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不服從8》八0年代學運—非台大部份

新頭殼newtalk | 文/晏山農
1970-01-01T00:00:00Z
1986年成立了文化社,並出版了《路易.阿杜塞》以及《1968法國學生大革命》兩本書。   圖:晏山農/提供
1986年成立了文化社,並出版了《路易.阿杜塞》以及《1968法國學生大革命》兩本書。   圖:晏山農/提供
《中央廣播電台》製作推出一系列以轉型正義為主軸的節目--「開放歷史」;透過歷史學者、政治工作者、文史工作者等,以口述的方式,講述威權、白色恐怖時代的感人故事,紀錄台灣人為民主自由奮鬥的經驗與歷史。《新頭殼》取得央廣授權轉載,讓大家進一步了解過去這些鮮為人知的歷史和故事。

之前談到1980年代初期台灣學運蓬勃發展,共分為三個階段,第一期是醞釀期,時間是從1980年到1986年6月,上星期節目講到台大部分,本週要談非台大部分。

首先是輔大。輔大學運的發展與台大初期狀況非常類似,都是從一群共同生活、志同道合的小團體開始,主要成員有:侯福義、郭昭燕、曾昭明、蔡文熙與謝文生。他們絕大多在師大附中時期屬於同一個社團,在意識形態上傾向社會主義,於1984年10月開始在輔大校園活動。在此之前,他們透過學長一一進入輔大新聞社,並以輔新社為核心,開始結合草原文學社與醒獅社等社團,在校園裡扮演改革派的角色,透過刊物從事校園啟蒙,而在抗爭行動上,則是針對審稿制度,爭取言論自由。

他們的校園啟蒙內容,主要涉及校園自由化、校園民主化、及校園文化批判等三個面向。他們在1984年下半年,先後以一系列專題,包括:〈問蒼天,心事誰人知〉、〈日據時期台灣中下階層的獨白〉、〈最後與你取暖的黑衣歌手—羅大佑專題〉、〈給這一代青年—嬉痞與搖滾〉、〈科技霸權下的知識分子〉以及〈中產階級美學的瓦解〉…等,對校園文化的大眾消費取向採取批判態度。

而在具體行動上,針對審稿制度與校方產生爭執。由於他們高中時期都是師大附中的學生,而台大學運史上第一位改革派的代聯會主席吳叡人也是師大附中畢業的學生,彼此間熟識,於是開始聯絡,導致1984年10月台大與輔大學生合作過一次假行動,要去教育部陳情,讓情治單位虛驚一場。1984年下半年,輔大成員也參與台大成員在校外舉辦的私下演講會,1985年6月,他們還曾經討論要成立聯盟的構想,雖然這個構想最後無疾而終,但表示校際間的聯繫已經開始。

由於輔新讓校方產生很高的警覺性,於是1985年5月4日,校方就查禁了他們紀念楊逵的專輯,並將輔新查封,還特別使用封條禁止社辦的使用,並進行輔新的改組,讓他們無法主導輔新。而他們失去輔大新聞社後,立刻集合校內所有的反對力量,投入學生活動中心總幹事的改選,選舉採取普選方式,這場選戰空前激烈,共有四人參選,改革派的候選人是謝文生,他們提出要廢除外點制度、廢除審稿制度、設立代聯會、設立福利委員會等四大訴求。在開票過程中,他們與其他候選人的支持者形成緊張對峙,差點釀成衝突事件,最後在校方與國民黨校園黨部的積極運作下,不幸敗北。事後,校方進行秋後算帳,候選人謝文生以及競選總幹事曾昭明遭到校方留校察看的處分,是為「輔新事件」。

