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多巴胺》在職場打開自己的心窗

新頭殼newtalk | 文/趙奕霽
1970-01-01T00:00:00Z
職場多巴胺。   圖 : 新頭殼製作
職場多巴胺。   圖 : 新頭殼製作
資訊爆炸時代,社會亂象也多,如何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成為現代人每天必修的課題,新頭殼特別與台北市臨床心理師公會合作,推出三個專欄,由臨床心理師們執筆,為讀者們提供一塊心靈沉澱的園地,三個專欄刊出的時間分別為: 《愛情紅綠燈》: 每月 3, 13, 23 日刊出 《親情芬多精》: 每月 6, 16, 26 日刊出 《職場多巴胺》: 每月 9, 19, 29 日刊出

前一陣子,一位友人跟我聊到他在職場上的困境-這位友人雖然平常在工作上的表現都不錯、跟同事也會正常打屁哈啦,但直到某天他在辦公室門口聽到同事跟上司聊天的內容,才發現大家都覺得他有點「固執」、「難溝通」,甚至覺得他很「剛愎自用」。

這件事讓他覺得備受打擊,也逐漸影響了他跟同事間的合作品質,一個部份他覺得自己被其他人誤解了,另一個部份也認為同事都只會在背後說他的壞話而不願正面告知他。於是我問了這位友人:「你覺得如果同事跟你說他們覺得你難溝通,你會怎麼回應?」,他想了想說:「應該會說他們胡說八道吧,我又不是這樣的人!」

1955年,美國的社會心理學者Joseph Luft和Harry Ingham提出了周哈里窗 (Johari Window)這個理論,把人對自我的認知分割成四個部分-

1.開放我:我知,對方知;指的是每個人在公眾中呈現的自我。
2.盲目我:我不知,對方知;旁人在日常中觀察到,自己卻沒意識到的自我。
3.隱藏我:我知,對方不知;人有意識在他人面前有所保留的部分。
4.未知我:我不知,對方不知;自己和旁人都沒有意識到的潛在自我。

周哈里窗
周哈里窗

這樣的理論最早是用來消除人與人之間因為認知差異造成的誤解,現在則常用來提升人對自己的自我認識;而在職場上,若每個員工能對自己的強弱項、性格和溝通方式能有更多的了解,同事間彼此有足夠的信任與認識,工作效率自然能提升,因此在工作場域中善用周哈里窗的理論是有很大裨益的。

那麼,要怎麼運用周哈里窗的理論呢?基本上就是透過降低盲目我和隱藏我的部分來增加開放我的面積,達到在溝通間較多的「我知,對方知」。但這其實並不容易,就盲目我的部分來說,我們都知道透過互相回饋能讓對方知道別人怎麼看他,但如果意識到對方會因此而痛苦、憤怒並傷害感情時,別人就不太會願意給予回饋;反過來,就隱藏我的部分來說,透過自我坦露就能讓他人能更了解我這個人,但如果我預想其他人在知道我個性的私密面時會對我指指點點、妄加批評時,我又怎麼敢對別人展現隱藏我呢?

因此,針對在職場上運用周哈里窗的理論,給予以下建議:

1.同事間互相給予回饋時,掌握「不攻擊」、「支持性」及「善用我訊息」的原則,所謂的「我訊息」指的是以「我」開頭,將焦點放在自己觀察到的事件、感覺及理解上(如:不是『你最近真的很懶』,而是『我留意到最近你好像工作上有些變化,我感覺似乎是有點力不從心,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2.回饋不侷限於回應他人的負向事件,也可以針對自己欣賞對方的特質給予回饋,讓對方能從中更了解自己的優勢,也更能有對工作的勝任感。

3.在理解他人的回饋時,不過度臆測他人背後的意圖,接受他人可以和自己有不同的觀察,也接受聽到回饋時出現負向感受的自己,嘗試去思考這些負向感受的源頭(例如:對面對自己弱點的害怕?),準備好時,也可試著去核對這樣的印象是如何生成的。

4.在未知我的方面,亦可透過拓寬自身不同的經驗、試著讓自己脫離舒適圈,並在嶄新的經驗中感受對自己的新發現,並把這些新發現放進開放我之中。

作者 : 趙奕霽/新竹馬偕紀念醫院 臨床心理師 

(本專欄由新頭殼與台北市臨床心理師公會合作)

趙奕霽臨床心理師   圖 : 趙奕霽/提供
趙奕霽臨床心理師   圖 : 趙奕霽/提供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