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打司令部!鄧樸方友人貼大字報 痛批習近平搞個人崇拜
新頭殼newtalk | 綜合報導
樊立勤寫道「我已經年過古稀,是歷經磨難的倖存者,在我有生之年還有人敢搞對自己的個人崇拜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不要打著馬克思主義旗號,張嘴就教訓人」。
樊立勤寫道「我已經年過古稀,是歷經磨難的倖存者,在我有生之年還有人敢搞對自己的個人崇拜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不要打著馬克思主義旗號,張嘴就教訓人」。   圖:翻攝自Youtube

就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日前在人民大會堂盛讚馬克思,為官方紀念這位共產黨不朽「精神領袖」200冥誕活動推到最高潮的同一天,北京大學悄然貼出大字報,矛頭直指習近平,怒嗆他大搞個人崇拜。貼大字報的是鄧小平長子、第11屆全國政協副主席鄧樸方的患難之交樊立勤。

鄧樸方的好友  貼大字報「開第一槍」、「炮打司令部」

樊立勤是老北大人,他在大字報中,歷數毛澤東搞個人崇拜給中國人帶來的災難,痛批習近平把自己的名字和思想寫進黨章,修憲廢除國家領導人任期制,歷史悲劇可能重演,人們應對此提高警惕。樊立勤登高一呼「開第一槍」,藉由張貼大字報「炮打司令部」,會不會獲得知識分子和紅二代的響應,頗值得觀察。

綜合外媒報導,北京時間5月4日上午11點,73歲的北大校友樊立勤在北京大學生物樓、地質樓附近,原三角地地帶張貼了24頁用毛筆手寫的大字報,標題是《維護黨章,中國必須堅決反對搞個人崇拜;堅守憲法,國家領導人必須實行任期制即限任制》。

樊立勤寫道「我已經年過古稀,是歷經磨難的倖存者,在我有生之年還有人敢搞對自己的個人崇拜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不要打著馬克思主義旗號,張嘴就教訓人」。

怒轟習近平延任國家主席  藉口都站不住腳  欺世盜名而已

他批評習近平「就是為了多掌權,長時間掌權」,「權力有極大誘惑力,貪戀權位是古今中外掌權者通病,它像鴉片一樣讓人上癮。這是惡劣的心理和行為,任何藉口都是站不住腳的,欺世盜名而已!」

根據自由亞洲電台(RFA)的報導,大字報存在了約10分鐘,隨後警察、便衣、學校保衛處的人員和學生積極分子把樊立勤圍住,撕下大字報要他離去。但遭到樊立勤的怒斥,「你們把我銬走我就走」,還說「北大是思想自由,兼容並包的地方,搞成這個樣子,中國還有什麼前途啊?」後來,被警察等人護送出北大西校門。

北大校長唸錯字越描越黑  樊立勤大字報網民讚嘆

法廣(RFI)則稱,最近北大大字報風波延燒,不到兩星期出現了兩波大字報。前面一波是聲援因反性騷擾遭打壓的學生岳昕;最新這次則是在北大校長林建華唸錯字,遭網路橫掃,校長出來道歉,但又加上「懷疑並不增加價值」的離奇話語為自己辯解,許多批評者「嘆息北大落入這類人治校,真是墮落到無以復加」後。報導提到,這回,在這樣嚴格控制的學府,居然貼出了敢於批評習近平的實名大字報,「又讓許多網民讚歎」。

在大字報中,樊立勤批評「習近平在自己主黨、主政、掌權成為顯赫一時的黨魁、國家元首之後,把自己的名字寫入黨章,以自己的名字定性指導思想,就是搞個人崇拜,這是毛澤東之後第一人」。他引用鄧小平的話「一個國家的命運寄託在一兩人的威望上是不正常的,是危險的」。

勸習近平  不要倒行逆施  懸崖勒馬猶未為晚

樊立勤批評,「習近平作為紅二代膽大包天,一口吃月亮,再一口吞個太陽,然後成為世界領袖」。他寫到:「這是不行的,這就是搞群情激憤的個人崇拜」,並勸習近平不要倒行逆施,「懸崖勒馬猶未為晚」。

