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誠的帝王地方文化把持農會資源、操弄農業

讀者投書》解讀雲林王張榮味的農漁帝國與農業控制

新頭殼newtalk | 陳興生
1970-01-01T00:00:00Z
張榮味及張麗善等張家掌握農業勢力的程度,媒體以「張榮味的農業帝國」來形容。   圖 : 新頭殼合成
張榮味及張麗善等張家掌握農業勢力的程度,媒體以「張榮味的農業帝國」來形容。   圖 : 新頭殼合成

前幾天,國民黨時代的前國策顧問譚量吉回到雲林幫張麗善助選時很不避諱的說,農產品只有張麗善有辦法銷,因為她有農會、漁會,絕對可以讓雲林農產品能夠銷到大陸,這樣雲林就有救了。我們姑且不論張麗善會不會把農產品銷到中國大陸,也不討論外界質疑把農產品賣到中國就叫外銷,拿產業未來當騙票賭注等等。我們關注的是譚量吉其實已經點出,社會上絕大多數人的認知(說是刻板印象也好),「她(張麗善)有農會、漁會」,言下意思就是都是張家在操控農會、漁會,可以幫農民、也可以不幫農民。這番下意識地直言,更證實所謂「雲林王」並非浪得虛名,而張榮味家族正是以政治學上「恩庇侍從」關係,以掌握地方資源分配權力,來控制地方人馬,來打造組織綿密深遠、觸角無遠弗屆的派系實力。

「恩庇-侍從」是一種「由上到下施受的垂直關係」,低階的受恩庇者被整合在更高階的恩庇主之下,因此,通常存在於不對等的權力與地位之間,其中「恩庇者」就是具有較高的權力地位的「王」就是「張家」,而「侍從者」則透過對「張家」的效忠與服從來換取生活所需資源,這些仰賴張家吃穿者,雖然是較弱勢的一方,但也擁有張家所需要的選票與資源,二者之間的交換關係因此建立,並在雲林的政經領域中利益共生、相互依存,形成更強大的張家勢力。

我們看,從地方農會、漁會,到全國農會、聯合會,甚至跨足畜牧業,全省商會,從生產、運輸通路到行銷,甚至跨出島外到中國;而其在地方的政治組織與勢力,從鄉鎮市民代表,到議員、鄉鎮長,都有布建,甚至我們看到雲林縣議會某個跨黨派的次級團體勢力,甚至比國民黨黨團還龐大

過去,國民黨政府因為是外來政權,為了統治控制地方,所以必須以資源攏絡地方人士為其爭取政治支持,以強化統治的正當性。這些資源包括,扶植參選地方公職、農漁會領導幹部,讓地方派系透過結盟獲得地方政治權力與一些獨佔經濟利益(例如過去省營行庫的特權貸款、公共部門採購標案等經濟利益),讓地方派系可以依賴這些經濟特權運作,作為國民黨統治基層的觸角。而曾幾何時,國民黨經歷政黨輪替,國民黨和地方派系的垂直式恩庇侍從結盟關係已生變,部分地方派系開始出現向黑道及財團靠攏,國民黨和地方派系的關係也逐漸變成平起平坐的結盟關係。尤其國民黨在雲林喪失資源控制與分配權力,少了胡蘿蔔可以指揮地方派系,加上張榮味經營地方有成而勢力坐大,地方派系的經濟利益來自張家的分配而非國民黨,張家派系成為超越國民黨、讓國民黨無法控制,甚至必須聽命遷就張家。

張家勢力究竟又有多龐大?張家到點如和透過「她的農會、漁會」,對台灣進行操控?一說認為,「張榮味家族,可影響到全台灣一半的蔬果價格」這是維基百科對雲林張派的簡單描述,也是多數人的認知,所以,張榮味與張麗善兄妹為首的雲林張派,長期把持農會、水利會、甚至合作社聯合會、省商會,已是不爭的事實。媒體報導,其實前雲林縣長張榮味家族,長期以來就與台灣省農會、農聯社、養豬協會等重要農產系統,關係相當密切。

台灣因為天候關係,常常發生菜土菜金的問題。但不論菜土菜金,雲林張派可以說都是贏家。因為掌握這幾個攸關農產運銷的關鍵權力,雲林張家在蔬果價格漲落,擁有比農委會更直接的決定權;靠著這盤根錯節的農產運銷勢力所獲取的利益,讓雲林張派雖然失去雲林縣長寶座多年,仍然可以靠著議會、農會、漁會、合作社聯合會、省商會的勢力,維繫在地方的派系人脈與實力於不墜。再加上張家人持續在立法院擔任立委,隨時可以開記者會告知社會大眾菜價崩盤、隨時可以要求農委會採取救助、收購、耕鋤的手段,簡單的說,就是掌握農業的產運銷結構、又掌握國會立法與媒體話語權,對於菜土菜金決定,當然收放自如、隨時可以上陣因應。

張家掌握農業勢力的程度,媒體以「張榮味的農業帝國」來形容。我們不禁質疑,蔬果與豬肉價格都要看他的臉色?我們來看看,為什麼許多媒體會以「張榮味的農業帝國」來形容,而這個綿密掌控台灣農業生產運銷重要環節的雲林張派掌門人,甚至因此有「雲林王」之稱。

《風傳媒》報導,全台農業合作社共1270個,其中包括683個農業生產合作社、335個農產運銷合作社,除了台灣省農會、青果合作社、農聯社等省級社,一般合作社場人數少、規模小,且農民資源薄弱,缺乏組織能力及合作意識,因此許多農業合作社並非由純農民組成,而是由販運商發起成立,也容易被少數不具農民身分者掌控。目前台灣省青果運銷合作社、台灣省農業合作社聯合社(農聯社)及省農會等3個供應系統,為傳統果菜共同運銷的主要供應系統。報導提到,省農會(已併入中華民國農會)、農聯社,都與前雲林縣長張榮味有密切關係,其中全國農會總幹事張永成為張榮味妹婿,農聯社理事主席張啟盟則是張榮味胞弟,而除了掌握了果菜批發中上游通路,張榮味家族在3年多前,也拿下中華民國養豬協會。

這時候,你會發現,譚量吉的話,不是無的放矢,隨便說說;而前幾天韓國瑜到雲林西螺為張麗善站台助選時,髮蠟哥喬裝的高麗菜農不惜膝下有黃金而上演下跪求助的戲碼,更相當程度暴露出張家派系發展至此,是否真已暴露出威權帝王心態?讓人憂心。而眾所關心的台灣的農產品價格,到底是誰說了算?答案也幾乎呼之欲出。

正因為這種綿密的組織勢力掌控雲林基層農漁會,甚至透過異業結盟、跨境合作的恩庇方式,把觸角伸出到雲林之外,甚至張家人可以當上幾個全國會的頭頭,我們真的要欽佩張榮味把黑白兩道資源整合的如此淋灕盡致,並以此鞏固其在雲林的地方派系,基層太多仰其鼻息的共利結構,難怪很多人質疑,張家選舉20年,為何都不會倒,甚至越選越勇?

文/陳興生(自由業,雲林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