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黎兒觀點》「以核養綠」心狠手辣 硬要用不防震超老朽核電 還不准逃生避難

新頭殼newtalk 文/劉黎兒
1970-01-01T00:00:00Z
前總統馬英九推廣以核養綠公投連署。   圖:林昀真/攝
前總統馬英九推廣以核養綠公投連署。   圖:林昀真/攝

最近柯文哲表示「台灣核電的核定疏散半徑到目前為止只有八公里,從來不敢訂卅公里疏散半徑30公里而只有8公里,因為30公里疏散半徑要疏散兩百萬人,寫不出兩百萬人疏散計畫。」以核養綠的公投小組的執行秘書張文杰居然用騙很大資訊來反對台灣把核災疏散改訂為30公里,可以看出心狠手辣,硬要用不防震超老朽核電,還不准逃生避難,動輒就想蹂躪台灣人身家性命。

張文杰(https://udn.com/news/story/7339/3784412)主要是指 :

1)福島核災時日本政府在沒有科學依據下決定要疏散廿公里內的所有民眾,這在事後被國際認為是過大且不當的疏散方式與範圍;

2)福島縣伊達市輻射劑量配章給居民,經過一年以上的紀錄與追蹤,發現實際上受到的輻射暴露劑量只有日本政府預估值的四分之一,不會對健康產生影響;

3)WHO(世界衛生組織)的福島核災健康風險報告說:「不會有人因福島電廠外釋的輻射而死,對民眾的健康影響也是微乎其微。」

因為引用的都是偏頗擁核陣營片面且不真確的資訊,來欺瞞台灣人,令人覺得所有關於核電的資訊,以核養綠一路都騙很大,劉黎兒觀點》全球大減核 馬英九 「以核養綠」騙很大

以核養綠用的錯誤偏差資訊,問題多的不勝枚舉,關於逃生避難問題的荒謬主要如下:

1)柯文哲是錯了,但不是他主張逃生圈要設定30公里,而是他主張說的30公里圈疏散200萬人是錯的,福島核一30公里圈是14萬人台灣北部核電30公里圈是650萬人,不是200萬人。

2)現在日本政府是以20倍寬鬆於其他地區的幅射基準,趕福島人回去,福島人是被當棄民對待的,發生核災是很悲哀的,這也是台灣不能成為下一個福島的原因。

3)福島核一廠初時是逃生是20公里圈,馬上發現不夠,還追加20-30公里是緊急時避難準備區域

日本政府並非沒科學根據的,而是在3月11日19時3分、就基於原子力災害對策特別措置法15条2項,發布相當於核災戒嚴令的「原子力緊急事態宣言」這項核災戒嚴令至今尚未解除。

所以規定20公里圈要逃生避難的原因是核災後輻射汙染年間20毫西弗以上也因此已20公里圈為計畫性避難區,而又擴大到30公里,日本政府並非沒根據,也沒後悔,而國際上是指出根本不夠。後來發現輻射汙染嚴重,只好不斷追加擴大。

4)30公里不夠 或許可以說的確不夠科學

因為離開福島核一廠40公里外的飯館村被測到326萬貝克每平方公尺的輻射汙染,比車諾比的55萬貝克還嚴重,也因此原本這個日本被稱為香格里拉的理想村全村被政府要求強制搬遷

其他離開80公里乃至100公里的櫪木縣北部,宮城縣南部等也都汙染嚴重,各地區各有數萬人自主避難逃生;2011年據神戶新聞等各媒體調查,在全國各地自主避難至少有30幾萬人;日本政府能力不足以全數補償,但免費提供公務員宿舍等,到今年才收回,但遭批判。因為即使不是30公里圈內,,現在回不去的地方也還很多。

5)現在日本各地方政府至少都是以30公里圈為逃生圈。但是很多周邊地方政府認為30公里距離不夠,而不同意附近其他縣市重啟核電。

6當時首相菅直人是一度覺悟福島核一到東京的250公里圈,打算最糟壯況是要疏散3000萬人。

7)美國災後多年都是以福島核一80公里圈為基準,,到現在也沒有對可能懷孕及懷孕中婦女及兒童解禁。

8)以核養綠居然無知地拿伊達市的例子來說,顯然根本不知道伊達市是距離福島核一60公里,都輻射汙染如此嚴重,6城兒童尿都含銫。

因此要學童都佩戴超簡易測量的玻璃佩章,並非成人,但此種玻璃佩章的效力被質疑外,主要是大部分兒童其實都沒有好好配戴,只有出門去上學時配戴,佩戴方式也有問題(許多孩子都要檢查才拿出來等)因此取樣本身很有問題,而且是用平均數,故意忽視福射汙染特別嚴重地區,寫報告的擁核專家用飛機航測空間劑量係數來換算灌水稀釋,

