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出版史上罕見出書認錯的吳祥輝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7849-09-23T07:38:43Z
1970年代吳祥輝的《拒絕聯考的小子》不僅瘋狂暢銷,還改編成電影,捧紅了還是新人的女主角彭雪芬與配角趙舜。   圖:翻攝自博客來網站
1970年代吳祥輝的《拒絕聯考的小子》不僅瘋狂暢銷,還改編成電影,捧紅了還是新人的女主角彭雪芬與配角趙舜。   圖:翻攝自博客來網站

作家吳祥輝與台北市長柯文哲之間的器官移植爭議,自今日起又進入Part2。根據2018年10月1日《新頭殼》報導〈柯P,葛特曼來台灣了!吳祥輝:明日將召開國際記者會〉:

「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器官移植爭議再起,4年前著作《屠殺》(The Slaughter)作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一書將由蝴蝶蘭文創負責人、作家吳祥輝引進在台出版。葛特曼本人已抵達台灣,吳祥輝今(1)日證實,明日將舉辦國際記者會,預計將對於柯文哲器官爭議一事有所回應。……

吳祥輝的蝴蝶蘭文創上個月3日於平面媒體刊登全版廣告摘錄書中內容,指柯帶病人到中國進行器官移植,且確知所有器官都來自法輪功學員,再度引發柯文哲涉入器官移植爭議。……吳祥輝更透露,10月會是個很棒的月份,但和中華民國國慶無關。」

在出版史上,吳祥輝是個很另類的作家。1970年代他的《拒絕聯考的小子》不僅瘋狂暢銷,還改編成電影,捧紅了還是新人的女主角彭雪芬與配角趙舜。但他後來又寫了一本《陰溝裡翻船》,賣不到幾百本也就罷了,出版史上也罕見暢銷作家自費出書向讀者道歉的趣事。

慣竊變大尾的第一步

1970年代有位中興大學法律系畢業的殘障生鄭豐喜,將自己奮鬥的故事寫成一本《汪洋中的破船》。這本書雖然沒有高深的文學技巧,卻不知透過什麼管道呈送,竟被小蔣欽點讚賞,還將書名改為《汪洋中的一條船》。原本無人聞問的這本書,立刻超級暢銷,日後還被改編成電影,作者鄭豐喜也因此獲頒十大傑出青年。

同一時間,有個進出監獄多次的慣竊劉金圳,發現出書是條終南捷徑,見賢思齊下也將自己在獄中聽來的故事,把男主角換成是自己,請人代筆成浪子回頭的「私小說」後,將這本書定名為《無舵的鋼船》,一心幻想著自己也能像《汪洋中的一條船》,獲得小蔣青睞,成為台灣的明日之星。

可惜劉金圳想得雖美,但那年代還沒發明電腦排版,靠手工撿鉛字出版一本書,要花的本錢不是今天的人能夠想像。加上書即使賣得好,馬上有人盜版,所以要得到出版商投資並不容易,苦心籌畫的《無舵的鋼船》,根本無出版社要出。

不過劉金圳腦筋動得很快,他請《中國時報》記者秦正華,在1976年4月4日寫了一篇〈革面洗心 何處可棲身 發憤努力 掙扎求上進〉的報導刊登於第三版。

可惜這位記者的文筆普通,刊登之後社會毫無反應。恰好在金山街開設聯亞出版社的老闆張文宗(36歲,國立藝專畢業,曾留日學習藝術),有著很敏銳的「新聞鼻」,從這則用來填報屁股的新聞裡,竟嗅到了無限商機。

原來張文宗與擺書攤的劉金圳早已相識,兩人一拍即合。雖然《無舵的鋼船》原稿比小學生的作文還糟,但張文宗卻看準了劉金圳用浪子回頭的訴求來出書,一定大有可為,於是自己操刀,改寫成一本全新的小說,還將書名改為《錯誤的第一步》,把男主角的坐牢原因由竊盜改成傷害致死,綽號也從卒仔的「扁頭」改為大哥級的「馬沙」,還用劉金圳的全身刺青上空照當封面,讓這本書更具改編電影的可讀性。

吳祥輝促成的暢銷書

《錯誤的第一步》雖已準備出版,但只改內容還不足以暢銷,張文宗於是再找了他的作家好友吳祥輝,他那時還是《聯合報》記者,把書中內容說給他聽。想來也很好笑,吳祥輝這麼聰明的作家,當年卻會被一個幾乎不識字的慣竊所騙。

原來吳祥輝聽了張文宗所說的改編故事,回報社後就去資料室查詢舊報紙,赫然發現1966年劉金圳越獄時,《聯合報》與《中國時報》都說他是慣竊,但吳祥輝年輕時大概跟本魯一樣有「黨外妄想症」,總認為這是兩蔣的鷹犬們「大案小報」,將越獄成功的殺人犯說成是小偷,這樣追究責任時會輕一點。

結果吳祥輝就寫下了這篇標題是〈黑道人物改邪歸正 路見不平浴血助人 馬沙賣書維生 無意逞兇鬥狠 但願各方刀客 及時迷途知返〉的專訪,刊登於《聯合報》1978年9月19日第三版:

