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爾璇事件五》東吳政治系學生致端木愷校長原函(重刊1983年前進週刊)

新頭殼newtalk | 東吳人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1983年前進廣場刊出東吳大學政治系學生給校長端木愷的信件。   圖:翻拍自前進廣場/黃嘉光提供
1983年前進廣場刊出東吳大學政治系學生給校長端木愷的信件。   圖:翻拍自前進廣場/黃嘉光提供
前民進黨創黨秘書長、組黨十人小組成員黃爾璇今年2月9日辭世。他生前於1978-1983年在東吳大學政治系擔任專任教授;但在當時戒嚴時空環境,校內外充滿肅殺氣氛,他因為一場沒有出席的黨外市議員旁聽活動遭當局解聘,學校政治系也被減班。新頭殼重刊1983年9月24日第七期黨外雜誌「前進廣場」兩篇文章「第一部分:東吳政治系風波:黃爾璇事件始末記」及「東吳政治系學生致端木愷校長原函:我們必須挺身而出」,還原當時的事件所處的社會氛圍。至於第一篇文章的作者「廖紹明」,則是黃爾璇當年學生黃嘉光的筆名。

東吳政治系學生致端木愷校長原函

我們必須挺身而出!

東吳人

編按:

黃爾璇教授在今年五月間初傳將被調課時,東吳政治系學生曾書寫一份陳情書準備聯署,後因校方知情並放出不調課的風聲,而使該項行動為予推出。由於該文頗有助於瞭解「黃爾璇事件」,本刊特予刊出,此誌。

敬愛的端木校長:

我們都是東吳大學政治系的學生,身為政治系的一份子,我們對政治系更有一份勝乎常人的關愛。

我們東吳政治系有思想開明的師長,有視野寬廣的同學,有生氣蓬勃的學風,為此,我們感到非常驕傲,我們東吳政治意已經逐漸獲得社會重視,是一個充滿希望和前途的政治系。

一再遭受「黑函」攻擊

我們深深瞭解:東吳政治系由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學系,演變到一個深受大眾矚目的學系,應該歸功於師長們十多年來辛勤教導和同學們持續的努力;我們也十分明白:東吳政治系要變得更好,除了需要系全體師生珍視目前所獲得的具體成果外,更需要全系師生團結一致、和諧相處。然而,令我們感到震驚的是:多年來始終熱心教導我們的黃爾璇老師,竟會一再被匿名匿名攻擊,最近甚至傳說黃老師即將被迫退出大一政治學的教職!

對於我們所敬愛的黃老師,我們予極大的關懷。黃老師接二連三遭受匿名攻擊,我們除了表示不恥於此種卑劣行徑之外,我們實在不能再期待「謠言止於智者」的態度會有助於事實的澄清。

早在上個學期初,本系一年級新生間,就曾被暗地散發傳單,匿名攻擊本系同學及「黃老師」,造成本系師生名譽受損,而學校並未妥善處理此事,也沒有給本系一個合理的交代。上個學期末,學校訓導單位卻針對本系學會所辦的市議會旁聽活動而處分系學會幹部,黃爾璇老師又被無辜波及。及至本學期系學會改選前夕,本系多位同學又接獲匿名攻擊黃爾璇老師的黑函,至今未聞學校有所表示。

這一連串的行動,乍看之下,似為偶發事件,仔細推敲,才會感覺其間有相當程度的關聯。因為,就上述事件觀察,或明或暗,攻擊的對象都是指向黃爾璇老師,而學校處理的態度又顯得十分消極,給人的感覺是:處分政治系學生時,行動迅速堅決;保護政治系師生不受危害時,態度游移閃躲。而且,就上述事件所引發的後果來看,則有在政治系激起不安情緒的副作用;這對政治系的正常發展,已經投下層層陰影。在這種極為敏感的時刻,突然又發生黃爾璇老師即將播破退書教授大一政治學課程的事件,更加令人感覺到:這將是對政治系的又一次傷害,也是對黃爾璇老師的再一次打擊。

關於這件事情,我們心裡有許多感觸,我們已面臨必須挺身而出為受害的政治系師生爭取公道的時候了。

訓導單位態度曖味

生活於東吳大學的校園之中,我們更關心東吳的成長。我們勤奮向學,努力求各方面的表現,希望為學校爭取更多的光榮;我們也希望學校能盡到愛護我們的責任,使我們更喜歡東吳,也以東吳為榮。然而,我們雖然力求政治系各方面的進步與發展,卻感到學校訓導單位對我們另眼相看,經常在許多方面阻礙我們系上的正常活動,使我們受到束縛,而不能把事情做得更好;在我們政治系受到小人散布傳單、製造謠言、寄發黑函攻擊毀辱的時候,訓導單位又表現出很曖昧的態度,不出面為我們政治系主持公道。我們不得不懷疑,學校訓導單位所扮演的角色,是否真能做到維護師生不受危害的程度?

