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香港抗爭地圖戰火 庫克使美國蘋果淪為中國蘋果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HKmap.live」即時地圖遭蘋果下架。   圖:翻攝自「HKmap.live」
「HKmap.live」即時地圖遭蘋果下架。   圖:翻攝自「HKmap.live」

蘋果公司在遭到中國官媒猛烈的批評後,乖乖將名為HKmap.live的香港抗爭地圖App下架,遭外界譴責把在中國的商業利益置於人權之前。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蘋果執行長庫克(Tim Cook)將北京反對的App迅速下線,或許有助於避免與中國官方發生衝突並激怒中國數量龐大的消費者。但蘋果同樣可能會面臨中國以外地區的批評,自由世界的人們認為蘋果在香港的爭議中,選擇站在獨裁的北京那邊。

美國的蘋果?中國的蘋果?

市場和良心,有時候確實不可兼得。美國密蘇里州共和黨參議員Josh Hawley在推特說,蘋果之前向他保證,最初禁止HKmap.live進入App Store的決定是個錯誤。然而,蘋果最後還是維持了他們的這個錯誤。這位參議員寫道:「看來中國的審查人員後來和他們談過了。誰才是蘋果真正的管理者?庫克還是北京?」這場事件顯示,庫克只是北京的傀儡。蘋果已經從「美國的蘋果」變成了「中國的蘋果」,徹底變味了。

庫克在一封致員工的電郵中捍衛公司的這項決定,稱這款App遭違法惡意利用而被下架。自從天才創始人喬布斯去世之後,蘋果再無技術和藝術上的創新。庫克這個毫無創意、蕭規曹隨、蠅營狗苟的職業經理人,帶領蘋果走上了一條止不住的下坡路。無才無德的人,總是需要一些其他的東西來裝飾和幫襯,對於庫克而言,那就是中共的封官許願。

就在庫克忠實執行了北京的旨意、繳納了有足夠價值的投名狀之後,他終於如願以償當上了北京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顧問委員會的新任主席——他於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主持了該委員會二零一九年會議,並發言稱,未來三年將與全體委員共同致力推動學院發展,為將學院建設成為世界一流的經濟管理學院而努力——很像是中國教育部官員發表的官式的豪言壯語。這個「主席」的稱呼比「執行長」更威風吧。

為了中國市場 庫克重批香港抗爭地圖App

庫克在內部電郵中的辯白,前後矛盾,顛倒黑白,無法自圓其說。不是所有的商人都無祖國,但有一種利欲熏心的商人確實沒有祖國,庫克就是其中之一。不是所有的商人都缺乏基本的價值觀和精神信念,但有一種無知者無畏的商人甘於充當獨裁暴政的幫忙和幫兇,庫克就是其中之一,他跟馬雲和馬化騰別無二致。

庫克的解釋從三個方面展開,但這三個方面都是漏洞百出的無稽之談。首先,他說這款App允許以眾人之力通報,將警方檢查站、抗議熱點以及其他資訊彙整成地圖資訊,本身是「良性」資訊。但是,蘋果收到「可靠消息」顯示,這款App被「惡意」用於襲警。這個說法就跟中共當局每當有重大慶典的時候,要求超市將廚房刀具下架一樣——雖然刀本身沒有問題,但有人可能買刀殺人,所以就不准出售。庫克應當知道,蘋果只是提供App的銷售或使用的一個平台而已,消費者使用App做什麼,是消費者的事情,蘋果並不能夠控制此後的每一個步驟,難道蘋果將自己當做全知全能的上帝?什麼事良性、什麼事惡意,不由蘋果來決定。如果按照這種邏輯來推理,如果恐怖分子使用蘋果的地圖對白宮和五角大樓發動恐怖襲擊,蘋果是否就要所有地圖下架?這不是因噎廢食嗎?

其次,庫克在信件中說,他的「可靠消息」來自於「香港網路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和香港用戶」,「這款App被惡意用來追蹤個別警員,造成個人和財產受損」。所謂「可靠消息」應當是平衡的,不能單單依靠已經淪為「黑警」的香港警隊的消息。就普通的香港用戶而言,究竟是支持這款App的人多,還是反對的人多?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作為「科技控」,庫克並沒有做過細緻的民調,就信口開河做出結論,成為「編外香港警察」。庫克對香港局勢做出的表述,跟香港正在發生的實際情況南轅北轍。眾所周知的事實是,抗爭的民眾對警察實施的暴力事件極少(一般來說,基本上是自我防衛),而警察對抗爭民眾施加的暴力(包括酷刑、強姦乃至虐殺)層出不窮。

第三,庫克指出,「這種用法讓這款App違反香港法律,同樣的濫用方式,也違反我們App商店關於禁止對個人造成傷害的方針。」庫克最後說道,App Store旨在「為每個用戶提供一個安全可靠的地方」,並且下架相關App的決定「最大程度地保護了我們的用戶」。庫克在這裡歪曲了香港市民開發和使用這款App的願意:他們僅僅是防衛性地標註香港警察部署和活動的區域,大部分人都以此作為參考,避免出現在那些地方,以免遭到香港警察無差別的傷害。市民手無寸鐵,警察全副武裝,一般情況下,市民怎麼會去橫挑強敵呢?所以,下架這款App,其結果只能是讓香港警察更加猖獗地對市民施加暴力,而市民則完全無助地暴露在暴力侵害之下,蘋果的這種做法難道是「最大程度地保護了我們的用戶」嗎?

而更重要的是,庫克強調蘋果這樣做是遵守「香港法律」,但是,當香港法律已經被扭曲為鎮壓民主運動的工具時,難道還要無條件地服從它嗎?某一歷史時期、某一一地理區域內實施的法律,並非最高的價值和準則,在其之上,還有自然法的存在,也就是德國哲學家康德所說的「天上的星空和人心中的道德律令」。如果一味強調「惡法也是法」、「惡法也必須遵守」,那麼實踐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甘地和馬丁·路德·金恩等人都是違法者,按照庫克的說法,庫克和蘋果公司都要幫助不義的政府將著這樣的違法者送進監獄。

庫克將美國的蘋果公司變成了中國的蘋果公司,這是他任內最大的成就。他賺得了一望無垠的中國市場,卻丟掉了自己的良心和企業的願景。

蘋果公司在遭到中國官媒猛烈的批評後,乖乖將名為HKmap.live的香港抗爭地圖App下架

庫克將美國的蘋果公司變成了中國的蘋果公司,這是他任內最大的成就。他賺得了一望無垠的中國市場,卻丟掉了自己的良心和企業的願景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