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從零到冠軍 Kuro用雙手構築夢想
新頭殼newtalk | 綜合報導
科技電競
從一剛開始的《飛輪少年》的「咢」到現在的《寶石之國》的「磷葉石」,Kuro一步一步讓自己的作品日漸成熟,更臻完美。
從一剛開始的《飛輪少年》的「咢」到現在的《寶石之國》的「磷葉石」,Kuro一步一步讓自己的作品日漸成熟,更臻完美。   圖:Kuro/提供

Cosplay,中文一般稱為「角色扮演」,角色扮演的人被稱作是「cosplayer」或簡稱「coser」,不論是在動漫相關場次上抑或是電競賽場上都看得到他們帥氣美麗的身影,但其實背後的艱辛卻是難以想像的,而身為手作實力派的coser,Kuro一路走來可以說是相當辛苦,但有笑有淚也讓她相當有成就感。

身為一位coser,從化妝、假髮、衣裝、道具、模仿角色身段一樣都不能少,但由於Cosplay文化日益昌盛,也許多coser會尋求專業工作室訂製想要的衣服與道具,但仍然有許多coser堅持手作並體會其中的樂趣,cosplay經歷12年的Kuro說:「以前訂作很貴,也找不到現成的道具,我覺得玩cosplay最精華的地方就是手作了,看著東西慢慢成形到可以穿起來的時候真的很滿足,當你用雙手實現作品的那一刻就會覺得一切都值得了,但在這一刻之前,我都是在很痛苦的狀態中度過的。」說完,Kuro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而從一剛開始的《飛輪少年》的「咢」到現在的《寶石之國》的「磷葉石」,Kuro一步一步讓自己的作品日漸成熟,更臻完美。

但身為一位身材嬌小的女性,Kuro卻喜歡扮演不具有人型的角色,2016年Blizzcon台港澳Cospaly大賽,她選擇了《暗黑破壞神》中令人聞風喪膽的大魔王「迪亞布羅」,從頭到腳都是她與好友共同製作,完美詮釋恐怖詭譎的外型,更一舉奪下當年冠軍:「其實那時候我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最後聽到我的名字的時候我大爆哭,那是我第一次勝過許多競爭多年的對手,主持人也開玩笑說:『妳是大魔王欸!妳怎麼可以哭!』,那也是我第一次飛往美國參加Blizzcon,那是許多電玩迷的夢想,而且感覺很不一樣,在外國他們都很熱情,而且不會吝嗇於讚美你,而且甚至可以講到一個小時,而且他們對cosplay的態度差很多,他們很有可能是一整年只準備那一套,然後盡全力把它做到最好,衣服道具的細節都很美,這是跟台灣比較不同的地方。」

但除了這樣艱辛的作品,當然也有可愛有趣的作品,例如《陰陽師》中的帚神:「這個角色作起來很好玩,也很開心,而且很有滿足感,那時候我給自己訂了一個目標進行挑戰:就是我只能用書局就買得到的材料,然後進行製作,而且其實最後我花不到五百塊就完成了,最後還順便參加比賽得獎,算是賺到了!」

身為coser,在有限的預算下發揮創意也是常有的事情,談起最詭異的材料,Kuro表示她曾經利用南非的球迷常在足球比賽上吹奏加油的樂器「巫巫茲拉」(Vuvuzela)製作《英雄聯盟》好運姐的武器,更曾經用過有著黃色小鴨圖樣的打孔加強貼紙來製作《英雄聯盟》奈德麗靴子上的鉚釘洞,而且成品都看不出破綻,超強的創意也讓人嘆為觀止。

另外由於出色的完成度,Kuro也時常會現身於各大電競賽事的賽場上,從洲際賽到春季賽,Kuro都沒有缺席,身為資深老玩家,Kuro表示相當喜歡現場熱血沸騰的感覺:「在家裡看比賽的時候就自己一個人嗨,但是如果去現場看比賽的話就是一整群人在嗨,連插根眼都能歡呼,我記得2014年的世界大賽,那場我出的是《英雄聯盟》珍娜的『氣象主播』造型,有一場ahq逆轉勝,我在現場看直接感動到哭出來。

而Kuro在賽場上最印象深刻的回憶,竟是與知名選手「中路大魔王」Faker擦肩而過而沒認出來:「洲際賽那時候我cos的角色是卡瑪的征服者造型,剛好SKT要接受訪問,所以走過後台與我們擦肩而過,那時候我很累,有位選手經過的時候向我微笑點頭,我也就簡單的回應一下,等到他走過去,瞥到選手的背號是Faker,那時候我超崩潰的,想說:『我到底在幹嘛!』真的很傷心。」也希望以後能有更多人去現場看比賽,去體驗現場的熱情,最重要的是到場支持選手,Kuro覺得這是很重要的。