讓數字變成很低,航測怎麼會跟地面一樣,當然應該以孩子們生活的100公分為基準才對,此外還背景輻射劑量一律都先減掉0.54 豪西弗/年,形同數字造假

發表論文的兩位專家專家也已經批判很多,而且數字問題很多,被迫接受調查,而且也被各界要求撤回數字。

關於伊達市的調查報告遭批判問題,長年對福島輻射汙染及傷害用心的宋瑞文已經兩度為文指出了,1. 福島輻射數據失真多,判斷分析要保留(民報)
https://www.peoplenews.tw/news/66713231-d904-4095-adc3-470e3f68a711

2. 侵犯個資低估居民被曝 福島研究遭調查(媽盟、環境資訊中心)
https://e-info.org.tw/node/217572

日本連沒良心的擁核者都不敢繼續說,只有台灣的以核養綠有人敢拿出來欺瞞台灣人。

9)連60公里外的伊達式市都輻射汙染如此嚴重,還要求台灣人20公里圈或30公里圈的人不准?

10)以核養綠用WHO福島核災健康風險報告說:「不會有人因福島電廠外釋的輻射而死,健康影響也是微乎其微。」但斷章取義地用2013年擁核組織的報告想騙什麼呢?因為報告也說了「根據年齡、性別和距離核電廠遠近的數據分析,的確顯示核污染最嚴重地區的居民罹癌風險較高。」而且全球的環保團體認為,WHO報告有可能低估的實際的風險。

現實上福島的健康情形如何呢?核災至今除了兒童有200多人罹患甲狀腺癌之外,令人驚訝是2015年日本厚勞省被參議員山本太郎在國會逼問之下,終於承認原來不僅兒童,福島縣在2011~2015年的4年間,居然福島9家醫院至少有1082件因為甲狀腺癌而動的手術。

此外據各方調查研究,還有其他很多狀況如死產、不孕等,2018年日本著名的〈週刊金曜日〉推出一個以「福島胃癌頻多發生」報導,由日本報導研究所代表明石昇二郎以及獨立媒體「One Planet TV」代表白石草等提出非常詳細的比較報告指出,在311遭到輻射被曝的福島人,胃癌比例變多,但是福島人本身並不知道,全遭掩瞞。

明石更指出,福島人不僅胃癌頻發,而且工會會認定是被曝勞動帶來勞災的對象疾病,如「惡性淋巴腫」以及「白血病」也都急遽增加;而且同樣從癌症登錄數據來看,白血病2013是增加好幾成,非常可怕;不僅如此,福島還不只是兒童罹患甲狀腺癌的人數驚人,連大人罹患甲狀腺癌率也幾乎倍增。但是福島縣府卻也不肯承認跟核災有關。

此外,災後不斷追蹤兒童罹患甲狀腺癌問題的白石草則指出,被稱為穿白袍的筷子手的長崎大學教授山下俊一在福島災後,曾說過「福島縣是世界最大的實驗場」,這位山下現在也對福島縣民健康調查有相當影響力,也因此關於福島兒童罹患甲狀腺癌的追蹤,以及治療實態都不透明。

以核養綠的人以為發生核災時,只會死道友不會死貧道,硬要用不防震超老朽核電,還強制不讓台灣人逃命,心狠手辣到極點;雖然台灣根本沒地方逃生,日本京都大學原子爐實驗所學者小出裕章指出,若台灣北部核電廠發生輻射外洩,台北、新北市瞬間死亡人數至少3萬人,後續死亡、罹癌人數恐高於700萬人,因為台灣是逃生效率跡近於零的地方,因此怎能相信這批對台灣人沒有一絲愛情的人的天大謊言呢?

相關資料

被災地の被曝線量を過小評価してはならない

(朝日月刊「論座」)

https://webronza.asahi.com/science/articles/2017051000005.html

【放射能測定プロジェクト】伊達市の子どもの尿検査-約6割の子どもでセシウムを検出

 http://chikurin.org/wp/?p=2796

台北市長柯文哲。(資料照片)   圖:周煊惠 /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資料照片)   圖:周煊惠 /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