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皇民有資格拿香跟拜蔣經國大神嗎?
新頭殼newtalk 文/
台北市長柯文哲為了拉攏深藍選票,對著蔣經國拿香跟拜,早在上一次競選台北市長時就出現了。
台北市長柯文哲為了拉攏深藍選票,對著蔣經國拿香跟拜,早在上一次競選台北市長時就出現了。   圖:新頭殼資料照

台灣真的是個最適合無恥政客存活的寶島,戒嚴時代的獨裁者及其鷹犬高談民主,解嚴後民粹政客及其無腦粉絲又闊論民粹。這些生物能完全不具任何恥感,也是讓人嘆為觀止。2018年7月8日《民報》報導〈李登輝讓台灣民主無法回頭 柯P:面對民粹只能咬緊牙關〉:

「台北市長柯文哲近日於演講、座談會中頻頻提到,前總統李登輝已經讓台灣走上一條沒有辦法回頭的民主之路,柯文哲今(8)日出席世界佛教正心會活動時受訪,更進一步表示,常常有人在思考,那是不是要轉回去類似蔣經國時代那種亞洲式、父權式的民主,『但是我想過很久,沒辦法。』

柯文哲近日於私下演講、學生座談中,以及昨日出席2018公督盟感恩餐會時都提到,他認為李登輝已經讓台灣走上一條沒有辦法回頭的民主之路,今日此說法再度受到媒體關切,詢問柯文哲,是否認為李登輝『害』台灣民主無法回頭?是否覺得李登輝是民粹元兇?

面對媒體的質問,柯文哲趕忙澄清,強調他這幾天從未講過「害」這個字,同時也表示,『李登輝對台灣歷史最大的改變,就是改變台灣的國家性格』。

柯文哲指出,這段價值辯論很複雜,這個要講很複雜,因為有一個史丹佛大學國際政治學教授Fukuyama(法蘭西斯•福山),他一直主張西方民主政治,就是整個人類歷史的終點,但已故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卻提出反駁,說『亞洲價值』就可以獨立、單獨地存在;柯文哲表示,其實到底亞洲式、父權式的民主,或是一定要走向歐美式的民主政治,這個在最近幾年大概是國際政治學一個很熱門的題目。

柯文哲表示,他本人也見過Fukuyama,……『常常在實施民主的過程中,有遇到民主的亂象,甚至認為是民粹,常常有人在思考說,那是不是要轉回去類似蔣經國時代的做法』……所以這時候只能咬緊牙關,以更民主、更自由的方式,來解決目前在實施民主政治遇到的困境,這是他個人的想法。」

蔣經國時代有什麼狗屁民主?

民主制度就應該是主權在民,最簡單的兩個考核標準,一是透過定期且公平的選舉來產生政府,二是依法保護所有公民的人權,並且將法律和程序適用於所有公民。

有沒有什麼新加坡領導者李光耀所說的「亞洲式、父權式的民主」?暫且不論這麼複雜的政治學。新加坡在李光耀統治時期,雖然沒有言論自由,也沒有公平的選舉,但表面上至少還有定期改選的國會與內閣。

可是蔣經國時代的國會是由一群老賊霸佔,雖然在退出聯合國之後,逐次增加國會李台灣地區選出的民意代表,但相對於從中國而來,30多年不用改選的「老賊」來說,比例上根本連個零頭都沒有。

至於蔣經國時代擁有警總、調查局、憲兵與情報局等多頭馬車的特務機關,造成林宅血案、陳文成案、江南案……迫害人權的案例不勝枚舉。黨國體制下在全國各地甚至海外,布置天羅地網的監控系統,豢養馬娘之流的抓耙子,這跟民主完全兩碼子事。另外報紙、電視等媒體皆被特權人士壟斷,整天充斥著個人崇拜的造神宣傳。

蔣經國時代的台灣,人權狀況就跟今天的中國甚至北韓無異。柯痞就算把新加坡李光耀的統治方式,視為所謂的「亞洲式、父權式的民主」;蔣經國統治下的台灣與李光耀統治下的新加坡,差距還是一大截。蔣經國時代有什麼狗屁民主?柯痞見過福山幾次也沒屁用,鬼扯之前多讀點福山的書還實際點。

被連阿舍罵為混蛋與皇民

柯痞為了拉攏深藍選票,對著蔣經國拿香跟拜,早在上一次競選台北市長時就出現了。2014年9月,柯痞在文山區拜票時,還說:「兩蔣不過兩代為官,……蔣經國對官員操守及政商關係的嚴格規範,應成台灣政治典範。」

拜託一下,柯痞,兩蔣不是「為官」,是「為帝」啊!全台灣都是他們父子的,他們為什麼要貪汙?皇帝要求奴才清廉,自古以來有誰例外?別說當皇帝,你當個小老闆,也不會希望員工貪汙吧?柯痞到底是在鬼扯什麼?

柯痞要用「拜蔣經國大神」來搶泛藍選票,固然是合乎理性的政治精算,問題是人家泛藍是講究「九品中正」的,當個下品小官,還能睜一眼閉一眼。到了首都市長這一品級,還有可能隨隨便便嗎?上次選舉時連阿舍在為兒子助選時就是這樣說的。

2014年11月17日《蘋果日報》報導︰「選戰進入倒數,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的選情持續落後對手柯文哲,連家人昨火力全開,父親連戰痛批柯文哲……『這樣的混蛋把好好的國家社會分隔了』,還指柯是在受到奴化、皇民化教育的家庭成長,是官二代、官三代,『這個官是日本官』。

連戰昨為搶救連勝文選情,一天內跑五場造勢活動。他出席『中國人反獨護國動員大會』時說,……柯來自日據時代家庭,柯是日本的官二代、官三代,柯家改名換姓『青山』,當時日本人在台灣推動皇民化教育,柯家配合日本殖民政府。連的一席話引來台下聽眾高喊『漢奸』。

連戰還說:『青山文哲變成我們要選的台北市長。』他是個完全沒有民族和國家觀念的人,公開撕毀中華民國身分證,『這樣的人可以當父母官嗎?孫子官也不能當』。」

還是重新投胎比較快

另外2014年11月19日《蘋果日報》報導︰「行政院前院長郝柏村下午參加中視《政治三缺一》節目後表示,無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是台灣皇民的後裔,柯的爺爺同前總統李登輝一樣都是皇民,做官不做官都不重要,當時的皇民都是日治時代在台灣的特別、特權階級,當然也許會懷念日治時代當時的地位,這是情理之常。」

到了12月9日,選舉結果揭曉,連勝文慘敗。外界都認為好杯杯選前的「皇民說」,完全是撕裂族群的「反輔選」,也是導致國民黨敗選主因之。但好杯杯仍堅持己見,《自由時報》報導︰

「選後郝柏村昨到中山大學演講『八年抗戰與兩岸關係』,有學生舉海報抗議皇民說,但郝在答覆提問時,仍重提台北市長當選人柯文哲的祖父和李登輝都是皇民。郝並說,柯的祖父二二八被抓挨打和他的基本思想有關。」

皇民有資格拿香跟拜蔣經國大神嗎?連阿舍與好杯杯這兩位戒嚴時代蔣經國寵幸的佞臣,根本看不起「皇民」階級的柯痞。在泛藍這一強調血緣的團體裡,首都市長哪裡輪得到柯痞這種品級的皇民?

但柯痞卻以為只要自己拿香跟拜蔣經國大神之後,這些黨國餘孽就會奉他為共主。唉!奉勸柯痞一句:還是重新投胎比較快。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