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醜到連本魯都想看的金銀地府燈會
新頭殼newtalk 文/
2019年高雄燈會部份路段(夜景)。   圖:擷自〈只是堵藍〉臉書專頁
2019年高雄燈會部份路段(夜景)。   圖:擷自〈只是堵藍〉臉書專頁

金銀紙燒出去,蓮花座架起來,地府燈會發大財。去年1124高雄人「歡喜投,甘願受」,讓2019年新春假期裡,高雄市政府得以充分發揮「中華冥國美學」,以保證前無古人,但應該也後無來者的「超渡風」,蓮花燈可以從元宵節點到中元節,這種創意應該去申請專利。

2019年1月31日《新頭殼》報導〈快過年囉!兩件事讓高雄人呆了、怒了、心碎了〉:

「高雄市政府今(31)日公布『2019高雄燈會金銀河』周圍重點路段交通管制措施,準備迎接新年長假的氣氛歡樂到最高點。但是,網路社群瘋傳所謂國民黨美學的『燈會』照片,以及『棧貳庫』旋轉木馬遭到拆除的照片,震驚高雄網友,不只臉書瘋傳,PTT也熱議酸爆。

韓國瑜上任之初,即決議廢棄前市府原始規劃的燈會活動,並將活動地點改回愛河,另改名稱為『2019高雄燈會金銀河』,臉書粉絲專頁〈只是堵藍〉31日貼出立德棒球場附近燈區的照片,引來4千多網友驚疑,1千多則分享,許多留言說,真的傻眼、醜爆了、主辦單位是殯葬業者嗎?

〈只是堵藍〉貼文說,「『不用懷疑,這是高雄燈會,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要叫做金銀河了,配上金紙銀紙、再搭配上金童玉女加蓮花,請問是在公祭嗎?還是不要叫做金銀河好了,要不要乾脆叫做三途河(日語奈何橋之意)?』……」

具高雄特色的「中華冥國美學」

坦白說,高雄市自韓國瑜上任市長後,市民們有沒有發大財?本魯不清楚。但韓國瑜與其觀光局長潘恆旭特殊的「中華冥國美學」,確實仍維持了大選時那種驚世駭俗,搶盡媒體版面的功效。

當然,美與醜是很主觀的。我們每個人的美學標準,其實是受到年齡、性別、族群、階級、職業、宗教、學經歷與成長背景……等等的影響。因此,你認為美的,我可能認為是醜。相反的,我認為是醜的,你也可能認為是美。

到底什麼才叫「美」呢?古人的解釋很簡單,《說文解字》上說:「美,甘也。」的確,羊大為美,好吃的東西怎會不美?所以《孟子》書中曾有「食色性也」的說法,佛洛依德也主張人常滯留在腔腸期,就是藉這頭不停地咀嚼,填補另一頭的無法滿足。中西聖人都不約而同將食色相提並論,叫人不信也難。

舉例來說,現代人對身上該大就不小,該小就不大的女人,能就事論事稱讚她「胸懷萬丈」、「男人無法一手掌握」等。但古人就不同了,《楊妃外傳》上記載,貴妃娘娘春寒賜浴華清池時,唐明皇一見到就稱讚說「軟溫新剝雞頭肉」,安祿山也在旁附合:「潤滑由來塞上酥」。

看來對本魯這種滿腦袋精子的肥宅而言,「秀色可餐」這說法是一點也不假,古人用食物做審美標準確實也很貼切。問題是古人的審美標準,拿到今天就很難適用,可能還可能剛好相反。

所以之前資深藝人白冰冰受邀擔任高雄城市大使,遭行政院副發言人丁允恭諷刺是在「摧毀質感」時,本魯就贊成也是資深藝人的余天,還有電影《寂寞芳心俱樂部》導演易智言的看法。易智言的電影處女作《寂寞芳心俱樂部》,就是請白冰冰當女主角,還獲得斯洛伐克影展最佳女主角獎。文青甚至憤青都該認知,美感或質感的標準是因人而異的。

