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謝建平觀點》「從李俊俋、陳賴素美、葉宜津提前落馬說起」-現任立委出局的關鍵因素

新頭殼newtalk | 文/六都春秋謝建平
1970-01-01T00:00:00Z
甫出線的王美惠趕來為賴惠員跨刀遊街。   圖:作者提供
甫出線的王美惠趕來為賴惠員跨刀遊街。   圖:作者提供

本來初選過後,對於落馬者實在不應補刀多加分析,以免給人有「落井下石」之感。不過從上週嘉義市王美惠打敗現任兩屆、問政表現相當突出的李俊俋,到日前桃園陳賴素美的出局。最後一局,全國最激烈的台南第一選區,擔任25年公職、六屆立委的葉宜津也慘敗收場。其中相同的敗因和差異的原因,就值得深入探討追蹤了。

過去民進黨的民調著重在文宣戰,除了打知名度,也加強認同感。因為選民太多,初選宣傳時間太短,無法像傳統大選那樣,以全方位苦行式的陸軍來做焦土戰,所以僅能藉由名人加持來玩「空氣場」,比看看誰請來的大咖有人氣,大雞拉小雞。

隨著網路的興起,宣傳載具的多樣化,社會對政治人物看法和價值的轉變,使得名人效應大打折扣,甚至完全消風無效。本次台南第一選區的顏純左/陳唐山;葉宜津/賴清德、新潮流林俊憲、郭國文、林宜瑾、邱莉莉……等,就反應了這樣的結果。

現今空戰的戰場已經不是空氣 耳語傳播,已經轉到FB、IG、PTT等社群網戰。隨著傳播技術和電腦功能的提升和多樣性,新時代的空戰場域完全不同。為了滿足戰場、達到效果,就要有專業公關、廣告公司做為空戰的火力中心,甚至要培養更專業的網路側翼,相互呼應、拉抬選情。

但這裡面有一個大忌,如果臨時抓一些非專業的網軍(台灣五毛、網廢鍵盤手),除了達不到效果,更會引起想像不到的巨大反效果。像台南第一選區的某些候選人,不知礙於經費還是找不到有戰力的網軍側翼,竟然找一些草包小鼈三掛上自己的助理,在網路上到處撒野,嘴砲所到之處揚揚得意以為勝利,殊不知看在眾多網民眼裡,這種鬥嘴抬槓的無聊行為,只是徒增廣大沉默鄉民的厭惡而己。而這些傻蛋二楞子還沾沾自喜,在留言上炫耀自己的嘴砲打贏了,完全不懂不說話的鄉民在想什麼。

資深立委表現不俗 地方疏於經營

轉回來分析李俊俋和葉宜津之敗,兩位問政表現不俗的資深立委都有一個大問題,地方經營不佳,服務功能不彰,基層百姓迭有怨言。而這些都不是一日造成的,在初選前也都在基層傳聞甚久。也不知地方服務人員末端神經阻塞不通,還是高高在上而故意輕忽,冷氣房待久了,一旦碰上基層實力強勁的對手,也只有倉促應戰,最後兵敗下台,拱手讓出立委寶座。

而桃園陳賴素美的選局又是另一個面向,她出身基層,上屆横掃千軍,宛入無人之境。此次陳賴素美和黃世杰初選堪稱是民進黨在桃園廝殺最激烈的地區。黃世杰為桃園農田水利會總幹事黃金德的兒子,藍綠兵馬皆可為其所用。初選之初,桃園農田水利會系統就傾巢而出、全力支持,並且猛打陳賴素美當初領銜提案水利會改官派,完全剝奪農民權益和田產。陳賴素美也不甘示弱的全力反擊,質疑市長鄭文燦簽名推薦文宣有偽造文書之嫌。

要知道這個選區是桃園傳統農業的大宗,有實力的人士都是地主,也都是農田水利會的會員。陳賴素美不知拐到哪根筋,竟然甘冒大不諱去挑這個馬蜂窩,連鄭文燦私下都感到訝異與不解。在水利會人力、物力、基層的全面反撲,再加上只有台大律師 美國名校法學碩士黄世杰才能打敗吳志揚的耳語效應,陳賴素美終究連任受阻。

