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柯文哲指「驕傲」 黃國昌憶救父之恩坦言「心裡內疚」

新頭殼newtalk | 黃子暘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   圖:陳佩君/攝(資料照片)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   圖:陳佩君/攝(資料照片)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曾被問及是否會吸收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加入台灣民眾黨,柯文哲直言,「他很驕傲的人,不會給我吸收」。今(17)日,黃國昌在臉書以「一段難忘的往事」為題回覆,回憶柯文哲救父之恩,也坦言因故讓柯文哲感覺自己很大牌,「我心裡覺得內疚、相當難過」。

黃國昌回憶2013年4月時,「在美國擔任Fulbright訪問學人的我,收到家父的病危通知,立即中止研究工作,當晚馬上收拾行囊返台」,「當時,年邁的家父已經在汐止某醫院的加護病房待了將近一個月,腸出血不止,必須靠不斷輸血來維持生命,幾乎束手無策」。

經學界朋友協助,黃國昌的父親轉入台大醫院,「由林子祈醫生、許立民醫師與柯文哲醫師三位共同協助,緊急救回了家父的生命。嗣後,家父在台大加護病房又待了將近一個月,最後好不容易找到腸子的所有出血孔,順利完全止血,也解決了大部分的其他併發症。雖然家父最後康復出院時,因不明原因,一眼完全失明,但對於我與母親,已是萬分感謝上天的保佑與所有醫護人員的幫忙」。

他表示,「幾乎天天在加護病房內外穿梭的那個月,其實是我人生中最心力交瘁的日子。一方面自己到處請教、也研讀相關醫學期刊,希望瞭解當時治療的瓶頸、醫師們的考慮與以及可能的選項,一方面必須處理中研院的工作以及當時正在如火如荼進行的反媒體壟斷運動與法案的審議(最終只完成委員會審議,後來胎死腹中)」。

今日之所以會憶起往事,他坦言,「是因為突然看到媒體報導,柯文哲市長表示『2013年時,黃國昌爸爸在台大開刀,他第一次看到黃,那時候我見他,他都坐著,那我站著,那時候他很大牌』,我心裡覺得內疚、相當難過」,「我知道現在無論是政界還是媒體,不斷在進行捕風捉影地揣測,非常敏感」。

黃國昌強調,「但是,當我看到協助救治家父的醫師,竟然有如此感受,做為一位一直心存感激的病患家屬,我必須清楚明達:無論是否是誤會,責任都在我,我應該公開表達歉意。我對於整個醫療團隊,真的只有滿滿的感謝」。

他表示,「人生中經歷的每件事,其實都會對自己產生意想不到的影響」,「在加護病房內外照顧家父的那個月,我幾乎算是住在台大醫院,也因此親眼見證第一線醫護人員是如何地辛勞。這也是為什麼我進入立法院後,一直非常關心醫護人員的勞動權益」,這段與醫師們的結緣也讓黃國昌後續參與2013年年底所成立「台灣酒駕防制社會關懷協會」的活動,「和許多朋友持續共同推動酒駕防制」。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曾被問及是否會吸收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加入台灣民眾黨,柯文哲直言,「他很驕傲的人,不會給我吸收」。今(17)日,黃國昌在臉書以「一段難忘的往事」為題回覆,回憶柯文哲救父之恩,也坦言因故讓柯文哲感覺自己很大牌,「我心裡覺得內疚、相當難過」。

黃國昌臉書全文。   圖:翻攝自黃國昌臉書
黃國昌臉書全文。   圖:翻攝自黃國昌臉書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