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師長霸凌釀童輕生? 人本籲監察院介入調查

新頭殼newtalk | 黃子暘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今(27)日,王生家長協同人本教育基金會和台北市議員簡舒培召開記者會,將王生遭霸凌的事件始末公開,人本基金會與簡舒培也呼籲監察院應介入並糾正民權國中校方和教育部監督失職之責。   圖:人本教育基金會/提供
今(27)日,王生家長協同人本教育基金會和台北市議員簡舒培召開記者會,將王生遭霸凌的事件始末公開,人本基金會與簡舒培也呼籲監察院應介入並糾正民權國中校方和教育部監督失職之責。   圖:人本教育基金會/提供

暑假結束,不少學童升上學業新階段,進入新校園去學習更多知識,但對於台北市民權國中的王同學及家屬而言,新的學期卻是噩夢的開始。王同學家長指出去年進入民權國中就讀後,患有妥瑞氏症的王同學便飽受校方霸凌、言語羞辱,痛苦不已的王同學在12月7日與導師發生口角爭執,歸家後選擇跳樓輕生。今(27)日,王生家長協同人本教育基金會和台北市議員簡舒培召開記者會,將王生遭霸凌的事件始末公開,人本基金會與簡舒培也呼籲監察院應介入並糾正民權國中校方和教育部監督失職之責。

王生家長指出,王生與社團同學發生衝突,民權國中召開了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校長朱毋我直接稱王生「小孩子騙大人」、「你就是有病,就是要吃藥」,偏頗地直接採信對方的說法。王生父親認為性平會應有專家在場,朱毋我竟揚言「我們這個會議在場的都是專業輔導人員,就等同於醫生」、「今天性平會調查結果我們說了算」。

家長指控,性平會後,王生遭校方禁止參與第八節課及晚自習,且整當周整天需「抽離」到學務處;多位九年級學長作證指出,王生被「抽離」到學務處的期間,生教組長對王生吼罵,更多次將王生強留在門後與牆壁間的空間中,以禁閉罰站方式處罰孩子,並用力踹門板發生巨大聲響;學務主任還公然詢問王生「吃藥了沒」。學長們作證指出,王生過世前,有長達三周時間都被以「抽離」名義整天被隔離在學務處。

家長表示,民權國中施姓導師則常以王生學業成績低落為由,長期要求王生大量訂正、罰寫,期中考時,更僅針對王生要求「全科重考」,王生重考後也達施師標準,但仍被要求全部再罰抄寫一次。儘管家長曾反映王生因針對性的課業壓力有輕生念頭,施師僅回嗆「你現在在威脅我嗎?」,仍要求王生要完成重考和罰抄寫。

家長陳述,去年12月7日當日,王生被導師留校罰寫;王生寫完意圖離開教室,施師緊追出來,過程中王生試圖打開雨傘要逼退老師,被老師認為是要攻擊他。隨後王生母親到場,導師控訴王生要攻擊他,王生自保回嘴,王生母親卻因連日校方給予的壓力,加上目睹孩子在眼前頂撞師長,忍不住打了王生一巴掌。隨後生教組長也到場,並恐嚇「你知道攻擊老師要記大過嗎?沒關係你先回去,看怎麼樣我明天通知」。

回到家後,王生將書包一丟,留下一句「東西還你」後,就從自家頂樓跳下。

家長表示,儘管事發後,王生家長透過議員向教育局申訴,教育局直到今年8月22日才將事件報告書提供給人本基金本會與家長,8個多月調查期間,台北市教育局居然任命民權國中「球員兼裁判」自行調查。

人本基金會控訴,「台北市政府身為教育主管機關,對於學校之不當作為未積極監督,於學生自殺後,對於自殺之事實未本於客觀公正之立場具體調查,僅將學校之說詞一昧轉述與本會及家長,敷衍了事」。

人本基金會及台北市議員簡舒培呼籲監察院追究民權國中校長朱毋我、學務主任、生教組長,及教育局局長之責任,且「朱毋我校長濫用其作為性平會主任委員之身分,違反程序、公審並羞辱學生王生」「民權國中輔導室明知王生需要輔導資源介入,卻任由學務處、校長等人進行不當之管教,顯有失職」,強調上述人員均應依教師法、教育人員任用條例予以解職。

至於台北市教育局,人本基金會及簡舒培則認為該單位迄今未依法調查並予民權國中相關人員懲處,反而核准民權國中不當之調查報告,明顯也失職,監察院應予彈劾。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