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新社發所停招引譁然 陳文彬批吳永乾「校長老闆」

新頭殼newtalk | 吳宇劼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彰化縣文化局前局長陳文彬在臉書發文,重話批校長吳永乾把世新辦得像「學店」一樣,講求「來客率」跟「翻桌率」。   圖/陳文彬臉書
彰化縣文化局前局長陳文彬在臉書發文,重話批校長吳永乾把世新辦得像「學店」一樣,講求「來客率」跟「翻桌率」。   圖/陳文彬臉書

世新大學校務會議1月2日表決通過,109學年度將停招社發所碩士班引發爭議,校長吳永乾日前表示,低註冊率、低畢業率、低在學率與高退學率的「三低一高」情況,造成學生平均要花4.7年才能拿到學位,從社會責任觀點來看,明顯沒做好教學任務,對此說法彰化縣文化局前局長陳文彬在臉書發文,對號入座說自己是世新社發所第一屆入學的學生。六年後才拿到社發所的畢業證書,似乎就是這位吳「校長老闆」口中所謂「三低一高」的潛在風險對象。

陳文彬在文中多次以「校長老闆」稱呼吳永乾,直批吳永乾把世新辦得像「學店」一樣,講求「來客率」跟「翻桌率」,似乎是辦學也向韓總學習:「把證書頒出去,把人拉進來,大家發大財!」,陳文彬強調,世新社發所代表的是台灣社會的進步價值與多元開放的教育理念,自己以世新社發所為榮,誰要毀了他,一輩子跟他沒完沒了!

以下為陳文彬臉書全文

我是1997年世新社發所第一屆,學號860001號入學的學生。六年後我才拿到社發所的畢業證書。乍看之下似乎就是這位吳校長老闆口中所謂「三低一高」的潛在風險對象吧?

但這位老闆可能不知道,我們在社發所學到東西,可遠超過你腦袋對「教育」這兩個字可想像的內容。97年我入學,我們在課堂下的討論超出了課堂上的時間。成露茜所長與老師們跟我們的討論,也沒在分什麼上課下課的。他們不是那種敲鐘、打卡、走人、打分數、發證書的教育機器,真要說教師超時工作,還跟社發所為勞工爭取的勞動人權有點違背咧。

97年入學的我很專注在知識的學習,隨之98年我跟台北和平服務團、夏曉鵑老師去波布政權下的柬埔寨,我們在金邊協助戰場孤兒、寡婦安置工作,偶爾還會遇到炮襲,然後也跟UN到偏遠農村幫內戰中的人們建置基礎水利工作。後來我回去鹿港蹲點,遭遇到史上第一次「裝置藝術」論爭,組織「鹿港發展苦力群」用社發所理論重新省視現實生活裡的歷史老屋與古蹟裡的社會政經關係。99年九二一大地震,我逕自大膽的用「世新大學」代表名義,到行政院災後重建委員會開會,並幫社發所主動認養了南投縣信義鄉與台中縣石岡鄉的災後駐點工作團隊。回來後我跟成露茜報告,而她只是微微笑著說:「那就來做事吧!」這露茜所長帶領下的社發所教育風範,想必也是吳校長老闆無法了解的吧?

往後幾年夏曉鵑老師帶著學生進到南投信義鄉,從事原住民組織培訓。而我則呼朋引伴找了一群學、弟妹來到台中石岡蹲點。世新社發所後來在這兩處基地的社會成績,我就不多說了,而這也是吳校長老闆您對「教育」不懂且無法想像的內容啦!

2000年我進到台中縣政府工作,從對客家庄的災後重建,重心移轉到公寓大樓裡的重建議題。這段時間,我們在工作中互相摸索、相互學習,社發所在這幾年幾乎都把課堂搬到九二一災區裡來,那時我才充分體會成露茜所長揭櫫的「有學有術、實踐基層、再造社會、回歸理論」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我們在災區每天面對基礎的現實問題尋找解答,雖是基礎但我們總會將之「回歸理論」的充分辯證、甚至推翻書本的論述。若要說我在社發所最大的所學,那就是培養田調能力充分「實踐基層」,並對書本上的理論「保持懷疑」!

喔,忘了告訴吳校長老闆,從1997年到2002年這段時間,我也辦了兩次休學。但我並不是因為論文寫不出來,或考試不及格,而是此刻台灣社會正處多事之秋,對我來說社發所師生實踐基層,將比一張學術證書來得更重要!

畢業後2004年我從社運行列投身電影工作,剛開始跟鄭文堂導演拍攝「寒夜序曲」。戲裡很多關於日劇時期台灣左翼運動的橋段與對白,也是靠我在社發所對歷史、文學、社會學的學習才能充分體會、寫出來的劇本。2007年拍攝電影「不能沒有你」裡頭的經典台詞「社會不公平啦!」不就是我們在社發所長期來的理念訓練,才能堆壘出來的嗎?

所以吳校長老闆,我不認識您!之所以稱呼您「校長老闆」因為我覺得您好像把世新這所學校辦得像「學店」一樣,講求「來客率」跟「翻桌率」,至於這家店的菜色好不好、顧客跟店裡員工情感、甚至空間精神、品牌、口碑建立與否,都不是您這位「校長老闆」在意的事。是不是這年頭連辦學都要向韓總學習:「把證書頒出去,把人拉進來,大家發大財!」啊?

其實我對社發所很抱歉,可能因為我天字第一屆第一號創下讀社發所很久不畢業的傳統,在吳校長老闆眼中我們就像個奧客,總是坐在麥當勞吹一整天冷氣,然後只點一杯可樂佔了您的桌子般。其實世新應該以社發所為傲才對,因為有我們坐在櫥窗前一整天,還搞東搞西幹了那麼多事,讓路過的小朋友們覺得這家店好像也蠻有趣的。所以他們因為我們選擇來世新,有人點了新聞系、有人點了資訊系、有人點薯條、漢堡,總之因為社發所堅持的進步價值觀,讓世新守住了開放、多元、進步的口碑!

退一萬步講,如果吳校長老闆,您嫌我們只點一杯可樂讓您降低「翻桌率」的話,那我現在不是窮學生了,借問我可以重新再來點餐嗎?我還可以帶朋友們來點大麥克全餐喔,保證讓您很有面子!如果辦學校跟開店一樣講求經濟效益,那我也是可以技術性來創造「經濟效益」給您看!只是以後我會把您寫到我的電影劇本裡去,劇中所有對教育荒謬、淺薄、虛偽、唯利試圖的角色對話,我都會向您學習!

世新社發所不是一張畢業證書,它代表的是台灣社會的進步價值與多元開放的教育理念!我能在今天險惡江湖裡始終如一,莫忘初衷的活到今天,全都拜在成露茜所長創辦的世新社發所功力所賜。我要告訴這位吳校長老闆:「我以世新社發所為榮,誰要毀了他,我這輩子跟你沒完沒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