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黃安為什麼又盯上了鍾年晃?
新頭殼newtalk 文/
生活藝文
1996年11月21日《中央日報》24版報導,黃安在母校校友會的提告下,前倨後恭地穿著制服回母校道歉。
1996年11月21日《中央日報》24版報導,黃安在母校校友會的提告下,前倨後恭地穿著制服回母校道歉。   圖:管仁健提供剪報

瘋狗咬人,這不是新聞。但若是把舔中賣台的抓耙仔當瘋狗,這不但是錯解了新聞,根本就是缺乏歷史觀了。例如周子瑜在南韓電視上拿一面小國旗,被過氣藝人黃安在中國舉報為台獨;不過黃安自己在1997年在中視《飛上彩虹》時拿的那面國旗更大,1994年在台視《龍兄虎弟》時更誇張到一次拿兩面國旗,要比台獨的程度,周子瑜比黃安差太多了。

既然黃安是周子瑜的台獨老前輩,這幾年他為什麼還要在中國一直舉報周子瑜、盧廣仲、林宥嘉、NONO等人是台獨呢?有些鄉民直覺地回應「瘋狗咬人」還需要理由嗎?

但這樣說就有問題了,一來污辱了狗,這還可交由愛狗人士來伸張正義;二來是凡事皆有因果,黃安也是政治精算師,不然當年在台灣為什麼拿國旗出來搖?怎麼不掏出自己那玩意兒來晃?因此2018年1月9日《自由時報》報導〈黃安公布微博封鎖黑名單 鍾年晃慘被盯上〉:

「華視新政論節目《online鍾點讚》找來媒體工作者鍾年晃擔任主持人,沒想到,他今天居然被『台獨剋星』黃安盯上,慘被封鎖。……黃安高分貝說:『我待人一向寬厚,但是對於這些台獨狗,零容忍。』還說被他封鎖的人真可憐,『在我這刷存在,可惜都沒活過一個時辰』。」

「不過鍾年晃下午在臉書表示,『看到這個新聞,我真是哭笑不得』,但還是有件事要釐清,那就是他根本『沒有微博帳號,黃安封鎖的不知是何方神聖,大概又是一些盜圖兼盜帳號的下流人物』。鍾也說:『我一貫的原則是,絕對不用中國的網路產品,至今仍然一樣,因為我想保留一點個人隱私。至於黃安,哈哈!』」

其實黃安這個政治精算師,嗅覺當然遠勝於瘋狗,他為何要盯上顯然是中國人冒用的假微博「鍾年晃」?項莊舞劍,意在沛公。關鍵就在於鍾年晃的新節目《online鍾點讚》將在華視開播,而黃安當年與華視又有一番難解的恩怨。

黃安與華視的恩怨情仇

黃安最早是因參加台視《五燈獎》吉他自彈自唱而出道,1989年出了第一張專輯《一切從頭》,結果慘賠而沉寂了好幾年。1993年華視推了一齣墊檔連續劇《包青天》,為何說是墊檔?因為1974年老蔣惡貫滿盈前,由儀銘演出的《包青天》,賣座賣到翻,蔣光超演唱的主題曲更是家喻戶曉。

當時《包青天》有多紅?播350集還沒什麼稀奇,有個怪象年輕的鄉民一定沒見識過。所謂連續劇就是一天播一集,這才叫連續劇吧?即使最長壽的鄉土劇不也是如此?但是很抱歉,儀銘演的《包青天》因為太紅了,所以華視當年是一天播兩集,晚間新聞前播一集,新聞播完後再播一集,台灣電視史上除非是重播,還有哪齣新上檔的戲能紅到一天播兩集的?