她也因為相關的比賽認識了一起打拼的朋友,如另一位知名coser「竜-garuda」:「因為我們都喜歡手作,所以就比較談得來,我們認識的時候是在《英雄聯盟》二周年的時候,那時台灣甚至屬於GPL賽區(東南亞),是時代的眼淚了,而我們現在因為住得很近,所以也會一起去買材料,研究如何製作,甚至接單時彼此互相cover,然後在趕工的時候我們都不睡覺,曾經熬夜熬了三天都沒睡。」

而Kuro之所以喜歡選擇不具人型的角色,一方面除了是因為自己的喜好,更有一部份是基於網路上的生態:「我喜歡選擇這種類型的角色是因為這樣人家不會嫌妳醜,網路生態就是這樣,只要露臉人家就會嫌妳長相、不露臉的話人家就會嫌妳身材,如果選擇兩個都不露的話,他們就沒什麼好講的了,而且會專注在我的手藝上,而且我能做出我真的喜歡的東西,其他人也不會說什麼。」

由於Kuro是《英雄聯盟》老玩家,Kuro也是台灣早期開始cos《英雄聯盟》角色的coser:「在那個時候因為出的人少,網路又發達,所以照片很容易就流出去,然後就會看到有人批評長相或者是身材,我的身材也不算是很標準的那種,甚至還有人說:『這是懷孕喔?』、『這也太胖了吧?』什麼惡毒的話我都看過,當時我當然會在意,但久了就習慣了,那些人有胸部就是胖、沒胸部就是沒奶、長得不像范冰冰的就是長得不好看,面對這種批評只能看開,因為你不能改變那些人的心態,但你可以改變自己。

在鎂光燈下,coser面對鏡頭展現最美的一面,但一張漂亮的照片背後究竟要付出多少血汗淚卻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從業餘到現在以著自己的手藝為生,Kuro笑著說:「走到現在這一步,該怎麼說,算是賭氣嗎?我已經花費了10年的人生在cosplay上面了,所以我才想要把它轉變成能夠賴以維生的手段,一剛開始我不會開價、也不懂行情,而且訂單也不夠穩定,到現在已經出師了,可以用道具師這個職業為生,以興趣維生當然有趣,但也需要很多犧牲,才能不餓死自己。」從零到有,從與冠軍絕緣到奪下桂冠,Kuro用雙手完成了自己的夢想,也期待未來的她能夠帶給我們更多美麗而且帥氣的作品,也期待未來她能夠在賽場上發光發熱。

從一剛開始的《飛輪少年》的「咢」到現在的《寶石之國》的「磷葉石」,Kuro一步一步讓自己的作品日漸成熟,更臻完美。
身為一位身材嬌小的女性,Kuro卻喜歡扮演不具有人型的角色,2016年Blizzcon台港澳Cospaly大賽,她選擇了《暗黑破壞神》中令人聞風喪膽的大魔王「迪亞布羅」。   圖:Kuro/提供
從一剛開始的《飛輪少年》的「咢」到現在的《寶石之國》的「磷葉石」,Kuro一步一步讓自己的作品日漸成熟,更臻完美。
Kuro表示她曾經利用南非的球迷常在足球比賽上吹奏加油的樂器「巫巫茲拉」(Vuvuzela)製作《英雄聯盟》好運姐的武器。   圖:Kuro/提供
從一剛開始的《飛輪少年》的「咢」到現在的《寶石之國》的「磷葉石」,Kuro一步一步讓自己的作品日漸成熟,更臻完美。
由於出色的完成度,Kuro也時常會現身於各大電競賽事的賽場上,從洲際賽到春季賽,Kuro都沒有缺席。   圖:翻攝自 Garena eSports flickr
從一剛開始的《飛輪少年》的「咢」到現在的《寶石之國》的「磷葉石」,Kuro一步一步讓自己的作品日漸成熟,更臻完美。
Kuro之所以喜歡選擇不具人型的角色,一方面除了是因為自己的喜好,更有一部份是基於網路上的生態。   圖:Kuro/提供
從一剛開始的《飛輪少年》的「咢」到現在的《寶石之國》的「磷葉石」,Kuro一步一步讓自己的作品日漸成熟,更臻完美。
面對網路上的酸言酸語,Kuro表示:「你不能改變那些人的心態,但你可以改變自己。」」   圖:Kuro/提供
從一剛開始的《飛輪少年》的「咢」到現在的《寶石之國》的「磷葉石」,Kuro一步一步讓自己的作品日漸成熟,更臻完美。
身為手作派,Kuro時常在粉絲專頁上分享自己的作品。   圖:Kuro/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