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請花媽別再消費陳定南與林義雄了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7891-11-16T07:33:52Z
總統府秘書長陳菊4日表示,面對艱難挑戰時,大家是不是好好反省、檢討,不要忘了林義雄在美麗島事件,全家受人殺害、陳定南、游錫堃的執政。   圖:林朝億/攝
總統府秘書長陳菊4日表示,面對艱難挑戰時,大家是不是好好反省、檢討,不要忘了林義雄在美麗島事件,全家受人殺害、陳定南、游錫堃的執政。   圖:林朝億/攝

定期選舉真是一面照妖鏡,也難怪無恥的政客總要詐騙那些無腦的粉絲,將它說成是萬惡之源,其實說這句話的政客才是……算了,本魯也想不出要用什麼名詞,才足以形容這些無恥的政客與無腦的粉絲。

2018這場期中選舉,就是一面照妖鏡。以前民進黨哭爸哭媽的說選民雖然給了中央執政權,但國會不能過半,所以轉型正義做不來。好了,2016年給你國會都過到三分之二了,結果呢?老藍男依舊把持政權,有溫度的放水部長,紅蘿蔔蹲完綠蘿蔔蹲蹲,救完婦聯會,換個位置再來救管爺。這些騙子既要當兩蔣鷹犬的觀世音菩薩,又要來假裝自己是十八羅漢。

今年民進黨選情低迷,白癡也看得出來是中央拖垮地方。但民進黨居廟堂者,外不慚清議,內不疚神明,選前只會找些五府千歲加王母娘娘,跳針播送美麗島時代的「哭調仔」。2018年8月4日《新頭殼》報導〈宜蘭輔選 林聰賢為沒做滿縣長任期致歉〉:

「民進黨今(4)日在宜蘭縣舉辦候選人授旗誓師大會,挑的地點就是國民黨候選人林姿妙的羅東鎮農會第三展覽館。……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助講時表示,宜蘭人的女兒陳菊回來了。現場響起掌聲。……

陳菊說,在過去外邦對台灣的統治,宜蘭人起來反抗,從郭雨新、陳定南等執政,都是宜蘭人的驕傲、民進黨的驕傲。怎麼這場選舉是宜蘭人不夠團結嗎?

面對艱難挑戰時,大家是不是好好反省、檢討,不要忘了林義雄在美麗島事件,全家受人殺害、陳定南、游錫堃的執政。宜蘭鄉親是不是在民進黨最艱苦時間團結在一起拼這次。……」

陳定南大兒子〈我眼中的陳歐珀〉

花媽要替OPPO抬轎,在台上想放什麼屁都沒關係。反正那種選舉前造勢場子上,萬年不變的「哭調仔」,大家聽得耳朵都長繭了。

但你什麼不好說,偏要消費陳定南與林義雄,拜託一下花媽,要宜蘭人因懷念陳定南與林義雄,所以要再給民進黨一次機會。這是要有多厚的臉皮,才敢公開這樣「練哮威」?2012年1月7日《自由即時》報導〈陳定南兒子抨擊 陳歐珀︰誤會〉:

「前法務部長陳定南兒子陳仁杰(小乖)在宜蘭縣立委選舉前丟出震撼彈,透過臉書PO文〈我眼中的陳歐珀〉,抨擊民進黨立委候選人陳歐珀假情假意、假眼淚,為私心和權力忘恩負義。……」

陳仁杰(小乖)是陳定南的大兒子,當時在新竹工作。2012年1月4日他在個人臉書PO文:

「去年(2011)年,11月某日晚上,我母親突然說:『乖,前幾天發生了一件事情。』

我好奇地回問:『什麼特別的事情?』

原來是,陳歐珀與他太太親自『凌駕』(應為駕臨)我母親住處,道歉……聽了後,我沒多問。因為他們這的行為,我覺得根本就是假情假意!

如果他們是為了當初2005年縣長選舉因為陳歐珀與他太太不願意出面解釋還我父親清白而道歉,那我覺得,未免也太遲了吧!?!?

想當初,因為陳歐珀本人為了2006宜蘭市市長選舉(應為2005年)位於宜蘭河濱公園舉辦餐會(完全合法),但卻被國民黨抹黑為陳定南辦流水席,涉嫌賄選。當時,宜縣幾位大老兩度上門拜託陳歐珀,請他出面說明此餐會為他的餐局,但他與他太太兩度當面拒絕出面說明。

他們能夠如此果斷當面拒絕出面替我父親澄清,都只是因為他們嚥不下因我父親回鄉參選而奪取他參選機會的這口氣,所以雖然檯面上笑臉一張,但後面卻是幸災樂禍。假如當初他出面澄清,想必是能夠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他們為何要這時候才來道歉?我覺得根本就是因為選舉考量。為什麼不在我父親過世後就馬上來道歉?為什麼不前年來道歉?去年來道歉?這種充滿意圖的假眼淚我想沒幾個人能夠接受吧? 」

花媽為何要「那壺不開提那壺」?