至於1993年時華視推出由金超群主演的第二代《包青天》,原本只是個15集的墊檔戲,連主題曲都沒重新製作,只找了綜藝主持人胡瓜來唱。豈料播出後大受歡迎,收視率高到最後延長為236集,而黃安的第二張專輯《新鴛鴦蝴蝶夢》,因為原本是15集的《包青天》片尾曲,最後也跟著雞犬升天,唱片大賣。

黃安一生也就只紅了這一曲,接下來的《救姻緣》、《明明知道相思苦》等歌曲,銷售成績都跟第一張專輯一樣慘不忍睹。

黃安唱不紅則轉主持,但一無觀眾緣,二又多嘴惹人嫌,吳宗憲、徐乃麟、張菲等多位知名主持人都堅持不與他同台,三台聯手封殺他,最後他只能攜家帶眷離台,1998年4月遷居中國,2000年起完全消失於台灣演藝圈,開始定居北京。

黃安是靠華視《包青天》而跟著竄紅,但無才又缺德,加上人緣差,最終只能淡出演藝圈。可是黃安卻不這麼想,他與華視結下的樑子,就要從因黃安而遭到毀謗的母校說起。

誇張短劇惹火關西農校

1996年11月19日《聯合報》報導〈黃安「我的成長」惹火母校,關西農校要求公開道歉〉;

「省立關西高級農業職業學校昨天表示,校友黃安(原名黃宏銘)於26日華視頻道播出的〈紅白勝利〉節目中,以短劇方式演出其成長過程,對學校造成嚴重侮辱,破壞學校形象甚巨,將要求公開道歉及製播形象廣告,否則法庭相見。

關西農校昨天召開臨時會議,首先播放〈紅白勝利〉節目中描寫黃安一生的短劇;黃安在節目中指出,關西農校是『全世界都沒有人要念的學校』,太保很多,曾『抄傢伙』揍他。

由許效舜飾演的學生時期黃安,轉學第一天,發現全班都是原住民,臉上都有黥面,連老師(胡瓜飾)都身著傳統服飾,並先打完飛鼠才去上課。劇中所有師生並刻意模仿原住民說話腔調,老師還強調考試時班級和姓名不要寫顛倒等,讓黃安大呼程度太低,同學『笨到極點』,下課後原住民同學並持斧頭等在校門口圍毆他。劇中並強調黃安永遠都是第一名。

關農總務主任姜鴻達表示,據調查,當時黃安同班同學僅八人是原住民,且畢業後多人考上警察學校,甚至擔任民意代表,絕非劇中形容程度奇差,更沒有黥面,教師中也沒有原住民,黃安的成績並非他自己形容的那麼好,只有一年級較佳而已;播出當天他即去電要求製作公司鄭重道歉並設法禰補,但製作單位只在隔周節目中敷衍幾句,沒有道歉。」

當天中午出刊的《聯合晚報》,在〈黃安短劇過火,關西高農抗議。紅白勝利侮辱母校?校友會、家長會、教職員準備聯名控告〉報導中進一步指出:

「省立關西高級農業職業學校師生、校友會及家長委員會,對校友黃安在華視〈紅白勝利〉節目中涉及侮辱學校,都十分憤慨,昨晚決定向黃安及製作單位表達嚴正抗議,要求黃安返校道歉,並募集律師費,準備控告製作單位及黃安。

關農校友會、家長會及教職員昨晚開會討論長達三個小時,一致對黃安(本名黃宏銘)在該節目短劇『我的成長』中的表現表示不能原諒,決議函文給製作單位全能傳播公司、黃安、廣電處、新聞局及教育部,表達嚴正抗議,也要求製作單位製播相同長度的關農正面簡介並公開道歉,以彌補學校的形象。

廣電處人員上午電話聯絡關農校友會,明白指出〈紅白勝利〉製作單位已違反廣電法第24、25條,若雙方無法圓滿協調解決,可處以停播處分。

全能公司的賴姓製作人上午則緊急與校方聯絡,願意在下星期一到校,當面與學校溝通,商計如何再製播節目以示歉意。校方並要求黃安應在近日內到校,公開向全校師生道歉,但黃安尚未回應。