李俊俋、葉宜津、陳賴素美之敗,有一個共通點,都是在陸軍基層組織上明顯輸給對手。而組織動員或基層服務實力只是表象,真正的生死門在民調當天晚上的顧票守電話。

以這次台南第一選區來說,選前一個月有比賽資格的賴惠員、顏純左、葉宜津三人,民調數字賴、顏兩人約在20-24游走,多數由賴領先,葉在17上上浮沈,押後的李退之則面臨5%保衛戰,總表態率約在66-70%,蠻符合民調抽樣和投票率。但是到了選前一週,表態率大幅提升至72-75,這代表選情加温,甚至轉趨激烈。結果4/30民調當晚,新營街上黃昏以後就異於平常的冷清,結果正式民調出來,竟有超過84%的選民表態,支持度賴惠員大幅增加,顏純左幾乎原地踏步,葉宜津也增加不少。

為什麼會有這麼異於之前平常的結果呢?要知道選情極度激烈緊繃後,各家支持者全部回家等電話,市況冷清出奇,出來的表態率一定大幅躍升。因為平常民調時並未強力動員,支持者可有可無,但是生死決戰日全部歸隊「顧電話」,表態率當然異於平常。有某候選人以此質疑民調,要不是他很故意,就是他很外行。中央黨部抽出的三家民調公司,表態率也都將近85%,各人支持度也都如數出現差異,誰有通天本領?誰有熊心豹膽?敢在這個全國最激烈的選區動手腳,更何況候選人有正國會支持、有新潮流力挺、有賴清德子弟兵,最後卻由最沒派系奧援,也沒有大咖名角相挺的賴惠員出線,何來動手腳的可能?

參選人誰送了甚麼? 記者最知道

關於台南第一選區的初選賄選糾紛,為什麼不在第一時間就提告黨部或黨中央或司法單位?而且四個候選人也都有義賣或推廣贈送農產品的活動,尤其選前兩天才首先發難的李退之,你送的雞蛋還在記者家裡的冰箱。而選後第三名提告的葉宜津,妳送的蒜頭、魚丸,記者也還沒吃完;再加上顏純左的芭樂、賴惠員的白米,預計要消化這些食物還要好多星期。至於四個人都送的口罩等等文宣品,可能要趕快用,不然使用期限過了可能都還用不完。

而為什麼要等初選結果揭曉,發現自己當選無望才申言提告?這有關個人氣度、風度與修養,選民自有評判。但是聽信數百萬重金聘請來的輔選高手,在最後十幾天臨時轉檯改變支持對象,把全部身家一次下重注,現在賭本輸光光,自己絕了後路,如此中央也不一定會有安排了,生氣翻臉或許是必然。

根據勝出者賴惠員公開的說法:「……本人在初選活動中,所有義賣之農產品或文宣小物贈品,皆符合低於規定價格之内。而義賣之目的在於幫助農民去化生產過剩的農產品。近日將公開把義賣所得,全部捐贈給大溪北地區的慈善公益事業。......」可見得賴惠員對此一用力甚深的群眾運動乃是有備而來的。

至於活動中有獎徵答之贈品,也是極少數選民回答正確時,才有贈送的獎品,和元宵燈會時猜中燈謎後之給獎性質類同,絕非全面性、更沒大量或普及性……。至於現行民進黨的民調是隨機抽三家民調公司,每家做1200份左右的有效調查,亦即約3600通有效電話。台南第一選區至少有5萬支「家用」電話(商用電話不符抽樣規定),抽中機會才7.2%左右。而合格選民有25萬人,取樣數更低到才1.44%。這麼低的取樣比,要如何有效進行「贈物」賄選?而且義賣參加民眾,亦有不特定性,亦即並非全部是選區内有户籍的選民,也不一定家裡有家用電話,更不一定會接到電話。也就是說參加義賣的民眾,也並不一定會接到決定初選結果的民調電話。」既無特定對象的對價關係,又何來「賄選」之疑慮?

最後,照例跳出一般民調學者專家,到底民調要用市内住家電話還是改用手機號碼?坦白講有利有弊,還是能動員守候民調的佔優勢,王美惠和賴惠員的四個人取得絕對勝利,就是基層顧電話的動員奏效之功。所以,誰說基層無用,忽視基層需求,就得自負落選的苦果。在台北冷氣房的政客們,也不要再一直強調你們都在問大政、抓大方向。沒有聆聽基層聲音,就準備隨時下架,不要想再用簡單的「偷吃步」輕鬆混下去了。

(本文由六都春秋授權轉載)

賴惠員率輔選大將召開記者會。   圖:作者提供
賴惠員率輔選大將召開記者會。   圖:作者提供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