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元朗的黑夜不再是電影情節 無政府狀態讓人卻步

新頭殼newtalk | 文/中央社
1970-01-01T00:00:00Z
示威者陸續散去後,在街角噴漆留下「黑社會」字樣。   圖:中央社
示威者陸續散去後,在街角噴漆留下「黑社會」字樣。   圖:中央社

「光復元朗」遊行在香港警察催淚彈強力驅離下落幕,外界最憂心的白衣人與黑衣人火拚衝突場面沒有出現,但近乎無政府狀態的元朗黑夜,讓人卻步。

20多萬港人未經警方核准下散步元朗,人群裡傳出警方下午5點鐘開始使用催淚彈,大批市民口耳相傳依序由西鐵朗屏站離開。但誓要討回公道的年輕黑衣示威者戴上頭盔、眼罩和防毒面具,沒打算走,快速包圍南邊圍和西邊圍兩處被指白衣人聚集的圍村,警察已荷槍持盾待命。

「光復元朗」迥異於港島中環至銅鑼灣一帶的「雨傘革命」或「反送中」遊行,因為那裡是人家的地盤。元朗是建制派大本營,親中與民主政治語言未必說得清楚,但「保家衛族」是圍村裡的傳統。香港媒體報導,村內上百白衣人武器齊備,準備上陣。

遊行群眾痛斥「官、鄉、警、黑」勾結,元朗街坊對此早見怪不怪。遊行前,示威人士散發地圖,呼籲群眾切勿「逛到圍村裡」。入夜後,兩百多名年輕黑衣人把守撤退路線,確認與鎮暴警察對峙數小時的示威者安全離開,但堅持撐到最後一刻的示威者退到元朗西鐵站還是遭警方「速龍小隊」痛擊清場。

數度採訪反送中的台灣記者事後發簡訊問道「原來你們也會怕。」只能無奈回應「入夜就不一樣了。」元朗示威能在晚間10點後落幕,警方強力驅離是因素之一,暗黑街頭的無政府狀態讓人退避三分才是主因。採訪期間,還沒接近圍村正門,已有人數度在耳邊勸諭「不要靠近!」

元朗西鐵站無差別攻擊事件挑起香港複雜的地域情結,當政治無法解決的,就動手吧!

警方施放催淚彈期間,位在前線的香港記者又成重災區,多人中彈受傷,被拖到後方。一群年輕人在行動前警告,「你們真的要小心啊!白衣人專打記者,警察也不會理你。」

激戰元朗後,未必認識彼此的年輕黑衣人在地鐵站高呼「香港加油」,擊掌相約「明天見」。週末抗爭已是香港行事曆的定數,今天中環下午還有一場「非法」遊行。

「光復元朗」遊行在香港警察催淚彈強力驅離下落幕,外界最憂心的白衣人與黑衣人火拚衝突場面沒有出現,但近乎無政府狀態的元朗黑夜,讓人卻步。

入夜後的新界元朗,商鋪拉下鐵閘門,市區一片冷清。   圖:中央社
入夜後的新界元朗,商鋪拉下鐵閘門,市區一片冷清。   圖:中央社
示威者用「時代革命、光復香港」等話語,形容長期的反送中運動。   圖:中央社
示威者用「時代革命、光復香港」等話語,形容長期的反送中運動。   圖:中央社
港警在西邊圍村使用催淚彈驅散示威群眾。   圖:中央社
港警在西邊圍村使用催淚彈驅散示威群眾。   圖:中央社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