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釗燮拜託政大學弟:出國要堅持「國立」不可被拿掉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外交部長吳釗燮25日返回母校政治大學演講。   圖:林朝億/攝
外交部長吳釗燮25日返回母校政治大學演講。   圖:林朝億/攝

布吉納法索昨日與台灣斷交,外交部長吳釗燮今(25)日返回母校政大演講時表示,對岸對台灣的敵意相當前,要在美中兩強之間「如魚得水」的機會已經沒有了,必須與理念相近國家厚植關係;對於台灣在國際間四處被打壓,他還拜託學弟,國立政治大學的「國立」兩字一定要堅持不可被拿掉。

吳釗燮今日返回政大演講,並接受學生提問。第一個學生提問就相當尖銳,他問,吳釗燮備詢時已經講不再與中國爭取中國代表權,可是國際法上的實踐,包括邦交國對台灣的看法,都還是認為「我國與中國大陸還在爭取中國代表權?」

吳釗燮則說,到底跟中國爭奪代表權,或放棄了原來的中華民國,這個的確爭執非常久。源頭來自於台灣逐漸推動民主化。

他說,台灣與中國之間,1949年之後從來沒有一天在一起過。但當時是威權統治下,威權者告訴人民是什麼就是什麼,沒有反抗或爭辯的空間。他自己大一、大四就曾因為私下聊天被校方警告過,把他給嚇壞了。

吳釗燮說,但民主化之後不同,一般的老百姓選擇自己的政府、國會、總統,一次、二次、三次,國家認同就不斷的鞏固。「誰能夠代表我們?就是2300萬人民自己選出來的政府」。

吳釗燮說,不管邦交國或非邦交國,他們所認同的就是台灣的2300萬人,「因此我們希望邦交國稱呼我們為中華民國;但他們也都非常清楚,稱呼我們時稱『中華民國台灣』」。他們也都認同那個民選政府有權利代表2300萬台灣人民。至於沒邦交國家,他們就不承認「中華民國」,例如「美國就稱呼我們『台灣』」。

提問時,有一位來自中國的學生說,現在台灣僅剩的18個邦交國認為,台北是代表中國的;但昨天總統、部長談話都是使用「中國」字眼,這是不是違反中華民國憲法?這樣18個認同台灣是代表中國的邦交國,會不會掉的更快?他還強調「我是非常善意的問題」。他的談話引來現場一陣掌聲。

吳釗燮則避過這個問題說,以前他在陸委會主委時,非常執著於兩岸交流,即使兩岸關係不好,還是設定一些獎學金,提供給中國學生、教授短期交流,這個成果都非常好。

吳釗燮說,如果中國有越來越多瞭解台灣、支持台灣的這些人,中國外交部拼命打壓台灣、軍事威脅的政策會被認為是錯的。他認為,中國人民將來一定有機會像台灣的人民當家作主。

吳釗燮說,曾有人認為,台灣可以在美中兩強之間「如魚得水」,但如果看一看現在的政治現實,「如魚得水的這種機會已經沒有了」。對岸對台灣的敵意相當強,因此,必須透過與理念相近國家建立更密切關係,並必須有非常深厚、長久累積的互信基礎,不能給他們surprise(驚訝),重要事情都必須先跟他們溝通。如果有一次很嚴重的surprise,互信就會受影響。

至於邦交國重不重要,吳釗燮說,從這次WHA,如果沒有這些邦交國,很多事情,例如幫台灣提案、辯論、大會發言都要靠台灣的邦交國。

也有學生提問,出國唸書、比賽被迫改名中國該怎麼樣,或到中國讀書接受中國獎學金,也要求妥協時,應該拒絕這樣誘惑嗎?吳釗燮回答問題時,還先用手帕擦了擦汗,引來同學笑聲。他說,台灣名稱被改是很久以前就有的,只要碰上這個事情,就是必須花很多功夫改回來。而現在面對的,幾乎是全面性的,包括國際企業、航空公司或文化活動也都面對這種情形。

吳釗燮說,很高比例經過台灣力爭,就可已改回來。但也有沒有辦法改回來,例如瑞典稅務局,因為他們使用的國際標準組織(ISO),但台灣沒有辦法加入ISO。受中國的影響,ISO將台灣稱為「台灣,中國的一省」。

吳釗燮也說,請求年輕朋友將來出國、參加比賽,如果被要求將「國立政治大學」的「國立」拿掉,拜託,堅持到底才有機會。

吳釗燮說,至於要拿中國的獎學金到中國發展學業,或發展事業,他則拜託不要改變「認同台灣」這件事情。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