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農地送終! 逾百名大學生連署反對工輔法修惡

新頭殼newtalk | 謝莉慧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反對修惡工輔法,抗議學生希望農村未來要保障。   圖:反工輔法修惡跨校討論會/提供
反對修惡工輔法,抗議學生希望農村未來要保障。   圖:反工輔法修惡跨校討論會/提供

明年6月2日,將是違章工廠臨時登記的落日期限,但仍有近4萬家工廠未依現行法規定變更為合法用地。行政院於是提出《工廠管理輔導法》修正草案(簡稱工輔法),現已進入政黨協商階段,在這個臨時會很可能三讀通過。對此,關心農地未來的多名學生今(26)天到立法院外抗議,幾名來自台大、政大、北大、中興、清大、朝陽科大等關心農地未來的學生並自發組成「反工輔法修惡跨校討論會」,發動連署,目前已有逾百名學生個人與團體表達不同意政院版《工輔法》修惡,並要求立委嚴格監督修法。

抗議學生表示,農地違章工廠違反土地使用管制,對農田造成不可逆的污染,政府本應盡力輔導農地工廠集中管理,並落實環保管制。但行政院版《工輔法》修正草案,未訂定落日條款、放寬納管期限、鬆綁工廠污染類型認定等問題,更讓農地工廠就地合法,將對台灣的食安、環境產生嚴重傷害。 

政治大學社會系學生林聖昌表示,彰化家鄉的田地是生長過程中的重要記憶,但他觀察到彰化的田地正一步步受到侵蝕,儘管被視為彰化較不工業化的彰南地區,也漸受到違章工廠的危害。政院版《工輔法》未明定「落日條款」,將使2016年5月20日前未登記工廠,取得「特定工廠登記」後,即可無限期合法化,將嚴重危害農地安全,既有工廠無法集中管理監測,農地工廠往往偷排放廢氣、廢水,相關單位亦難以追查污染來源。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學生陳謙表示, 此次政府修法大開後門,讓既有違章工廠可以變更為特定目的事業用地。特定工廠登記得以排除《都市計畫法》、《區域計畫法》、《建築法》,甚至是未來將要實際發生效力的《國土計畫法》處罰條款。他質疑,未來工廠取得特定工廠登記後,將可以無視土地使用分區管制及建築管制,要蓋成摩天大樓或另做他用,都無法依循現行管制體系開罰。

在台南農村長大的政大台灣史研究所碩士生蘇淋齊,大學是生物專長,他認為,即便經濟部一再強調是由環保署主導,但行政院版的修法版本未明文規定由環保署主導,而環保署也回應是由主管機關經濟部會同有關機關認定。也就是說經濟部就是主導「低汙染認定」的機關,根據過往經驗,經濟部對於汙染的認定,絕大多數都是極度寬鬆的,像是將含有重金屬的爐渣認定為副產品,被有心人士利用後造成大片農地重金屬汙染,他認為「由經濟部認定並不可靠」。

台北大學法律系學生廖原圻表示,台灣農業是支撐經濟發展的基底,然而,農民卻長期未受重視,生產模式被限縮、從事農業難以支撐生計,迫使農村子弟離開家鄉成為城鄉移民,使得農業人口急遽減少。而經濟掛帥的思維,讓《工輔法》修惡有機可乘。經濟發展不應該建立在對於農村的剝削、危害國民糧食安全之上,經濟部不該再打著「違章工廠為中小企業生存必要」的假議題來綁架台灣人,進而葬送台灣農村的未來。

台大農藝系學生謝見辰進入大學前曾在家鄉新竹雜糧產銷班工作,體會到農民辛勤耕作,農村也不斷嘗試創新技術方法。他表示,談論農地工廠議題,並不代表農地工廠主就是邪惡的一方。不過,在工廠主強調自己努力經營事業的同時,農民付出的勞力與辛苦,以及受到違章工廠的影響也應同等被重視。他呼籲,立委們不要一昧向工廠經營者利益靠攏,犧牲農民權利,應重新思考台灣鄉村未來願景,參考民間團體研究及實務建議,讓農業與工業都可以兼顧發展。

政治大學地政所學生吳沅諭研究所就以違章工廠為題,實際走訪彰化、雲林等地,見到農業區充斥工廠的景象。她指責,農業易受工業外部性影響,兩者根本無法相容,政府卻放任工農混雜,甚至要將之合法化。她也批評,政府修法讓違規工廠合法化,是將「守法者當笨蛋」,意味著只要違法行為是「全民運動」,人民就可以跟著潮流走,等待政府將罰則赦免。

幾名來自台大、政大、北大、中興、清大、朝陽科大等關心農地未來的學生並自發組成「反工輔法修惡跨校討論會」,發動連署,目前已有逾百名學生個人與團體表達不同意政院版《工輔法》修惡。

政大社會系學生林聖昌表示,作為彰南子弟,看到違章工廠已經向彰南農地蔓延,非當擔憂。   圖:反工輔法修惡跨校討論會/提供
政大社會系學生林聖昌表示,作為彰南子弟,看到違章工廠已經向彰南農地蔓延,非當擔憂。   圖:反工輔法修惡跨校討論會/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