些證件,美國和澳洲情報部門當然對這些證件的來歷作過研究,台灣的國安部門應可索取相關報告,讓蔡正元啞口無言。

第四,諸多國民黨人士質疑王立強年紀輕輕就成為身負重任的高級特務,甚至可以影響台灣選舉。這種質疑在邏輯上是不成立的。共產黨和國民黨的歷史上,很多高級特務不到三十歲就受領袖重用、直達天聽,如國民黨的戴笠和共產黨的李克農。而且,王立強本人並無顯赫的官職和級別,他只是更高級的特務向心的馬仔而已。而以向心的身份而論,據目前披露的材料顯示,他最高的官方職務是副總理鄒家華的秘書,多年以商人的身份從事間諜活動,他的級別最高也不過為廳局級罷了。

中共對台統戰,不是共產黨黨魁直接對應國民黨黨魁,而是由統戰部、中聯部、國台辦等機構的次級官員對應國民黨的最高層。換言之,在共產黨眼中,既然台灣是一個「流離失所」的省份,那麼在野的國民黨只能算是比身處北京的作為「花瓶政黨」的「八個民主黨派」還不如的「共產黨支部」。所以,向心、王立強之流,亦可跟國民黨高層平起平坐、談笑風生,前者甚至可以對後者發出指令。這就是國民黨自甘墮落之後的宿命。

國民黨如此口不擇言的否定間諜案的真實性,因為他們中的許多人都與王立強及其老闆向心有過「親密合作」,他們必須撇清他們是共產黨的「兒子黨」的事實,才能繼續在台灣騙取選票。然而,整個國民黨都是試圖顛覆台灣的民主自由價值的「共產黨台灣支部」的事實正在被越來越多的台灣人所認識到,王立強案更敲響了國民黨的喪鐘。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