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三年九月二十一日來信 ─社會主義與台灣的前途 ─台灣與中國

黃照夫獄中書簡》台灣再一次被征服並不代表死亡

新頭殼newtalk | 文/黃照夫
1627-04-03T07:29:38Z
台灣留學生黃照夫1973年3月29日行刺國民黨駐法國總書記滕永康,海外台灣人為聲援開庭而印製的小冊子《獄中書簡》。   圖 : 陳增芝/攝
台灣留學生黃照夫1973年3月29日行刺國民黨駐法國總書記滕永康,海外台灣人為聲援開庭而印製的小冊子《獄中書簡》。   圖 : 陳增芝/攝
編按:相較於「四‧二四刺蔣案」的廣為人知與討論,1973年3月29日,黃照夫選擇在法國巴黎刺殺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海工會的代表滕永康失敗的案件則較少受到關注。 台灣歐洲聯盟研究協會取得黃照夫先生的同意,在協會的網站重新刊載他的《獄中書簡》,內容包括自述及四篇書信。 此篇為一九七三年九月二十一日來信─社會主義與台灣的前途─台灣與中國。

XX兄:

你好嗎?十幾天沒見面了。每次要你化那麼多時間來看我,總使我覺得很過意不去。上次答應你寫給同鄉會的信,我寫到一半後決定放棄。我一直在遲疑著用什麼口氣寫。我想我應該老早通知你,並說對不起。

我相信你告訴我有很多人隱名地幫助我,但我不曉得現在如何適當地向他們道謝。大概他們不會怪我一點基本的禮貌也不懂。至於我的監獄生活,當然有很多可以談,祇是我不願意以第一人稱陳述,我不希望別人以憐憫的眼光看我。自卑感?自尊心?慈善事業不是人類進步的動主要動力,難道是嗎?這個世界有多少人在絕望中掙扎,假如哪一天,他們可以得到解脫,我看將是在他們覺悟之後。

談革命就離不開社會主義,台灣的革命也不例外。但我總覺得政治解放似乎是一個起步,社會主義是一條長遠的道路。由於台灣的歷史背景,我們沒有民主的傳統,在這一點我想我們應該不要害羞地承認非常落後。政治上得到解放之後,階級鬥爭才有可能,一切才有可能。台灣人在蔣政權恐怖統治之下,政治上是啞吧,祇要威脅稍為減低,他們的話就多了,吵吵鬧鬧是免不了的。所謂的「穩定」是蔣政權的護身符。而這個護身符是很脆弱而敏感的。任何騷動都可能要它的命。我的意思是在政治解放的大旗下,社會制度的改革派和革命派應該可以妥協。

當然,中國對台灣的威脅,在心理上解除了台灣人的武裝。也就是有些人認為美國「保護」蔣介石,蔣介石「保護」台灣(或台灣人)。作這種推論的人,恐怕會選擇祈禱蔣介石永遠不死。很明顯地,中國要的是台灣這塊土地,而不是住在島上的台灣人民,因為中國人口已經夠多了。假如還想再增加,祇要避孕藥少用一點就可以辦到。他們常說的要「解放台灣」,台灣是中國「神聖領土」,而不說要解放台灣人民,恐怕就是一個證據。當然,由他們來解放台灣人民,這一點也不成理。無產階級國際主義沒有這一套,集體民主主義也沒有這一套,甚至,要批評說這是所謂「共產主義者的自大」也不是那麼回事。社會主義制度的建立是武裝無產階級,經由階級鬥爭達成,而不是由外來政權強迫造成。

台灣與中國合併,祇要雙方同意,有何不可。但國家的合併談何容易。假如台灣人民沒有自主的機會,中國的占領台灣是帝國式的,對台灣人民的統治是法西斯式的。當然最後也可以妥協。台灣人是中國人!中國人是台灣人?假設台灣允許自由移民,有些人會選擇到美國,有些人選擇倒日本,有些選擇到中國……但我相信絕大多數人會選擇留在台灣,我想國家意識是建立在這一點。否則所謂愛國主義祇是柏拉圖式的。

我認為美國拋棄台灣目前不可能。有可能的時候是在下一次的世界大危機。在這個時候,誰也不安全。美國「保護」它的「朋友」是很自然的現象。美國雖然「警棍」斷了好幾根,但也沒有「懺悔」的徵兆。同時,我相信祇要中國對台灣的威脅消去,我們對美國的「保護」也可以「謝絕」。與中國可以互派大使。

國際間的關係隨時在變化,各國為了國家利益,外交口號也隨時在變。我們談美國,談中國,談日本……台灣呢?台灣人呢?台灣人在那裏?他們沉默著,誰曉得他們在想什麼?我們沒有能力稱霸但是我們可以有尊嚴的生存。有一次記者問戴陽關於巴勒斯坦的看法,他這樣回答:我應該說遺憾,但是我一點也不遺憾,這個世界沒有巴勒斯坦這個國家,祇有巴勒斯坦人存在。這就是歷史。歷史是存在的事實,是人類行動的表現,遺憾也是枉然。但現在行動表現是將來的歷史。群眾創造歷史,台灣人要扮什麼角色?對付中國的威脅並不是吻蔣介石的腳底就可以得到解脫。台灣的將來靠台灣群眾的表現決定。沒有一個國家是絕對安全的。生命本身就是一個冒險事業。何況台灣再一次被征服並不代表死亡。我非常困惑,我選擇沉默。我等待?等待什麼?

我語無倫次,你可能不曉得我在說些什麼,我也不知道對你這樣說是不是適當。沒關係,我牢騷總算發了,倒霉的是你。看完後,拋到垃圾桶裏。對不起……我有時心很亂,可能這就是監牢。

我前幾天收到XXX的來信,我也回了他一封。他告訴我會去參加同鄉會。假如你也能去,也許可以碰到他。另外,我收到兩件隱名信,一封是來自紐澤西,另外是風景卡,貼的是加拿大郵票,沒有郵戳。遺憾我沒有辦法回他們的信。

錢的事情不要太傷腦筋。你的熱心幫忙,我非常感動。我當然知道你個人的能力有限,其他幫忙我的人我也知道為什麼,同樣感激。關於律師費,我從來沒有問過你多少錢,千萬不要誤會,我並不認為你給我的幫忙是理所當然,而是我無法知道何時能還你這筆錢。請不要認為有什麼火藥味道,我祇是想讓你知道。我們見面的時候,談話很多不方便。我也過分謹慎。

XX進行得怎麼樣?我想你是够忙的了。還願你保重身體,不要經常生病。這方面我是比你強,不要妬嫉,我跟醫生無緣(一笑)。好吧!下次再談。向嫂夫人致敬。補充一點:祝你愉快

本文經台灣歐洲聯盟研究學會同意轉載

延伸閱讀:

黃照夫獄中書簡》我喜歡布袋戲 喜歡看好人殺壞人…

黃照夫獄中書簡》求學時每聽企圖造反事件 會興奮好幾天…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