在『我的成長』短劇中,黃安明白指他以600分的聯考成績就讀只有180分就錄取的關西高農畜牧獸醫科,……校方指劇情與實情完全不符,黃安做假貶低學校來凸顯自己,太過自大,並嚴重侮辱原住民,一原住民校友並指黃安傷害了全省30個山地鄉。」

自稱是附中程度的抓耙仔

黃安的智商,只能在中國欺騙那些堅持統一的弱智憤青。他自稱高中聯考有600分,卻屈就關西農校畜牧科,真的是蠢人說誑語。黃安生於1962年12月,1978年國中畢業,恰巧與本魯本魯是同一屆的。那年代高中聯考總分700分,讓我們來看看1978年男生在台北公立高中9個志願的錄取分數(本魯也是那年考的,吊個車尾而已):

1.建中日614.5分(錄取1,365人)
2.附中日596.5分(錄取1,337人)
3.成功日583分(錄取1,254人)
4.建中夜570.5分(錄取901人)
5.附中夜566.5分(錄取271人)
6.成功夜558分(錄取603人)
7.中正高中551分(錄取1,129人)
8.板橋中學534.5分(錄取1,129人)
9.復興高中522分(錄取1,477人)。

吹牛不打草稿的黃安,高中聯考若有600分,可以讀師大附中以下的所有學校。但他這種貨色,真的也就只適合在中國搞統一大業。他在節目裡的自吹自擂,不但害關西農校校譽被辱,連原住民也被惡意醜化。

官方擔心黃安的種族歧視言論,引發更大的族群衝突,也揚言要裁罰。黃安只好前倨後恭、公開道歉。11月20日《聯合報》的〈廣電處指「紅白勝利」節目違法,被指侮辱關西農校,黃安決道歉〉報導:

「針對華視〈紅白勝利〉節目,藝人黃安在『我的成長』單元劇中,涉嫌侮辱省立關西高級農業職業學校,廣電處人員昨天表示,該節目製作單位全能傳播公司已違反廣電法,若不能善後,可予停播該節目處分;全能公司已緊急與校方約定25日下午到學校面對面溝通;校方仍堅持要製作單位和黃安到學校及在電視上公開道歉。

關西農校教職員、校友會及家長委員會前晚經長達三小時開會討論後,決議要行文黃安、全能公司表達嚴正抗議,要求在原節目製播同樣長度的關西農校正面簡介,以彌補校譽和形象受損,節目中並應由黃安親自道歉,若不能配合,則由全校師生和校友樂捐律師費,控告黃安誹謗,並請相關單位撤銷黃安演藝人員的資格。……

對於母校關西農校執意控告黃安一事,黃安決定回到母校道歉,並捐助一筆錢供作校友會的基金。黃安說:『對於這件事,我也希望能有一個歡喜圓滿的結局,因此,在和製作單位商量之後,我個人不但會親赴學校,針對節目的內容作一番解釋和道歉,也希望能把〈紅白勝利〉的外景,搬到母校去錄,由我個人提供獎金,供作校友會的基金』。」

最後闖禍的黃安在製作公司積極奔走下,總算弭平了關西農校的憤怒,但黃安從此也成了華視眼中「麻煩」的藝人之一,之後又相繼得罪吳宗憲、徐乃麟、張菲等人,大家都堅持不與他同台,「顧人怨」的黃安只好遠遁中國,改行當起抓耙仔,以檢舉台獨藝人刷存在感,順便對華視報一下「老鼠冤」了。

1996年11月21日《中央日報》24版報導,黃安在母校校友會的提告下,前倨後恭地穿著制服回母校道歉。
1996年11月20日《中央日報》24版報導,大言不慚的黃安,誇口以600分的高分「屈就」180分就可上的關西農校,惹惱了母校校友會。   圖:管仁健提供剪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