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鼎案結辯庭》翁啟惠痛陳:這塊土地我愛的最深,卻讓我最慟!

新頭殼newtalk | 林序家 綜合報導
9733-11-27T07:35:41Z
翁啟惠今天開庭時發表一份「這塊土地我愛的最深,卻讓我最慟!」的聲明。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翁啟惠今天開庭時發表一份「這塊土地我愛的最深,卻讓我最慟!」的聲明。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爭訟多時的浩鼎案,因事涉前中研院長翁啟惠,其發展一直受矚目,士林地院今天針對該案進行最後結辯庭,定於12月28日宣判;在這最後關鍵時刻,翁啟惠今天開庭時發表一份「這塊土地我愛的最深,卻讓我最慟!」的聲明,痛陳「這塊土地我愛得這麼深,為何要傷害我這麼大? 我始終相信人性中存在著真善美,懇請災難到此結束了,好嗎?」

以下為聲明全文:

2006年,故鄉的召喚聲讓我無法拒絕。 回來擔任中研院長那一刻起,改善台灣科學研究環境及發展生技產業就是我的重任。 將近十年院長任期內,台灣生技產業來到新的里程碑,我協助催生科技法規及生技園區,帶動學術界和產業界共創榮景。

2016年3月爆發浩鼎案,我墜入五里霧中,第一時間不知道發生何事,原以為自己坦蕩真誠無需害怕;直到檢察官的起訴書出現,才驚覺當中有許多錯植誤解,這些錯誤會讓一個人一生的努力完全白費,清譽一夕崩盤。 當時的社會情緒需要出口,我在各種聲音全面攻擊下,以錯誤資訊建構起來的起訴書竟然變成合理了。

有人說,到法官面前澄清說明就無事了。 這趟訴訟之旅,以莫須有的罪名先框住我,讓我動彈不得,再用司法程序徹底摧毀了我的心志。 說了二年多了,台灣社會聽懂浩鼎案了嗎? 你不會關心浩鼎案在說什麼,你只知道當眾人皆曰可殺時,絕不可以缺席。

浩鼎案可以說5萬字,也可以用50字說完。 中研院長不管技轉案,所謂的1500、3000張股票,一個從未發行,一個是我的家庭資產,現在全被說成是賄賂金了。 這種張冠李戴、任意杜撰的錯誤隨處可見。 而檢察官的起訴書跟監察院的彈劾文竟同出一轍!

假如我不是翁啟惠,會這樣相待嗎?

沒有賄賂動機的賄賂案。 沒有其他廠商參與的技轉,只來一家浩鼎傻付高額技轉金給國庫,既然沒有其他競爭對手,浩鼎需要賄賂中研院長取得技轉嗎?

面對種種令人無法吞嚥的指控,假如我不是翁啟惠,會這樣相待嗎?

對於台灣我只有付出,只因為想回家鄉幫忙,我將個人研究發明捐給國家,中研院歷年十大技轉案中,有六件是我的研發成果。 遺憾的是台灣社會對於我的付出無感,不該走的官司路,讓人痛心失望;受盡屈辱只為了給社會一個情緒出口。

令人心寒的是,為了真相必須透過這種綿延不止的司法凌遲。 有人說,司法程序沒有十年八載無法終了,如果成真,痛心疾首已經無法形容我的心境。 計算題算錯了,還要繼續演算下去,只為了維護司法顏面? 這種面子之爭,摧毀的不只是一位科學家在國際上所有的學術成就和一生的聲譽;好不容易萌芽正要開始的生技產業,硬被狠狠打趴了。

這是靠想像力出來的虛擬犯罪,已在法庭上提出人、物證明澄清,代價卻是我賠付一生名譽,萬劫不復。 對此我已不再憤怒,只有哀莫大於心死的喟歎。

假如我不是翁啟惠,會這樣相待嗎?

在身心遭受極度摧殘之際,我接到最多陌生人的協助關懷,深刻感受到的「德不孤,必有鄰」,在此特別感謝。 相信司法正義將為我所受的冤屈畫下句點 。

此外,學界技轉業界在台灣社會仍陌生,檢察官也不甚了解,但我的遭遇或許是我們社會的一個學習過程,我也深深認為法院的判決對台灣的技轉及科技發展會有很深遠的影響。

只是,這塊土地我愛得這麼深,為何要傷害我這麼大? 我始終相信人性中存在著真善美,懇請災難到此結束了,好嗎?

附錄:浩鼎案完整版內容

延伸閱讀:
近五千字!翁啟惠對「浩鼎案真相」的最後陳述…
讀者投書》宰殺翁啟惠,檢察官像中樂透 !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