相對於台大的學運引起黨外雜誌、以及《中國時報》、《自立晚報》等比較同情學運的媒體報導,「輔新事件」的文字記載就相當殘缺,媒體報導幾乎沒有。有人說這是台大較受媒體眷顧,但是按照《八0年代台灣學生運動史》作者鄧丕雲的講法,黨外雜誌發展到這個階段,已經開始商品化,注重的是「新聞性」,不再是八0年代那種「社會正義」聲援者的角色。另外,台大校園運動已經發展到校園街頭遊行的階段(李文忠事件),在禁忌的突破上,比較刊物抗爭和校園選舉又更進一步。所以黨外雜誌會比較著重在台大五一一普選遊行的報導,也有其結構性的理由。不過,總體而言,台大是天之驕子,受到媒體注意也是必然,因此,後來學運分為「台大派」與「非台大派」,其中,有無受到媒體關注所產生的心理因素,也是重要原因所在。

「輔新事件」之後,由於他們在校園運動上的挫敗,於是轉入地下,在1985年12月刊行學運史上第一份地下刊物─《改造》,刊頭上寫著「獻給所有勇於抗爭的青年」,這份刊物基本上充滿社會主義理念,不過因為發行不順利,沒有繼續刊出,只留下一份《改造》。

後來輔大學生也與文化學生從1984年開始接觸,到了1986年成立了文化社,並出版了《路易.阿杜塞》以及《1968法國學生大革命》兩本書,也同樣是從左派社會主義的思潮出發,在當時學運發生很大作用。

有人針對「輔新事件」的失敗有一針見血的評論:「可惜這些『陽春白雪』菁英性格太濃,曲高和寡,只能為輔大學生言論抗爭史留下燦爛的一頁,留供後進參考、憑弔」。

政大方面,同樣也有團體針對1985年3月楊逵過世發起行動,以法律系成員為主,包括:吳豪人、林鳳飛、胡言巽、黃居正、張瑞欽、顏萬進等人,他們透過與其它社團的結盟,要舉辦紀念楊逵的活動,不過,在校方施壓下,各社團不再幫忙。因此,他們反省到必須有自己的社團,才能有所作為,於是接掌政大青年社,從1985年9月起,以政青為基地,展開一連串校園啟蒙工作,啟蒙的內涵包括:學生權與台灣本土意識,方式是透過文字、演講與活動。到了1986年6月,他們出版《政大青年》79期「學生權專號」,結果該期被校方查禁,政青社停社一年,於是轉入地下,轉變成後來的《野火》。取名《野火》與龍應台當年在《中時副刊》發表一連串批判文字,後來出版為《野火集》,引起廣泛注意有關。

東海方面,東海大學的東風社,一向是該校自由學風的象徵,從1985年到1986年交關之際起,在校內積極扮演著改革派的角色,將社團從抽象層次的關懷拉到現實面,努力傳播台灣本土意識。這是屬於校園文化批判的範圍。

成功大學以航太系為基地,羅正方等人積極籌組新的社團,爭取成立成大第二份全校性刊物,從1985年5月起,歷時一年多,抗爭過程雖然受到校方壓力,但是新社團與新刊物總算在1986年10月成立,這就是在南部學運佔有非常重要地位的經緯社。這是屬於校園自由化的範圍。

高雄醫大的阿米巴詩社以濃厚的台灣本土意識,留下它在學運史上的名字。另外,文化大學的詩社,在校園內沒有什麼活動,因為校園內壓制力很強,所以轉而向外,而且成員叛逆性格與社會主義色彩濃厚,所以與台大以及輔大成員有私下聯盟。

1985年6月,台大、輔大、文化的成員曾經討論成立學生聯盟,並共同籌辦暑假的聯合營隊,但因為當時政治空氣突然緊縮而中止,這是各校學運團體首度嚐試凝結集體力量的開始。

本文經中央廣播電台授權轉載

 

「輔新事件」之後,由於他們在校園運動上的挫敗,於是轉入地下,在1985年12月刊行學運史上第一份地下刊物─《改造》。   圖:晏山農/提供
「輔新事件」之後,由於他們在校園運動上的挫敗,於是轉入地下,在1985年12月刊行學運史上第一份地下刊物─《改造》。   圖:晏山農/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