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蓉翻成Lotus Huang 譯者郝玉青這麼說

新頭殼newtalk | 文/中央社
6010-12-13T07:24:00Z
金庸的《射鵰英雄傳》曾被改編成無數次的電視劇,現在也有了英譯本。2017版新射鵰是由畢業於北京舞蹈學院的李一桐擔任黃蓉這個角色。   圖:《射鵰英雄傳2017》提供
金庸的《射鵰英雄傳》曾被改編成無數次的電視劇,現在也有了英譯本。2017版新射鵰是由畢業於北京舞蹈學院的李一桐擔任黃蓉這個角色。   圖:《射鵰英雄傳2017》提供

金庸的《射鵰英雄傳》英譯本第一卷〈英雄誕生〉(A Hero Born)今年2月於英國出版,從角色名字到武功招式的翻譯都引發討論。

金庸作品雖然在華文圈廣受歡迎,但在西方卻鮮為人知,問題在於半文言半白話的「金庸體」太難翻譯,來自天南地北的人物有各式腔調、江湖黑話,更不用說還有武打場面,很難用其他語言傳神表達。

不過,32歲的譯者郝玉青(Anna Holmwood)決心挑戰翻譯金庸作品。

郝玉青在倫敦書展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說,她在翻譯時最擔心的就是華文圈和金庸書迷的反應,因為她知道金庸有許多鐵粉,負擔感很重;但她也決定拋開負擔,不能只在乎忠於原意,卻讓英文讀者讀起來枯燥無味,失去閱讀金庸的樂趣。

對於《射鵰英雄傳》(Legend of the CondorHeroes)出版引發迴響,從書名、角色到武功招式都被一一檢視,郝玉青似乎早有預期。她在書本附錄提出部分解答。

有關於「鵰」為何翻譯成Condor(美洲禿鷹),而不是Eagle(鷹)?郝玉青寫道,由於早在1983年就有人將「射鵰英雄傳」的「鵰」譯為Condor,為了讓英文讀者能夠連貫,雖然Condor是美洲原生種,亞洲沒有,且Condor體型雖比亞洲的鷹來得大,但仍比「鵰兄」小,她仍決定延用先前翻譯。

至於書中角色,郝玉青部分選擇音譯,部分選擇意譯。例如「郭靖」直接用拼音Guo Jing,他的父親「郭嘯天」就被翻成了Skyfury Guo。「黑風雙煞」成了Twice Foul Dark Wind,「梅超風」和「陳玄風」成了Cyclone Mei和Hurricane Chen。

不過,楊康的父親「楊鐵心」被翻譯為IronheartYang,但化名「穆易」又被直接翻成Mu Yi。中文讀者可以從「穆易」(把楊字拆開)了解到這個化名與楊鐵心的關係,在英譯過程中,這個連結就失去了。

對此,郝玉青說,在翻譯時也考慮過採用其他翻譯手法,但由於「穆易」在書中比重不大,她最後決定採取音譯,但在附錄說明了「穆易」與「木易」在中文裡的文字遊戲。

英譯本出版後,討論度最高的可能就屬「黃蓉」被翻譯成Lotus Huang。

郝玉青解釋說,黃蓉和郭靖初見時女扮男裝。兩人互通姓名時,黃蓉說:「我姓黃,單名一個蓉字。」中文讀者從文字上知道「蓉」是個女性化名字,進而理解她是女扮男裝,但因為「蓉」有許多同音異字,郭靖並不清楚。然而,一但把「黃蓉」用拼音翻譯,這一層感覺就完全失去了。

為了達到相同效果,郝玉青選擇用女性化的英文名字Lotus,由於這是兩人相遇的關鍵時刻,她在參考英文讀者意見後,也加入了一段原文當中並沒有的文字:「他(郭靖)的同伴意味深長地看著他,但郭靖不知道什麼是Lotus,因此不理解當中顯露的重要訊息。」確保英文讀者和中文讀者都能讀懂這段場景的精髓。

至於武俠小說中最重要的武打場面,郝玉青表示是一大挑戰,由於中文和英文的架構與文法都不同,中文裡快節奏、刺激的動作敘述,若是鉅細靡遺地翻譯成英文,很可能變得冗長、無趣。

五花八門的武功招式,也被郝玉青傳神翻譯。「九陰白骨爪」被譯成Nine Yin Skeleton Claw,「夜叉探海」則是Trident Searches the Sea by Night。

郝玉青表示,她必須翻譯出原意,又要確保英文讀起來和原著同樣刺激。「有時候一早起來,決定今天要開始翻譯這個武打場面,我必須先做好心理準備,全心投入。」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