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正義鄉民們!一品大廈裡還有個鬼父始祖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5359-08-24T07:47:45Z
前副總統連戰與夫人連方瑀。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前副總統連戰與夫人連方瑀。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暴力解決不了問題,但有些暴力問題人物,尤其是那種習慣凌虐妻兒的鬼父,還真的需要8 9的以暴制暴。因此,暴力不能解決問題,但確實能解決製造問題的人。

新北市蘆洲區水湳街3x-x3號3樓的鬼父林x揚,2019年1月12日晚間,三罐馬尿下肚後,只因兒子買回來的肉圓沒加辣,竟然海扁妻兒,讓眾多網路鄉民的拳頭全硬了!

但次日消息見諸網路後,情勢的發展卻出人意料,鄉民集結式的實質正義,快準狠到令人訝異。2019年1月14日《蘋果即時》報導〈肉圓沒加辣打妻兒 百名網友包圍社區堵狠父〉:

「有民眾在臉書社團《爆怨公社》PO出一段家暴影片,影片中,一名父親因為兒子去買肉圓沒有加辣,竟出手掌摑兒子,妻子上前阻止還被勒脖子拖行,驚恐地逃出家門大喊救命,妻子及兒子2人事後都被救護車送醫,影片在網路上曝光後,引起民眾公憤。

昨晚間6時許,有網友肉搜出該名男子住處,並到場趁機潛入社區內,對這名家暴父施以私刑,警方獲報到場,將施暴的民眾帶回偵訊,也將該名家暴父送往醫院救治,而網友也在網路上透露,家暴父已經躲到北市社子區,不敢回到住家處。

但現場黑衣人並不願意離去,直接在場直播『炒辣椒』表示,要請這名家暴父『好好吃辣』,因聚集人數越來越多,警方獲報,立即派遣支援警力到場,……直到昨晚間11時許,現場已聚集至少上百名黑衣人,猶如夜市般熱鬧。……所幸現場也並未發生暴力衝突。(突發中心江宏倫/新北報導)」

立委黃河清公開指責連爺爺毆妻

台灣在戒嚴時代,男人在家裡打老婆小孩,那就像俗話說的「陰天打孩子,閒著也是閒著」。年輕一點的鄉民大概很難理解,那年代的男人閒著沒事,竟然也能打孩子消遣。別說是市井小民,政壇中樂於此道者也不乏其人,其中黨外雜誌最喜歡報導的,就是我們的連爺爺。

1988年6月23日,雖然解嚴了,但國會尚未全面改選,因此立法院內還是老賊居多。國民黨女立委紀政向法制委員會提案,邀行政院組織法研修小組負責人,專案報告體育組織型態問題。

紀政希望召集人行政院副院長連戰能前來報告並備詢,但連戰卻缺席,氣得當時的國民黨立委黃河清批評連戰:「主席溫錦蘭和提案人紀政都是女性,連戰是大男人主義者,連自己的老婆都敢打,怎麼請得動他來?」

方瑀隨後在接受台視採訪時,要求黃河清公開道歉,否則將提告誹謗。但黃河清在國會裡的發言有言論免責權,因此對記者直言,自己只有4字回復︰「無歉可道」。

於是記者改去追問連戰,面對老婆與立委在電視上透過記者的訪問對嗆,立場尷尬地也只說了以下4字:「不予置評」。

立委周荃說台大醫院存有家暴紀錄

不過立委黃河清指責連戰毆妻,並非當著連戰或方瑀的面,而是透過記者交叉訪問在隔空叫囂。真正在立法院當著連戰的面,點名他毆妻的立委,則是同黨但路線不同的新國民黨連線的周荃。

1993年2月22日,在行政院長被提名人連戰的審查會上,周荃質詢被李登輝提名閣揆的連戰說:「台大醫院有你打老婆的紀錄,實情如何?」

連戰在答覆時表示:「我的家庭幸福美滿,可以說是模範,君子之道就是肇端於夫婦關係。」

周荃聽了後大怒,再追問連戰是否在合法開放之前,即僱用外籍女佣?連戰答覆時也情緒激動,一度還推說:「委員說得太快,我記不清楚了。」並未正面答覆這個問題。

這時同一陣線的立委郁慕明則追打:「委員的問題,連戰稱是天方夜譚,但外界一直如此傳說,周荃提了,也是給連戰說明的機會。」

連爺爺家中為何率先使用菲傭?

