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徐行觀點》香港修例事件 再次觸動港人主權敏感心

新頭殼newtalk 文/蕭徐行
4059-10-20T07:58:52Z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宣布,將在6月9日發起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呼籲更多市民上街發聲,力拼30萬人上街頭。   圖:翻攝自Youtube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宣布,將在6月9日發起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呼籲更多市民上街發聲,力拼30萬人上街頭。   圖:翻攝自Youtube

媒體報導,香港政府在中國政府的支持下,將加速《逃犯條例》的修訂,放寬台灣、香港、澳門、中國罪犯互相引渡的相關規範。據悉,最快下(6)月12日就會開始《逃犯條例》二讀辯論。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認為這樣的修正代表的香港主權與香港人的民權退縮,將在6月9日發起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呼籲更多市民上街發聲,力拼30萬人上街頭。

主權退卻論

這場修法糾紛緣起於台灣曾爆發的一件香港人凶殺案,台灣想要引渡兇手回台審訊的問題,卻因為台港之間沒有引渡規則的司法互助協議,讓偵辦這件人神共憤兇殺案的台灣司法單位也只能徒呼負負了。

近年來香港人面對強國的「玻璃心」及高度敏感,在中國司法單位支持香港修正《逃犯條例》後又再觸動,尤其2015年曾發生前銅鑼灣書店店長香港人林榮基莫名其妙被深圳司法單位押解與起訴,由於深圳當局未告知香港政府此事,這樣恣意逮人的行徑引起了港人的不滿與恐慌。亦擔心自己會成為新的受害人,這樣的背景也是形成港人面對修法時立即反彈並朝負面角度設想的原因。如果沒有放寬《逃犯條例》,中國的檢警都敢冒犯香港的司法管轄權進入香港逮人,那麼開放引渡條款後,中國政府可能會藉機生事,許多被列為政治異議份子擔心,儘管香港沒有內地要求移交人士所犯罪行,內地政府亦可以香港現存法例來包裝,令政治報復批評者變得十分容易,尤如「把刀架在港人頸上」。

所以支持者認為這個修正才真的可以讓匪徒繩之以法,尤其很多在中國內地詐財與吸金的經濟犯正利用這樣的法令漏洞,躲在香港逃避法令追訴,他們認為香港不能成為成為逃犯天堂,這是香港人的一種共識。

但是反對者強力抨擊這項修法工作,他們認為這是繼去年深港高鐵通車引發的「一地兩檢」事件後,香港主權的再一次退讓,更讓曾經高呼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中港關係,在運作不到30年的時間就面臨朝向一國一制方向傾斜的趨勢,這讓港英時期曾經自視甚高的香港人如何能夠吞忍呢!

玻璃心的香港

這一善舉引發香港反對派的狂轟濫炸,當下整個社會彷彿又要掀起新政爭,能否通過修訂《逃犯條例》已是一場惡仗。一股政治抹黑、危言聳聽、散布恐慌之陰風從各個角落襲來,抗拒「一國」的情緒漫延。北京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一位官員說,如果連移交逃犯這樣的法治決策,都會被反對派「妖魔化」以各種莫須有的政治藉口否決,最終令特區政府收回條例草案,今後政府還能怎麼有效施政。這所呈現的問題說到底還是香港人對於中國崛起後已然在經濟力與社會力上超越香港所起的的「玻璃心」,亦即香港人打心裡不能接受中國時時逼近,日日走進香港人的生活中。

在多數的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認知中,香港是香港,中國是中國;一國兩制就是香港自治,所以在1997年那個港上中下的時代可以;如今的情勢是港下中上,又在香港境域內實施,當然會讓香港人覺得被侵犯,被削權了,心情不佳乃屬人之常情。

怎奈中國政府不能易位思考,從香港民眾的心理去思考這些問題,凡事仍抱持著中國傳統的威權思想,認為絕對服從比雙向溝通重要,再加上中國受到這幾年冒出來的「港獨」主張的驚嚇,對於任何異議總是以有色眼光視之,這都讓原來不用鬧到這麼僵持的題目,搞得對立連連,讓香港年輕人離中國越來越遠。

如今反對派又在吹起了戰鬥的號角,要號召香港民眾再次上街抗議這場修法運動,然而這個引渡條例所引發的人權與主權爭議,本來是可以透過雙方溝通,程序的調整而達到雙贏的,如今在兩方互不相讓的情勢下,抗爭真的蓄勢待發。

由於現實政經情勢使然,香港對中國市場的依賴度是越來越高,總有一天會完全融入在中國這個大市場中,這或許無奈也是不得不面對的真實狀況。然而,中國政府如果能夠洞察港人的這種憂慮,同情港人將面對的一條不歸路,真正好好的關心港人,那麼將來在走上真正統一的道路上才不會面對許許多多的窒礙與困難。

更重要的是在台灣,大家都用放大鏡在看著中國怎麼處置香港,台灣與中國的距離就決定在中國怎麼處理香港的問題上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