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宏基觀點》「只怕豬隊友」 韓國瑜總統路不好走…

新頭殼newtalk 文/楊宏基
1970-01-01T00:00:00Z
《只是堵藍》PO出「高雄旗津往返溫州洞頭小三通首航」圖片。   圖:翻攝只是堵藍臉書
《只是堵藍》PO出「高雄旗津往返溫州洞頭小三通首航」圖片。   圖:翻攝只是堵藍臉書

「高雄溫州小三通」鬧劇,重創韓國瑜參選總統之路,印證了「不怕神對手,只怕豬隊友」。凸顯的是,韓國瑜沒有堅強的團隊,危機處理也不及格。

潘恆旭「道歉文」說:本次小三通首航活動,我不察誤越高雄市觀光局應有分際,而該活動爭議引發軒然大波造成市府困擾,我深感歉疚。該活動我僅受邀來賓,市府與本人並無在該項活動扮演任何角色。本人不察之失與市政府團隊無涉,若有責任我會概括承擔。

但就跟潘「不察」去參加一個「莫名」的小三通首航活動一樣,在「道歉文」裡,暗藏很多可能連潘恆旭自己都沒有察覺的矛盾和錯誤。首先,潘「被統一口徑」,成了「個人名義」的「受邀來賓」,那麼請問有沒有邀請函?邀請函的「抬頭」是個人姓名?還是官銜?如果您不是「潘局長」,還會不會邀您參加活動?

其次,就算對方以「私交」,電話邀請您「潘局長」,您連邀約性質、聚會主題等都不問一聲嗎?您身為直轄市一級局處主管,對「小三通」3個字一點政治警覺都沒有嗎?您說「不知道」、「沒看到」,老百姓會相信嗎?您不知道兩岸通航這事不但逾越了「觀光局」的分際,也逾越了「高雄市」的分際嗎?您在現場沒看到市府相關局處、中央部會相關官員,不會覺得奇怪嗎?

「若有責任我會概括承擔」,更是令人噴飯。「若有責任」的意思,就是到下筆、按按鍵的那一刻為止,您「潘局長」還不知道自己錯在那裡;而「概括承擔」最多只能在最基本的違法部份做到「各人造業各人擔」,至於其他的「拖累」長官的部份,該是誰「概括」誰?販夫走卒、庶人皆知。

潘恆旭以選戰功臣的角色入主觀光局,從去(2018)年12月25日走馬上任以來,寶可夢、迪士尼、阿諾、F1賽車、小S、任達華、鄧紫棋及大陸貓熊送高雄等等爭議,似乎都是嘴巴動得比腦袋快,「看一個影,生一個囝」;另外,「膨風」滿月趴、春吶等活動的經濟效益等。這些「帳」,不僅得算在潘恆旭身上,任命他的韓國瑜無可卸責的必須「概括承受」。

從這個例子上看來,潘恆旭不但缺乏政治敏感、法律素養,連察顏觀色、詭詞狡辯都還有待加強。同時,這也曝露韓國瑜團隊的「薄弱」,不但小內閣組成時有諸多風波,內部也毫無約束能力。讓人不禁想問,如果「放大」到一國的治理,韓國瑜有能力管好院長、部長、主委們嗎?

另外,至於「危機處理」,高市府「高高舉起」一紙「回應」,切割「私人公司個別行為」、「友人邀請個人名義」、「政治原因抹黑抹紅」;卻「輕輕放下」,輕描淡寫只說「自己要謹慎」。需知,讓「中央撿到槍」的不是別人,正是禍起蕭牆;而這個鬧劇,或許在國民黨總統初選民調中不會被放大檢視,但「撿到槍」的民進黨在2020大選會有武器不用嗎?而韓繼續把潘留在身邊,會不會再出什麼差錯「反輔選」?恐怕是那些指名潘恆旭是「假韓粉、真韓黑」的國民黨人最憂心的一件事。

「高雄溫州小三通」鬧劇,重創韓國瑜參選總統之路

韓國瑜沒有堅強的團隊,危機處理也不及格

潘恆旭透過臉書道歉,「造成市府困擾,我深感歉疚,若有責任我會概括承擔」。   圖:翻攝潘恆旭臉書
潘恆旭透過臉書道歉,「造成市府困擾,我深感歉疚,若有責任我會概括承擔」。   圖:翻攝潘恆旭臉書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