一星期後的3月4日,民進黨立委林正杰質詢時又爆料,指責連戰在省主席任內,以其子連勝文的名義向行政院勞委會申請外籍監護工一名,於1992年6月18日甫獲勞委會以台81勞職業字19349號文核准。

但連戰早在勞委會正式開放引進外傭前3年的1989年,就非法僱用外籍女傭了。鄉民們或許不解,連戰家裡這麼有錢,為何要違法僱用菲傭?答案在2004年2月19日揭曉了。

前總統府顧問林福順(南投人,1928年出生,台大法律系畢業,哈佛大學碩士、紐約大學博士,1968年至1970年任台大政治系主任)寫信給民進黨立委蕭美琴,指稱連戰當時是台大政治系客座副教授,兩人是同事又是鄰居,都住基隆路3段的台大宿舍。

由於林、連兩家僱用的女傭都操台語,兩人私下用台語聊天時,常提到連戰夫妻感情不睦,因此,頭家總是趁機對頭家娘練上幾回的還我漂漂拳。

後來連家發現毆妻的消息外傳,深恐影響仕途,為了防止台灣女傭閒聊時,不慎透露連家特有的深閨情趣,當然還是僱用非法打工的菲傭安全一點。

李敖背書保證的連爺爺毆妻

不只是國民黨與民進黨裡有立委指責連戰打老婆,新黨說得更直白。

2000年總統大選前,新黨提名的候選人李敖,在1999年8月31日的電視節目《大家來審判》裡說:

「我好朋友的好朋友住連戰家對面,過去曾看見連戰一進門就打老婆;我自己一向講證據,說話有公信力,我說,連戰打老婆就是打老婆。」

李敖在節目裡還說:「連戰是個太平官,他沒有資格當總統,他根本不曉得民生疾苦,我們承認他是個好人,他也非常厚道,除了打老婆外,沒有什麼缺點,但這個夠嗎?這個不夠。」

李敖再加碼點評:「別人打老婆不可以原諒,但連戰可以被原諒,因為他的老婆實在該打。」

連爺爺的國師出書說他毆妻

除了政治人物爆料,連戰的「國師」李建軍(特異功能師)在《我的台灣路和連戰的總統運》一書中也提到,連家的前家臣兼方瑀閨密,因貪汙潛逃最近才回台大宴賓客的朱婉清說:

「我敢說,這世界最瞭解他(連戰)一切的,就是我。他如果將我一腳蹬開,他也不要想有好日子過,我會把他打老婆、養情婦和見不得人的黑錢來歷,全部攤在陽光下照一照!」

朱婉清還說:「連主席在一般情況下很冷靜,但在家總會突然的衝動,連夫人經常給他打,而且他出手很重,搞得連夫人幾天不能出門。」

連惠心向閨密訴苦家暴實況

當然,對於連戰毆妻最有利的證據,就是2004年《壹週刊》144期刊載〈連惠心私密信件,驚爆連戰打老婆〉一文,披露14封連惠心過去就讀美國學校期間寫信給友人的陳年書信。

這批信件地撰寫時間,從1978年到1981年(連惠心當時12歲到14歲),都是原件,有完整成套的信封、信紙,以及當時的郵票及郵戳,信末連惠心署名「Arlene Lien」,寄信住址是敦化南路一品大廈連家住址;《壹週刊》並已請專家鑑定筆跡,發現這些書信的可信度極高。

根據《壹週刊》的內容表示,連惠心在1980年7月2日、8月7日寫給Jane的信中明確寫下對「爸爸打(beat)媽媽」的憤怒。連惠心說:

「我討厭我爸爸,一天比一天討厭。我好討厭這可惡的狗東西!」(I hate the damned bitch so much!)

台語諺語說︰「驚某大丈夫,打某豬狗牛。」偏偏台灣上有連爺爺,下有肉圓父,到處一片的豬狗牛。正義鄉民們,一品大廈裡還有個鬼父始祖,等著你們來貫徹正義。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