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皇室女性的美麗與哀愁 從美智子到雅子

新頭殼newtalk | 文/中央廣播電台
1970-01-01T00:00:00Z
日本從平成到令和時代的兩位皇后美智子與雅子有許多共同點,但也因為適應能力與體質不同,遭遇也有所差異。   圖:翻攝自Youtube
日本從平成到令和時代的兩位皇后美智子與雅子有許多共同點,但也因為適應能力與體質不同,遭遇也有所差異。   圖:翻攝自Youtube

日皇明仁4月30日退位,德仁5月1日即位,更改年號為令和,皇后美智子升格為上皇后,太子妃雅子正式成為皇后。在此200年來日皇首次生前退位的歷史事件中,日本皇后的角色,尤其她們所承受的壓力,格外受到關注。

母儀天下 相夫教子

日本改朝換代後,除了新日皇德仁,外界對新皇后雅子也表達相當的關注。根據日本憲法,日皇是日本的象徵,也是日本國民統一的象徵。而日本皇室的后妃,則有母儀天下、相夫教子、為民表率、安撫民心的作用,她們往往默默陪同日皇,共同參加各種活動,以安靜的氣質及合禮的儀態,散播和平、安寧、穩定的氣息。然而,要達到這樣的理想,她們必須通過宮廷中各種嚴格的要求和訓練,常常令她們承受異於常人的壓力。

日本從平成到令和時代的兩位皇后美智子與雅子有許多共同點,但也因為適應能力與體質不同,遭遇也有所差異。

婆媳同為平民皇后

首先,這兩位婆媳的出身和以往的皇后不同,她們都是出自民間,經自由戀愛而進入日本皇室。

明仁是第一位迎娶平民的日皇,美智子成為打破傳統的第一人,也因此承受許多前所未有的壓力。

美智子畢業於聖心女子大學,會彈鋼琴、打網球。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 (CNN) 引述日本女性雜誌「女性自身」記者近重幸哉 (Yukiya Chikashige) 指出,明仁與美智子的婚禮,出現在日本正要走岀二戰殘破、邁向新紀元的時候。美智子的人氣與英國目前的王妃凱特、梅根,或甚至已故黛安娜王妃相比,不遑多讓。她的形象簡直就是好萊塢電影「羅馬假期 (Roman Holiday)」當中,奧黛莉赫本 (Audrey Hepburn)飾演的安妮公主。

然而,美智子不熟悉宮廷禮儀,入宮之後,不但其他貴族女子,甚至宮廷女官,都可以對她說三道四,更傳言她受到當時日皇裕仁和皇后良子的虐待。美智子因而日漸消瘦、憂愁,據說還曾罹患失語症,不願與明仁跟女兒之外的人交談。

雅子高材生 進入大內難施展

雅子則是高材生,先後畢業於美國哈佛大學、東京大學,以及英國牛津大學,精通英文、法語、德語、俄語等多國語言,見多識廣,並極難能可貴的通過外交官資格考試,曾在外務省工作,有心發展外交長才。

雅子很快就贏得日本民眾的愛戴,被譽為「日本的黛安娜」,婚禮更成為舉國狂歡的大喜日子。

但自從嫁入皇室之後,除了與美智子一樣承受許多壓力之外,她的開朗性格、高遠理想、以及獨力思考能力等特色,不但無法發揮,反被解讀為不懂順從,導致發言權受限,也不得與家人會面,讓她有苦難言。

澳洲記者席爾斯 (Ben Hills) 就將他的著作下了這樣的標題「雅子妃:菊花王朝的囚徒 (Princess Masako : Prisoner of the Chrysanthemum Throne)」。

而由於一直無法生下男性子嗣,在女性無法成為日皇的規制下,成為雅子最大的壓力來源。

雅子的遭遇 日本女性的象徵

儘管美智子以感同身受給予雅子溫馨關照,但性格受到壓抑、理想無法施展,又要極盡隱忍,因此她病了。宮內廳曾經宣布雅子罹患適應障礙症,但是席爾斯在他的書中說,雅子婚後其實是罹患重度憂鬱症。

日本社會原本對雅子有諸多期待,認為她的學養、特色可以為保守的日本皇室帶來開放的氣象,因此雅子生病的消息傳出之後引發社會辯論,許多人同情雅子,認為她代表了日本婦女的困境。

日本著名心理醫師、立教大學現代心理系教授香山理香 (Rika Kayama) 曾對日本時報 (Japan Times) 表示,作為一名精神科醫生,她看到許多女性患者處在與雅子妃相似的情況下,她們既要努力生育、撫養下一代,同時又要從事職業生涯。她說,「從這個意義來說,雅子是日本社會的象徵。」

美智子民望高 雅子皇后願善盡職責

美智子經常陪同明仁參加各種活動,而在明仁的平成時期,發生過許多天災,比方阪神大地震、東日本大地震,災難期間都可見到美智子與明仁親臨探視災民,因此美智子雖然安靜無聲,卻和明仁一樣深受日本民眾的愛戴。

相較之下,雅子雖然也曾與德仁探視災民,但因為「身體不適」,有幾乎長達15年的時間,鮮少出席公開活動,她的聲望自然無法與美智子相比。

可能基於此種背景,雅子在去年12月歡渡55歲生日時,對升任皇后一事感到不安,對自己的身體缺乏信心,懷疑自己能夠扮演多大的作用;但她表示,會努力改善健康,盡可能多參與公共事務,以善盡職責。

各國皇室困境類似 日本更嚴重

日本關東學院大學 (Kanto Gakuin University) 歐洲君主制度專家君塚直隆 (Naotaka Kimizuka) 就表示,平常女子一旦進入皇宮内院,就失去了自由,她們的主要工作只有生育和養育皇室的接班人。這種說法不但適用日本,也適用其它歐洲國家的皇室。

如果與同樣存在虛位王室的英國相比,日本皇室顯得較為拘謹、保守、刻板;英國王室的媳婦似乎比較自由、快樂,而且最重要的,她們不必為沒有生下兒子而承受重大的壓力。

最近兩年,香山理香觀察到雅子的健康恢復了,常出席公眾活動,而且應對得宜,活潑動人。因此,在雅子升任皇后之後,許多人都給予祝福,並期待她會成為更有自信、更有特色的皇后。

(本文獲中央廣播電台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