在政治系系學會改選前夕,許多位同學都收到匿名攻擊本系黃爾璇老師的黑函,對於寄發這份黑函的人,我們除了表示深深的厭惡與不恥之外,我們更相信:與人無爭、忠於教職的黃老師,不是這份黑函所能打得倒的。沒有想到,事情不因我們鄙視這種小人行徑便獲得解決,五月六日,黃老師竟然在課堂上表示:目前他正受到壓力和本系其他老師的排擠,將被迫交出大一政治學的授課老師職位,給剛剛獲得博士學位不久的陳文俊老師。消息傳開來後,同學們驚訝與不平的情緒已逐漸擴散開來,這已經不是「痛心」兩字所能形容。許多同學在獲知此事之後,已經去見過本系杜系主任,表達內心的感受與看法不希望這種情況變為事實。

杜系主任曾經向同學們表示說:這是由於外界對黃老師不滿所致,而且陳文俊老師也教得很好,所以希望黃老師能「自動」退讓。

我們不能同意的是;所謂「外界」,有何權力對本系的老師表示不滿?有什麼理由可以施加壓力給系主任要求換老師?又根據哪一種事實證明陳文俊老師教得好?

有許多位同學私下表示:他們由認識東吳政治系到認同東吳政治系,政治系的啟蒙課—政治學,是最重要的一門課,政治學的啟蒙老師—黃爾璇老師,則是令同學們受益最多的老師。

對於上課時準備豐富的最新資料、研究問題時,又能使同學做各種不同角度的思考、一向受到尊敬的黃老師,「外界」沒有權力表示不滿,也沒有理由施加壓力迫使本系更換老師,何況陳老師教得好不好,也只有我們同學最為清楚,事先系方並未向同學徵詢意見,如何能斷定陳老師教得好?

政治系所開設的課程原本就很少,同學們所能自由選課的機會因此也很有限,陳文俊老師在本系開設的四門選修課,絕大多數的同學都曾選修過,大多數的同學都表示:陳老師的授課技巧並不好,內容也不吸引人,很多人是因為要補足學分才去選修陳老師的課,這是無奈,而不是有興趣。

誰是施加壓力的「外界」

大一政治學是政治系的入門課,在黃爾璇老師的講授之下,已經成為政治系的招牌課,如果將政治學交給一位拙於表現的老師來講授,可能會使一些有心唸政治系的同學感到失望,也會使一些思考未經啟發的大一學生,感到索然無味;一旦如此,政治系不但留不住人才,也會因流動性增高而使得政治系的發展受到阻礙,這是不能不特別考慮的。

在比較進步的歐美國家的大學,學生對學校所聘任的教師擁有很大的發言權甚至決定權,我國雖然因為環境因素影響,不曾有過這種制度,但以東吳私立大學的立場,也應該重視學生對任課老師的意見。

學校任課老師的人事更動,應該依據老師實際的教學成效與同學的反應來決定去留,不當引進「外界」壓力來強迫系方接受,這不僅是一種不正常的現象,也是我們學校所應正視的問題。如果我們學校讓政治系在「外界」壓力之下低頭、讓步,失去的,不僅僅是政治系的尊嚴,也是東吳大學的聲譽。

東吳政治系曾被譏笑為政大研究生的實習學校,我們認為這是對本系師生的一種侮辱,站在我們同學的立場,我們有權利要求學校留任優秀了老師來教導我們,我們不願成為研究生練習教育的實驗品。

在我們東吳政治系遭受一連串的打擊之後,我們希望學校特別留心處理這項問題:制止「外界」運用泰山壓頂式的向下壓力,來影響本系的人事安排,同時勸阻部分教職員運用派系鬪爭的平行壓力壓迫黃爾璇老師退出政治學的教職,更為了避免學術界人士認定這是東吳政治系以犧牲黃爾璇老師來換取「外界」的「信任」,請學校千萬慎重處理此事。

東吳政治系同學上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