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徐行觀點》斯里蘭卡爆炸案 激化全球種族宗教衝突

新頭殼newtalk 文/蕭徐行
1970-01-01T00:00:00Z
斯里蘭卡發生連環恐攻事件,該國政府22日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實施新的宵禁。   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斯里蘭卡發生連環恐攻事件,該國政府22日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實施新的宵禁。   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沉默多日,惡名昭彰的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宣稱犯下復活節斯里蘭卡爆炸案,這項恐怖攻擊事件據稱已造成斯里蘭卡三百多人死亡。斯里蘭卡政府已經指出,這次的炸彈爆炸案是對剛剛發生的「紐西蘭基督城恐攻案」白人激進份子傷害穆斯林人民與社區的報復。這種混雜文明衝突、種族衝突、宗教衝突的血腥事件,亙古久遠,但隨著近年來全球經濟局勢的動盪不安,傷害頻呂越來越高,衝突的嚴重性與後續效應更為巨大。

ISIS還活著

這樁爆炸案在復活節爆發,顯然是很具有「針對性」的種族與宗教衝突事件。復活節在西方的基督教世界中是紀念耶穌基督於公元30/33年被釘死後第三天復活的事蹟,被基督徒認為象徵重生與希望;是很重要的紀念日,「伊斯蘭國」選在這天發動大規模的殘害人命事件,除了要打擊基督教會的力量,並如其所說的在報復「紐西蘭基督城恐攻案」外,主要的在向世界各國宣示,「伊斯蘭國」還存在,並沒有因為在敘利亞的據點被美軍攻克後而Game Over了。

這種化整為零的恐怖攻擊事件雖然是屬於「伊斯蘭國」的散兵游勇;但是雖著武器與爆裂物取得越來越容易與小型化,這讓製造爆炸事件發生率提高,即使歐美等等地區的情蒐與國安管控盡量朝滴水不漏的方向進行,恐怖攻擊事件還會在國家安全較為鬆散的時刻或是國家與地區繼續發生,就像這次恐攻發生在復活節這個假日,而且在斯里蘭卡這個並非國際社會中的一線國家,又是多數國民皆篤信佛教的國度,任誰也不會相信恐怖攻擊份子就難這些無辜的人民來進行祭旗、示威。

泰米爾之虎

斯里蘭卡政府和全球反恐防衛組織在怎麼想,也不會馬上猜到這樣的悲劇會在復活節發生在基督教並非主流宗教的佛國,在說假日加上週日是人們最容易意識鬆散之時了,即使政府有關單位事先收到情報,大概也不會認為恐怖份子真的拿自己來開玩笑了。

然而,斯里蘭卡人可能忘記了該國在20世紀70年代起,曾經有很長的時間是處於主族分離主義動亂的武力對峙狀態。

1830年代,英國將印度南部的泰米爾人大批遷至斯里蘭卡,由於爭奪主導地位而與當地的主要民族僧伽羅人結怨。斯里蘭卡獨立後,泰米爾人於1972年成立了「泰米爾之虎」(1976年改稱「泰米爾—伊拉姆猛虎解放組織」)的武裝力量,走上「獨立建國」的道路。1983年,猛虎組織與斯里蘭卡政府開戰,1987年則在斯里蘭卡島北部建立「泰米爾政權」,此後雙方戰爭不斷,造成6萬餘人喪生。2000年起雙方開始和談,2002年,猛虎組織與斯里蘭卡政府在斯德哥爾摩簽署了一份永久性的停火協議,期間雙方仍然打打談談,2009年猛虎組織向政府投降,長達25年的分離主義戰爭結束。

這樣的種族與宗教衝突的背景就種下了斯里蘭卡會爆發這樣衝突的燃點與成為宗教與種族衝突溫床。

歷史的共業

種族、文化與宗教的衝突,主宰了人類的大半歷史,加上經濟的因素,當局勢越來越動盪,經濟景氣越來越不佳後,為了爭奪資源與利益,兵戎相向屢見不鮮。

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以來,為了生存,人們的競爭更為激烈,迄今十年來也是人類種族、文化與宗教衝突最嚴重的時代,加上武器微型化又取得容易,動輒藉機聲勢發動「聖戰」成為常態,再佐以社會風潮不斷的極右化,或向民粹方向推進,流血衝突更是屢見不鮮。

「伊斯蘭國」(IS)2出面聲稱犯下斯里蘭卡連環爆炸案,正代表了恐怖攻擊事件並未不因為該組織視為就畫下句點,恐攻流血卻正由歐美國家往全世界蔓延,從此將更加防不勝防。

這樣導源於種族、文化與宗教的互相敵視與糾紛衝突的無法預防就是兩次世界大戰爆發的主因,人類如果不能記取過去的教訓事先預防,大型征戰的場面出現的機率還會繼續升高。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