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劉會直播擺烏龍 五個互相別有滋味在心頭

新頭殼newtalk | 文/中央社
1970-01-01T00:00:00Z
台北市政府副發言人柯昱安(紅框處)5日在「柯劉會」前向媒體宣布國台辦同意全程直播,但這項說法並未獲得在場陸方人員證實。「柯劉會」正式登場後,柯昱安坐在一旁以手機直播,最後遭到中斷。   圖/中央社(資料照片)
台北市政府副發言人柯昱安(紅框處)5日在「柯劉會」前向媒體宣布國台辦同意全程直播,但這項說法並未獲得在場陸方人員證實。「柯劉會」正式登場後,柯昱安坐在一旁以手機直播,最後遭到中斷。   圖/中央社(資料照片)

「柯劉會」被視為柯文哲問鼎2020試水之作,卻在直播疑雲中收場。柯文哲以「小朋友(幕僚)誤會」解釋致歉,但他口中行事嚴謹的陸方對他的「五個互相」恐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台北市長柯文哲5日傍晚與國台辦主任劉結一見面,當天上午被問及是否擔心被陸方談到「一國兩制」、「統一」時,柯文哲表示,自己這幾年和大陸來往的經驗,大陸的做法相當嚴謹、不會冒失。

柯文哲言下之意,就是對陸方的行事作風有信心。為了履行這場外界期待已久的「柯劉會」,劉結一在雷雨攪局下自北京搭機前往上海,落地後又遇上晚高峰,而一度困於車潮中,以致會見時間一延再延。

就在「柯劉會」前約半小時,台北市政府副發言人柯昱安向隨團採訪的媒體表示,「會見將全程直播,國台辦答應了,很乾脆」。然而這項「創舉」並未促使駐點上海的台灣媒體搶發即時,更多是抱持半信半疑的態度。

主因在於,大陸官員的會見,撇除獲准的官媒不說,一向僅對媒體部分開放,通常是拍完會見主角握手合照、聽聽雙方簡單致詞後,陸方人員就會要求媒體離席,變成閉門會議,幾乎不曾聽聞有「公開拍攝到底」的先例。

此外,就連中國中央電視台獲准全程拍攝,在播出時都會剪接,且幾乎不會讓官員在會上的講話以原音呈現,而是透過記者過音,去轉述官員說法,之後再透過官方新華社進一步發布文字稿。

因此,在柯昱安宣布「國台辦同意全程直播」後,記者轉而向上海方面求證,卻未獲得證實。

昨天「柯劉會」正式登場後,不僅柯文哲臉書的直播畫面不斷手震,且拍攝角度也不是在會見正中央,而是由柯昱安拿著手機在台北市政府人員一側直播;他之後又走到陸方官員一側,從背後繼續拍攝。

約10分鐘的會見直播,多次引來陸方人員側目,上前拜託「不要錄了好不好」,柯昱安則小聲回應「已經講好了」;該人員後來又折回鏡頭前,希望柯昱安照相就好,不要錄影。

至於所謂「獲國台辦同意」的說法,在直播遭中斷引來媒體質疑後,台北市政府方面又改口變成「有和上海市台辦溝通,獲得同意,但國台辦不同意」。究竟國台辦同意與否,前後說法有出入。

再者,若上海市台辦確實接收了直播訊息,為何出現在直播畫面中的上海市台辦主任李文輝卻一臉驚訝地頻頻回望直播;又為何陸方人員上前要求柯昱安不要再直播,並詢問李文輝後,最終回頭阻擋拍攝。

面對種種質疑,柯文哲抵達松山機場時受訪稱,陸方意思是「可以錄影」,但北市府人員誤解成「可以直播」,才造成誤會。「他們講好是錄影,結果小朋友(幕僚)弄錯,變成開直播,是我們這邊指揮有問題」。只不過,柯文哲口中的小朋友,返台後又有不同說法。

雖然柯文哲此行並未鬆口2020年是否角逐總統大位,但他所到之處必提及「兩岸一家親」與「五個互相」,即互相認識、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互相諒解,試圖展現一定高度。

也許大陸官式採訪環境不如台灣寬鬆,多如牛毛的「眉角」不全然值得稱許,並有待被打破。但若直播純屬誤會一場,而非出於主觀挑戰威權的立意,以柯文哲的「五個互相」為量尺,又該如何評估整起烏龍。

「柯劉會」被視為柯文哲問鼎2020試水之作,卻在直播疑雲中收場。柯文哲以「小朋友(幕僚)誤會」解釋致歉

台北市長柯文哲5日傍晚與國台辦主任劉結一見面,當天上午被問及是否擔心被陸方談到「一國兩制」、「統一」時,柯文哲表示,自己這幾年和大陸來往的經驗,大陸的做法相當嚴謹、不會冒失

面對種種質疑,柯文哲抵達松山機場時受訪稱,陸方意思是「可以錄影」,但北市府人員誤解成「可以直播」,才造成誤會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