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董必看!「兩個中國」非新鮮事 習近平父親當年見證過

新頭殼newtalk | 文/中央社
1970-01-01T00:00:00Z
調查局特藏室的史料顯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當年曾親身見證「兩個中國」;另外,中共在陝甘寧邊區種植罌粟花,製毒販毒籌措軍餉。   圖:翻攝自Youtube
調查局特藏室的史料顯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當年曾親身見證「兩個中國」;另外,中共在陝甘寧邊區種植罌粟花,製毒販毒籌措軍餉。   圖:翻攝自Youtube

人總有晦澀過往、中共也不例外。調查局特藏室的史料顯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當年曾親身見證「兩個中國」;另外,中共在陝甘寧邊區種植罌粟花,製毒販毒籌措軍餉。

毛澤東1939年在「共產黨人」發刊詞,提出「統一戰線、武裝鬥爭、黨的建設」三大法寶。統一戰線是文場,武裝鬥爭是武場,黨的建設要貫穿文武場,而三大法寶的核心就是「情報」。

從調查局特藏室的史料看,「情報」不單是看得到的紙本公告,還包括田野調查數據、電台廣播內容,甚至是共黨書刊、報紙、海報等文件,均屬於當年的情報蒐集範圍。

特藏室現珍藏「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時期布告,這個由共產國際支持、1931年11月7日建立的「偽中國」,首都設在江西瑞金;不僅毛澤東曾任「主席」職務,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1934年也擔任過陝甘邊蘇維埃政府主席。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於1937年對日抗戰爆發後,其最後一個組織「中央政府西北辦事處」在延安改制為「中華民國陝甘寧邊區政府」,成為國民政府行政院轄下的「特別行政區政府」。

若以現今的「一國兩制」模式作對比,當年中共在陝甘寧邊區是刻意忽略「一國」、更強調「兩制」重要性,甚至還發行所謂「邊幣」作流通貨幣。對比今日香港處境,十分諷刺。

特藏室收藏一張當時「陝甘寧邊區政府聯防軍司令部」布告,時間為「中華民國三十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內容是「戰時嚴禁法幣行使辦法」,發布署名有主席林伯渠、政委習仲勳。這是一張世界僅存的珍貴文件。

特藏室收藏當年中央緝毒團調查陝甘寧邊區所轄各縣種植鴉片(煙土)的面積書冊,內容詳細到每個鎮約100多畝、一個縣500多畝,除種植鴉片面積與數量一清二楚,還詳細解釋鴉片由來與去向。

例如罌粟花怎麼取得?這份調查指出,當時中共曾跟日軍勾結以取得種子,然後再自己培養逐步擴大種植面積;且當時規定邊區人民不得吸鴉片,其目的也是要確保鴉片能往外賣。

中共在邊區為壯大自身實力,向農民收購鴉片時用「邊幣」償付,轉運到外地販售時收取「法幣」,儼然就是「國中國」的中央銀行;為了打擊邊幣,國民政府曾採向邊區大量供給法幣策略作應對。

陝西日報2018年9月曾報導,習近平的胞弟習遠平在渭南市富平縣、出席八路軍120師抗日誓師紀念碑落成儀式時稱,父親習仲勳領導關中分區和綏德地區軍民堅持中共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為八路軍3支主力部隊「提供後勤支援」。

中共在對日抗戰時期是「七二一方針」,從當年中統局蒐集的眾多文件史料看,顯少與日軍交戰的報告,幾乎都是在販售鴉片換取法幣、收集各式戰略物資以擴充軍力。

換言之,當年邊區的「後勤支援」,意味著沒有跟日軍交戰,主業是種毒販毒;這也是毛澤東多次在接見日本人時,主動表示很感謝日本侵華戰爭的主因,戰爭讓共產黨得以喘息並壯大,最終拿法幣跟戰略資源去收拾國民黨部隊。

此外,特藏室還有一張手繪的延安地圖,內容顯示各個黨政軍部門的建築物、或所在窯洞的位置,且在沒有衛星的年代,比例尺與距離仍準確;研究人員認為,情報工作人員肯定在延安內部,否則無法繪製得如此精細。

特藏室這批珍貴中共史料,除研究價值外,在全球防堵共產主義擴散上也意義非凡。中華民國在對日抗戰前,就以國家力量偵破中共南方局的活動;中華民國是人類歷史上,最早對共產主義做情報防制工作的國家之一,比冷戰時期的美國、英國更早,而且核心就在調查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