白冰冰跟那個偷襲打鄭麗君部長的鄭惠中不同,她能在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的演藝圈屹立40年,當然有她的本領。韓國瑜要走完全不同於陳菊與陳其邁的推廣城市路線,是否會讓「被行銷者」接受?這是韓國瑜與白冰冰的團隊,各自都要承擔的責任與風險。在言論自由的前提下,贊成與反對的鄉民,也都可以各自表述,這是9.2與非9.2都該接受的「9.2共識」。

不到高雄 不知中元節提前了

不過上次白冰冰代言高雄,引發某些鄉民狂酸,甚至政客與名嘴加碼跟進時,韓市長似乎都沒有「動怒」。但這次「冥紙燒出去,阿飄飄進來,地府發大財」的蓮花燈柱展區,被網友譏「國民黨超愛超渡風」、「燈可以從元宵一路放到清明到中元,真是智慧王」,更有民眾怒批「大過年的弄這些觸霉頭的東東做什麼?」韓市長卻「動怒」了。

2019年2月2日《TVBS新聞》報導〈蓮花燈遭酸「嚇人」 韓國瑜罕見動怒:為何要唱衰高雄〉:

「高雄市長韓國瑜上任的第一場燈會,……不過蓮花柱燈,除了有路過民眾覺得怪怪的,在網路上也引發討論,被網友狂酸說『這是中元節提早到的感覺?』、『以為在公祭』。對於燈會的部分展區引發批評,韓國瑜今在內門發紅包時,罕見的帶有點怒氣回說『為什麼一定要唱衰我們呢!』……」

顯然韓國瑜也警覺到這次的「蓮花柱燈」,跟上次白冰冰代言高雄時引發的「摧毀質感」,已經不是同一層次的問題。鄉民甚至政客名嘴對於白冰冰美感的質疑,不會影響對白冰冰有好感者的既定想法,可是「蓮花柱燈」的殺傷力就不同了。

白冰冰代言對韓國瑜既有支持者而言,加分就是加分,因此韓國瑜也無需多慮反對者的任何意見。然而「蓮花柱燈」用在新春節期,像本魯這樣的「鐵齒」鄉民,根本不覺得有何忌諱,反而對這「醜到太有型」的裝置藝術,動了想去看看的念頭。

還是要問一下高雄市政府團隊,這次的「金銀地府燈會」,是要吸引本魯這樣的鄉民嗎?難怪韓市長會動怒,你們該擔心的是禍起蕭牆。新春期間,你們的支持者若對這種另類的裝置藝術心有芥蒂而裹足不前,任何伶牙俐齒的強辯也都是多餘了。

「金銀地府燈會」是一個好戰場嗎?

其實韓市長對「金銀地府燈會」的任何解釋,或是對「唱衰」燈會者的「動怒」,都無法改變受傳統觀念影響的既定支持者,對於「蓮花柱燈」的既定看法。事已至此,該如何「化解」才是當務之急

然而2019年2月2日《ETtoday新聞雲》報導〈蓮花燈「驚悚」惹議 韓國瑜嘆:為何要扭曲、唱衰高雄〉:

「……觀光局長潘恆旭澄清除蓮花花燈外,其餘圖片皆是變造,至於蓮花燈則是佛光山設計,大意是蓮花出淤泥而不染,在紅塵濁世只要能體會大師法語的深意,身心會得到淨化,並沒有像網友所說的『告別式』。」

對於網路上流傳的變造圖片,潘局長只須公布未經變造的原圖。但是對於無法迴避,引發鄉民熱議的一朵朵粉紅蓮花柱,還有一旁小沙彌花燈,潘局長實在應該盡快找佛光山協調,請高明的設計師,看用什麼方式改善,安撫支持者對「觸霉頭」的疑慮。 潘局長可以不理會唱衰者,但不能不處理「蓮花柱燈」。

然而潘局長在2月2日接受《放言》訪問時,依然回應:「每朵都是大師的祝福,佛光普照在愛河,充滿宗教寓意,市府尊重參展單位,不會去更動設計。」

高明的將軍會懂得選擇戰場,因為戰場在哪裡,勝負就決定一大半了。醜到連本魯都想看的金銀地府燈會,真的會是一個好戰場嗎?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