「前天中秋夜,處處一片歡欣寧靜的氣氛,在台北市淡水河邊第二號水門的堤防邊,卻有一個改邪歸正的男子,路見不平,為了救一名被逼跳河的女子,赤手空拳面對八個持刀的不良分子,展開一場浴血戰,最後對方落荒而逃,他也因流血過多昏迷,被送進醫院。

他,劉金圳,32歲,是1966年8月1日台北看守所囚犯集體越獄案的男主角,綽號馬沙,過去在黑道上盡人皆知。儘管他過去在江湖上惡名遠播,但這些已成歷史,今天的他結婚生子,在夜市擺書攤,賣書過活。……

在蘭嶼管訓期間,是他江湖生涯的轉捩點,那段日子裡,他遇上他的小學同學黃坤煌,黃坤煌是他的中隊長。由於黃坤煌的厚待和感召,使他下決心改邪歸正。

出獄後,他作過許多工作,最後在一家裝訂廠當工人,由於他深知他的身分找工作不易,因此特別賣力,不久他就升任領班。有一個熱天,警察查戶口,汗水溼透他穿著的汗衫,他胸前刺著的青龍顯露出來,警察對他盤問再三,老板雖然信任他,但老板娘怕惹事,就把他打發走了。……

中秋節晚上十時左右,他和一位朋友在淡水河邊第二水門的堤防上賞月、談天,忽然間傳來女子的哭泣和幾個男子的咒罵聲。他發現有八個男子正在欺凌一名少女,劉金圳便探問真相,她說她因為積欠三十多萬元賭債,那八個人向她逼債,不還錢就要推她下河。

他替她向八名黑社會哥們求情,並亮出自己名號,希望他們看他面子,讓她慢慢把債還清。不料對方是外地來的,一言不合,拔出刀子,八個人圍殺他。幸而他體格魁梧,身手矯捷,一番流血搏鬥後,僅左右肩膀被殺中兩刀,由於附近賞月的人聞聲趕到八個人才逃跑了。

劉金圳失血過多昏迷,被送進醫院縫了六針,醒來後他不願向警方報案。他只希望那八個人知道他是誰,了解他的遭遇後,能夠痛改前非,迷途知返;否則苦海無邊,要再回到社會,也將荊棘重重。這次的『血戰』,是劉金圳出獄後的第一次打鬥,他說這是他混跡江湖十多年來打得最痛快也最有意義的一次。不過他也許應該知道打架解決不了所有的問題。」

自費出版《陰溝裡翻船》

由於吳祥輝這篇報導寫得實在太精采,無論黑白兩道,都有人專程攜帶人蔘、燕窩等補品,甚至是現金去慰問。被這篇報導整得最慘的是警察,因為輿論都要求警方趕快抓到這八個歹徒,但警察別說是抓人,連受害女子是誰都無法找出。不過這已經不是重點了,因為警總也不希望警察再認真辦下去了。

原來那年代黨外人士一直批判警總的管訓制度違反憲法、斨害人權,現在這則「浪子回頭」的新聞,等於肯定了警總的「管訓有成」,所以警總明知《聯合報》所報導的慣竊劉金圳,根本是一派胡言,依然樂得「配合」演戲,總司令汪敬煦上將不但頒發了一座「自助人助」的獎牌及一隻名牌手錶給劉金圳,對吳祥輝報導裡提到的中隊長黃坤煌上尉,也記了大功並頒發獎金。

不過那年代出版業的盜版很猖獗,出書要能賺錢,還是必須靠出售電影版權。但共患難易,共安樂難。政界商界如此,出版業又何能例外?劉金圳與張文宗為了改編電影的巨額權利金反目成仇。

由於《錯誤的第一步》造勢極為成功,出現了十多家電影公司或製片、導演來洽談電影版權。張文宗在黑道壓力下讓出版權,由鴻揚與佳林公司交給蔡揚名導演。但張文宗不甘心,竟在報上刊登廣告,宣稱本書純屬虛構。

《錯誤的第一步》會爆紅,吳祥輝是關鍵人物,所以起初他還想擔任調人,但越調解就越警覺,劉張雙方爾虞我詐,但只是大騙小騙的差異而已。

不過台灣的媒體從戒嚴時代起就是這樣無格,《聯合報》認為是《中國時報》先報的,《中國時報》也認為讓痞子變英雄的是《聯合報》;如今劉金圳與張文宗互揭瘡疤,真相越來越清楚,兩大報卻互踢皮球,很有默契的都不再追蹤這件事。

吳祥輝還算是個漢子,發現是場騙局後,一直想要做修正報導,但《聯合報》卻置之不理。於是他將整起騙局的來龍去脈寫成專文,預備刊登於1979年3月29日出刊的《婦女綜合》月刊,後來是否刊出無法查證。

到了4月,吳祥輝乾脆自費出版了一本《陰溝裡翻船:揭穿「錯誤的第一步」大騙局》,由長橋出版社總經銷。這種書當然賣不了錢,對作者來說也不光彩,可說是名利兩失。不過吳祥輝這樣一個恃才傲物的作家,發現自己成了騙子的幫兇,有勇氣能寫一本書來坦白認錯,在台灣出版史上,還是很難得的佳話。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