大字報嘲諷習近平「既無顯赫業績,也無驕世之功,就是一個普通幹部而已,怎麼一成為總書記,一夜之間就產生了那麼偉大思想?」樊立勤質疑,習近平「新時代思想是舊貨、搞倒退」,其日前大力推薦的《共產黨宣言》「那是造反學說,治國有用嗎?更不能當飯吃!」,「老子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什麼憲法?就要打掉任期制!什麼限任制?誰還限的了我!」

樊立勤稱,「毛澤東時代的災禍教訓我們,以領袖人名確定思想是危險的」,而「習近平今天又走出這麼一步,前車之覆,後車可鑒」。樊立勤認為「憲法,國家之事唯此為大」,「然而在習近平眼裡,小事一樁,說改就改了!」

習氏反腐  除了派系鬥爭  又有多少內容?

樊立勤同時批評,「習近平的新時代」是掩蓋不住倒行逆施的本質的」。大字報還指責當局以各種理由對人民財產搶拆強奪,習近平推崇馬克思是反改革開放,所謂反腐政績是份內事,「如同工人做工,農民種田,學生念書,當兵打仗一樣」,「更何況反腐具有極大局限性,在上層除了派系鬥爭,又有多少內容?」

報導指出,樊立勤在文革時期是北大生物系學生,他是最早反對中央文革工作組的學生,也以反對毛澤東欣賞的著名造反派頭目聶元梓出名。樊立勤後來被打成鄧小平操縱的反動集團成員,遭日夜拷打到雙腿終身致殘,與被迫跳樓求生落成終身殘廢的鄧樸方成為生死之交。

2007年,樊立勤在香港出版《我和鄧樸方暨中國政爭》。書中透露,2004年鄧小平百年誕辰他曾去探望鄧樸方,鄧樸方對他說:「咱們國家56年以後的歷史,看不下去,不忍心看」。

胡平:這篇大字報的力度  不可低估

美國紐約中文政論雜誌《北京之春》榮譽主編、北大校友胡平,曾在上世紀80年代與樊立勤相識。胡平7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電話採訪時說,文革後,樊立勤回到北大留校任教。80年北大選舉海淀區人民代表時,樊立勤曾貼出大字報呼籲知識分子、尤其是大學生入黨,說:「言論出版自由和知識分子大批入黨是我國進行改革、實現四化的充分必要條件。」

胡平對樊立勤在現今中國政治高壓下仍勇敢直言表示敬佩:「他這篇大字報真的反映了他的個性,江山易改、秉性難移。他70多歲了,這種勇氣、這種膽量,依然跟年輕的時候一樣」。

胡平稱,「我覺得樊立勤的這篇文章實際上代表了很多人的心聲。當然他還是站在體制內的立場、黨內的立場,尤其是站在維護鄧小平路線的立場,和其他異議人士、自由派學者的立足點還是有相當的距離」。

胡平並表示,但也正因為樊立勤「站在體制內的立場、黨內的立場,站在維護鄧小平路線的立場,恐怕他的觀點在黨內能得到更多的呼應」;「所以他這篇大字報的力度,我覺得是不可低估的」。

樊立勤:習近平的麻煩  現在剛剛開始

此外,博訊網登載了樊立勤發給友人有關大字報的錄音文字記錄。他說,「現在可以說全國的知識分子,除了極少數的極左分子以外,群情都很激憤」;「現在不是文化大革命以前的形勢,今天的人不是文化大革命以前的人」。樊立勤認為,他(習近平)的麻煩,現在剛剛開始。」

89學運領袖、北大校友王丹也指出,「最近十幾年,或者說六四以後,在北大出現這種大字報的事情幾乎已經絕跡了。但是在最近短短的一段時間就出現了2次,包括支持岳昕的大字報,包括這次樊立勤的大字報的出現,這跟以前的30年相比,我覺得是一個深遠的變化。王丹稱,「我會把它跟習近平在修憲問題上引發的社會的這種不滿聯繫在一起」。

樊立勤寫道「我已經年過古稀,是歷經磨難的倖存者,在我有生之年還有人敢搞對自己的個人崇拜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不要打著馬克思主義旗號,張嘴就教訓人」。
大字報存在了約10分鐘,隨後警察、便衣、學校保衛處的人員和學生積極分子把樊立勤圍住,撕下大字報要他離去,但遭到樊立勤的怒斥。   圖:翻攝自Youtube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