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獻金疑雲 黃光芹:我有證據但不足令韓一刀斃命

新頭殼newtalk | 林序家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黃光芹(左)對高雄市長韓國瑜(左)去年選舉政治獻金接連爆料。   圖:翻攝黃光芹臉書
黃光芹(左)對高雄市長韓國瑜(左)去年選舉政治獻金接連爆料。   圖:翻攝黃光芹臉書

資深媒體人黃光芹近日對高雄市長韓國瑜去年選舉政治獻金接連爆料,韓則以「有一刀斃命的證據,我就退出政壇」回嗆。對此,黃光芹今(16)晚在臉書發文表示,已有相當的證據,但不足以令韓一刀斃命退出政壇,批韓想利用話術脱身,讓真相掩蓋、讓知情者閉嘴,「我怎麼願意妥協?」

黃光芹日前於臉書重提高雄市長韓國瑜選市長時曾收下新台幣4000萬元競選經費,指證歷歷表示看過韓親筆簽名的簽收單,對比韓國瑜後來申報的競選經費1.29億元,質疑剩下的7500萬元到哪去了?她並稱政治獻金的帳面申報,無法破解枱面下的4000多萬元的政治「現金」之謎。

黃光芹今晚在臉書表示,她確實有證據,包括兩位看過吳敦義方出示簽收單之目擊證人口述採訪,以及蔡正元之前的新聞線索,吳敦義先前的說法也未否認。「直到出手的前一天,我都在等韓的親簽單,但却無法透過特殊管道取得,結果可以預料。」

黃光芹說,採訪工作到了極限,剩下考慮爆與不爆。她先詢問相關法律意見,再求取其中1號目擊證人同意作證,屆此,按照新聞報導的ABC,人事時地物,大致具備人證、缺物證,未必沒有風險,但思考再三後決定出手,願意負責並承擔可能的風險。

黃光芹表示,就像重大刑案,記者在案發之初,就必須follow,若等到破案或三審定讞才能報導,那媒體可以關門、記者可以歇業。再論,像郭柯這樣的密會,或韓自承花天酒地,若一定得拿出錄音、錄影、照片,否則其他證據、線索都不算、都要被政治處理,甚至連質疑都不可以,則政治人物日後可以偷笑,媒體人某種程度也算失職。

黃光芹強調,歷來政治獻金的報導難度極高,在李登輝時代,若有領據也通通撕掉,但仍努力挖出「民生建設基金」的秘密;而扁家弊案也因為滴水穿石,才有最終的破口。

對於韓國瑜及所謂「一刀斃命」的話術,黃光芹認為,除了為了脱身,還想以政治群毆來打擊她的威信,讓真相掩蓋、讓知情者閉嘴,她怎麼願意妥協?「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真相也不會瞬間體現。他倖生不生,我必死不死。這就是最後的結局。」

黃光芹說,正是因為國家機器並未發動,所以她才且戰且走,「我也會陰魂不散。況且,來日方長,我們後會有期。」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