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人物狂想曲》統聯、和欣、阿羅哈等客運車體彩繪 多數出自他雙手
新頭殼newtalk | 綜合報導
生活藝文
過去二十年,吳昌記彩繪了台灣上千多台遊覽車的車體外觀。
過去二十年,吳昌記彩繪了台灣上千多台遊覽車的車體外觀。   圖:張大魯/攝

「爸爸那台車是你噴的吧!」彩繪遊覽車專家吳昌記說,孩子在路上看到遊覽車都會這樣問,剛開始會覺得很有成就感,但久了就麻木了,生活嘛。

吳昌記是台灣少數彩繪遊覽車的高手,他說,台灣目前大約有六家彩繪業者在噴遊覽車,他資歷排可以第三名吧。過去二十年,他彩繪的遊覽車超過千台,統聯、和欣、阿羅哈等客運、職棒統一獅、中信鯨、誠泰COBRAS、墾丁凱薩飯店、悠活度假村的專車,多數都是出自他雙手。

吳昌記說,從小就不太愛讀書,多數時間在參加童子軍玩活動。國中的老師看他不是讀書的料就指派他:「昌記啊,你若不喜歡讀書就去顧美術教室,順便整理乾淨。」吳昌記每天第七八節課就去打掃,順便在裡面自己學畫水彩,打下一點基礎也踏上美工的不歸路。

家人說「喊慢(不會)說話就去學美工吧」,吳昌記在雲林土庫商工讀到二年級被當掉,只能休學跟著親戚到台北學做印刷網版、拼版,同時以素描、水彩等技能重考進復興美工。退伍後與太太結婚,「丈人是做遊覽車事業,知道我學美工,責令我去桃園找高天賜先生拜師,他是台灣遊覽車的彩繪鼻祖」吳昌記說,學了一年後就出師,可以自己接案,至今二十年。

吳昌記彩繪每台車平均一天要做完,花色難度高的,二、三天也一定要完工。長期在顏料與噴漆的工作環境中,會不會艱苦?「台灣哪個做美工的不艱苦,瑣碎、繁複、細節、工時長」吳昌記打包票說,若美工做得住,任何行業都一定做得下去,美工是最可憐的行業。

吳昌記回憶說,剛開始獨立接單時,為了怕搞砸,施工前一晚都在自己工廠先試噴一次,因為整台車一噴下去就沒有修正的空間,若被客戶打槍就得「敷敷ㄟ重來」,損失成本是一回事,但更是很漏氣的事。

每年的農曆年前與農曆七月,都是彩繪車輛的旺季,這二個時間旅遊人口少,業者多在此時整修車輛,當月甚至可以彩繪三十台遊覽車。彩繪一台車的價碼,報酬算不錯,吳昌記卻說,現在的家長都覺得黑手辛苦、噴漆污染、工作時數長,不讓孩子走這條路,願意來學彩繪的年輕人很少。「沒關係啦,有人肯學我就教,沒人要學,我就自己做到老。」

吳昌記利用閒暇時間玩相機,去年開始玩空拍機,希望記錄留存家鄉北港的人文與景象。「我都帶著孩子去看藝文活動,從紙風車319藝術工程開始看」,吳昌記說,功課不必好,但要多元發展,不必樣樣精通,但什麼都要懂一點,這是他對孩子和自己的期望。  

過去二十年,吳昌記彩繪了台灣上千多台遊覽車的車體外觀。
彩繪前,量好正確的圖案位置是最重要的工作,差幾公分可能就會被客戶打槍。   圖:張大魯/攝
過去二十年,吳昌記彩繪了台灣上千多台遊覽車的車體外觀。
通常彩繪一台遊覽車只需要一天的時間,但事前的準備工作馬虎不得。   圖:張大魯/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
開講無疆界
「提供各界不論就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社會等各領域議題,有話直說,有意見就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