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將8千9百個種族歧視的中國留學生遣返回豬圈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西藏裔學生齊美拉姆(Chemi Lhamo)當選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學生會會長,引起中國留學生不滿。   圖:截自Chemi Lhamo/臉書
西藏裔學生齊美拉姆(Chemi Lhamo)當選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學生會會長,引起中國留學生不滿。   圖:截自Chemi Lhamo/臉書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舉行學生會選舉,西藏裔女學生齊美拉姆(Chemi Lhamo)當選學生會會長。隨後,有中國留學生在網上發起一份聯署,指齊美拉姆與「自由西藏(Free Tibet)」組織關係密切,讓她繼續擔任學生會主席會「傷害國際生的關係與感情」,要求推翻選舉結果。聯署在三天內已獲超過八千九百名中國學生簽名支持。

中國的疫苗被艾滋病病毒感染,這些中國留學生不會積極聯署抗議信;中國幼稚園的孩子被官員性侵,這些中國留學生不會積極聯署抗議信,因為這些事情跟他們無關,他們不必關心。他們卻不能容許一個主張西藏自由的藏族學生成為學生會主席,因為這個事實讓他們丟臉了。不僅如此,齊美拉姆的社交帳號上出現了數千則攻擊性言論,發表這些言論的中國留學生聲稱西藏是中國一部分,齊美拉姆“背叛祖國”、“煽動分裂”,必將受到懲罰。

齊美拉姆的素質和人品,與那些中國留學生相比,真是天壤之別。她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指出,自己曾是居於印度的無國籍難民,中國並不是她的祖國,中國不會給她護照讓她返回西藏探望家人。雖然家人、朋友都難免對今次風波感到情緒激動,自己則不太介意,她為自己所相信的原則價值而生,會繼續透過學生會的職務,學習成長,突破困難,保持仁愛的心待人。

而聲援西藏人權的團體則評論説,中國留學生企圖以群眾運動推翻合法選舉結果,做法可恥、可悲,只能表明這些人雖然在西方學習和生活,但並沒有去瞭解西方民主、自由和法治的原則及生活方式。

據多倫多大學的網頁資料顯示,多倫多大學目前共有九萬多名學生,其中來自中國留學生有一萬一千五百四十四人,香港及台灣的留學生則分別有三百五十七人及兩百七十七人。可見,簽署聯名信的中國留學生佔了九成以上。很多香港和臺灣留學生在社交媒體上聲援齊美拉姆,但很快就被人數上佔有絕對優勢的中國留學生發表的惡意言論淹沒了。

一月二十八日,加拿大外交部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曾在一份書面聲明中指,加拿大持續深切關注西藏人的人權、表達自由、宗教信仰自由,以及保護語言文化自由等權利所受到的限制,同時並承諾將繼續呼籲中國履行其國際義務。

那麽,加拿大政府應該如何處理這些在加拿大的國土上撒野,公然宣揚種族歧視的中國留學生呢?如果一味貪圖這些中國留學生的學費及消費,那麽很有可能導致引狼入室的結果。這些中共洗腦教育批量生產的“小粉紅”,個個都以“犯我中華,雖遠比誅”的“戰狼”自居。他們在加拿大的所作所為,就是要將加拿大變成中共的一處“北美殖民地”,讓加拿大人在加拿大也沒有支持西藏和其他少數族裔、人群的言論自由。他們聲援孟晚舟,恐嚇批評中共的人權活動人士,並從中國駐加拿大的使領館領受指令、領取經費。他們已經嚴重威脅到加拿大的國家安全。對加拿大而言,如果賺到了錢,卻失去了價值,肯定是得不償失的。而要捍衛加拿大的民主、自由和法治,就應當將這八千九百個簽名為中共暴政背書的中國留學生遣返回他們的豬圈去——既然豬圈讓他們甘之如飴,他們何必到加拿大這樣的“敵國”來留學呢?很多人名為留學生,實際上擔負著幫助父母轉移不義之財的使命。

我對這些“愛國留學生”在加拿大學習和生活幾年之後去掉中國洗腦毒素、“因真理,得自由”的前景,表示深深的悲觀。正如從事南蒙古獨立運動的旅德活動人士席海明所説:“中國人缺乏平等尊重的意識,沒有理性地討論和客觀地分析的思維方式,他們習慣得就是服從或是強加於人。中國人沒有反省和懺悔的意識,更沒有對自己的行為反思的能力。他們沒有個人的獨立性,只有群體的盲目性。所以,合則便是紅衛兵或是義和團。”這些中國留學生大多數出生於既得利益家庭,他們的父母非富即貴,他們家的房產一般不會遭到政府強制拆遷,他們家的特權一般不會突然之間被政府取締,所以他們儼然以“趙國人”自居,不能容忍任何人說一句趙國的不是。

那些在聯署信上簽名的中國留學生,覺得他們是在做一件絕對正確的事情,他們不認為西藏人、維吾爾人、臺灣人和香港人有選擇獨立的權利,他們一聽到獨立這個詞語,條件反射地就要喊打喊殺。日前,达赖喇嘛在印度接受媒體訪問時,特別分析了這種可悲的“仇恨心理學”是如何產生的。達賴喇嘛認為,瞭解那些作出傷害行為的人的人性,非常重要。他以中國對西藏的壓迫為例指出,那些下令射殺藏人的中共官員也同樣是人,他們出生時並不會像現在一般殘暴,而是長年來接受虛假資訊的洗腦才會變成今天這樣。所以,與其去仇恨他們,更應該認清他們的可悲之處,這樣也能幫助人們產生慈悲心。他強調説,人类一体性理念就是认清他人也和自己一样喜欢快乐、不喜欢痛苦。持有这种想法,就会打消害人的念头,也能放下种种国籍、种族、身份的执着,很容易获得友谊。

然而,我總是覺得達賴喇嘛的想法太過樂觀了。他的建議,那些狂妄而狹隘的中國留學生根本就聽不進去——如果達賴喇嘛去多倫多大學演講,那些從小就無條件地接受中共對達賴喇嘛的定義“披著羊皮的狼”的中國留學生,一定會前去鬧場的。所以,讓奴才回到豬圈,讓自由人生活在自由世界,或許是最不壞的選擇。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