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蒲青觀點》台獨黑名單忍下喪親之痛 成就柯文哲的信口開河

新頭殼newtalk 文/朱蒲青
1970-01-01T00:00:00Z
遠景基金會董事長陳唐山早年被列黑名單,他帶著妻兒,跪在美國家中的客廳,向台灣的方向磕頭跪拜,遙送至死無法見面的父母。   圖:林朝億/攝(資料照片)
遠景基金會董事長陳唐山早年被列黑名單,他帶著妻兒,跪在美國家中的客廳,向台灣的方向磕頭跪拜,遙送至死無法見面的父母。   圖:林朝億/攝(資料照片)

台灣民眾黨主席兼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語出驚人地說,「那些搞台獨的,兒子孫子全部躲在美國,躲在紐西蘭,都是騙子!」如此話語出自「228事件」受害者的後代,又曾自稱是「墨綠」的柯文哲,可以說再度踐踏傷害那些當年被阻在海外黑名單人士的心以及他們的子孫繼續為台灣這土地透過各種方式,在華府成立智庫、進行國會遊說,為的就是希望能夠維護台灣的主權,提高台灣能見度,這樣愛台灣的心,竟換來柯文哲市長一句都是「騙子」的話,到底誰有愛台灣的心?對照即知。

過去台灣還是在威權時代,言論思想被箝制、白色恐怖氣氛蔓延,當時出國留學的學生就成為第一批呼吸到自由空氣、思想受到震撼的一群人,也順裡成章成為反抗國民黨的第一線,後來他們被國民黨政府列為黑名單,進而發佈全球通緝令,而他們留在台灣的家屬,每個月都被受到警察查戶口,過著擔心受怕的生活,甚至他們在台灣財產也遭到查封,這是眾所皆知的事。

這批黑名單起碼有上千人,他們在海外組成各種團體,包括政治團體強的台獨聯盟、台灣革命黨、台灣海外陣線、史明的獨立台灣會或是比較溫和的世界各地同鄉會,他們在推動台灣獨立或民主推動過程中,扮演相當重要催化的角色,利用各種方式一再挑戰國民黨政府,才能讓台灣寸步、寸步往民主方向邁進。

圖:黃昭堂在羽田機場看台指著正要載柳文卿回台的飛機。
圖:黃昭堂在羽田機場看台指著正要載柳文卿回台的飛機。

在這長達30年當中許多黑名單人士包括前獨盟主席黃昭堂的祖母、父親、母親和還有妻子謝蓮治的雙親過世,都無法返台奔喪,只能在日本看著親人出殯的錄影帶泣不成聲。而最疼愛史明的祖母過世,史明也無法返台奔喪,悲痛欲絕。陳婉真在 31 歲那年,父親和小弟在 12 天內先後過世,她和大弟兩人都無法返台奔喪,只剩母親一人獨自面對這巨大的傷痛。音樂家蕭泰然的父親過世,也因他被列為黑名單無法盡孝。獨盟重要幹部也是前駐日代表羅福全其母親在1980年在過世,同樣難掩傷痛。前民視創辦人蔡同榮也是至親過世,同樣被阻隔在海外。

圖:史明被國府列為黑名單,在日本開設餐廳,反抗國民黨政府。(資料照片)
圖:史明被國府列為黑名單,在日本開設餐廳,反抗國民黨政府。(資料照片)

而這漫長過程中,被阻絕在外的黑名單第的二代小孩,只能在異鄉生長求學,等那些返回台灣生根的民主人士,又是一場與家庭的分離。前半生是與父母生離死別,後半生又與妻子、小孩分隔兩岸,這樣的情境,豈是柯文哲市長願意去理解的。這些早期黑名單人士,在臨老退休後,心心念念還在台灣土地上,他們拿出部分退休金、結合台僑年輕一代在華府成立的智庫GTI(全球台灣研究中心, Global Taiwan Institute),為台灣在華府發聲,提高台灣的聲量。

這些作為都是有目共賭的,柯文哲怎能輕挑只為提高網路聲量、操縱政治走向,任意踐踏傷害那些將一生青春生命奉獻給台灣的前輩。2014年全力輔選柯文哲的前凱達格蘭學校校長張富美就是當時的黑名單之一,而她也是成立華府智庫GTI智庫重要的推手。柯文哲在2014年選舉,也獲美、日鄉親慷慨解囊助他當選。

這些民主前輩是他們的用璀璨的青春,用無法返台奔喪,忍下喪親之痛,才成就柯文哲現在每天一早可以在台北市府信口開河的自由。

現在既是連任市長,也是台灣民眾黨的主席,政黨支持度也不低,那麼起碼的民主素養以及將心比心的氣度,應該是大家對政治人物起碼的要求,依目前來看,柯文哲看向2024年總統寶座,這個企圖心也沒在遮掩。而我們翻開歷史事件簿,說要翻轉台灣新政治文化,那請問新政治文化展現在哪裡?不要再談智商多少的問題?起碼社會認可要有一顆「感恩的心」,這點總該要有罷!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