新潮流的花媽要替正國會的OPPO抬轎,心情大概跟代理縣長陳金德一樣,都是心不甘情不願,就像OPPO不爽2005年陳定南回鍋選宜蘭縣長,亂了他們的接班順序,才會挖個坑把坐轎子的給丟下去,花媽根本是「那壺不開提那壺」吧?把陳定南的往事拿出來喚醒選民。

陳定南一生重視清譽,結果在死前參選,竟遭國民黨抹黑「餐會賄選」。這場「點亮宜蘭河」的活動不就是OPPO與他指派的民進黨宜蘭縣黨部代理主委林繡昀,以及執行長宋岫書搞出來的。用遊覽車載著這些戶籍在三星鄉跟南澳鄉的客家鄉親,被檢調查獲後OPPO就神隱,他當時有幫陳定南的清白說一句話嗎?花媽替OPPO抬轎時提陳定南,究竟是想表達什麼?

如同陳定南大兒子陳仁杰(小乖)臉書上所說,OPPO「為什麼不在我父親過世後就馬上來道歉?」但OPPO對另一個人的喪禮卻情有獨鍾,即使死者兒女也知道父母生前的特務工作具高爭議性,不敢公開發喪,連藍營都沒太多政客到場,綠營的OPPO卻堅持要去「致哀」,最後被外界形容是在「鬧場」。2014年5月5日《新頭殼》報導〈馬母喪陳歐珀鬧場 民進黨譴責、議處〉:

「總統馬英九母親秦厚修今(5)日上午火化,民進黨立委陳歐珀卻跑去鬧場,批評馬英九不設靈堂、不盡人情,也沒有家屬出面招呼等等;對此,民進黨發出譴責,發言人張惇涵表示,……今日該黨立委陳歐珀之行為至為不當,民進黨除嚴予譴責外,並向馬總統及家屬致歉,另即刻交由民進黨立法院黨團議處。

……陳歐珀下午發出聲明強調,媒體解讀為『鬧場』實有違誤。……陳歐珀表示,……馬總統高堂秦厚修93歲高壽仙逝,他同悲不捨。特於今晨專程前往致意、敬表哀悼、追思之忱。儘管未設公祭,他仍想表達哀悼之意,……」

2014年5月5日中午各家媒體報導,OPPO在秦厚修火化現場表示,馬家禮數不周,怠慢賓客,標題上就說他「鬧場」「硬闖」「闖靈堂」「批評馬家不盡人情」。鴻海郭董甚至開罵「我認為他的行為,比禽獸還不如」,揚言發動罷免OPPO。8日下午OPPO鞠躬道歉,9日民進黨立院黨團決議將他停權半年,OPPO也辭去立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召委。

台灣人早就不欠你們民進黨了!

根據習賢德2006年6月發表在《傳記文學》第88卷第6期(總號529號)特稿:〈馬鶴凌、馬英九父子與革命實踐研究院〉第18頁至第19頁,馬英九於自述中提到自己1970年代留學美國期間,主編《波士頓通訊》,曾以「王紹陵」、「葉武臺」、「李南橋」筆名發表文章10餘萬字,批判中共、台獨及海外左派,迭獲海工會獎勵。

馬英九家裡不缺錢,又是獨子,他當職業學生,當然不是為了學費,而是家學淵源。大多數鄉民都把以為,一定是受他那專門「困哈星」的豬哥父親影響。其實不然,馬鶴凌在蔣經國高層眼中,根本只是中級鷹犬,關鍵是他的外祖父秦承志,是當年軍統局第三處處長,專門負責布建與暗殺等工作。

至於秦承志的女兒秦厚修,是在小蔣國防部總政治部裡搞監聽的。秦厚修在特務機構裡的重要性遠甚於馬鶴凌。1947年228時,馬鶴凌與秦厚修都在台灣,他們當時是在為軍統台灣站做什麼?

林義雄一家是在被黨國鷹犬嚴密監控下被滅門的,當時信義路的那條巷子,雜貨店裡坐著警總的鷹犬,黨外人士別說是進入林宅,進到巷子裡就被監控了。兇手大膽的行兇後在屋子裡逗留,還打電話與外面聯繫,警總卻不交出監聽紀錄,林宅血案跟特務之間有無關聯?花媽當年也去過林宅的,一定更清楚。

宜蘭民眾若因懷念林義雄,而要含淚含血的再投民進黨一票。那麼OPPO堅持要去對一個軍統局特務「致哀」的理由究竟是什麼?拜託一下花媽,台灣人早就不欠你們民進黨了,我們都連本帶利還你們好幾倍了,你們究竟還要什麼?要為OPPO拉票,這是你們的自由,但請不要噁心的繼續消費陳定南與林義雄。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