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江南將寫宋美齡「一夜情」 汪希苓下令制裁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市報導
政治經濟
時報出版社出版的「破局」,裡面披露汪希苓決定制裁劉宜良的訪問。
時報出版社出版的「破局」,裡面披露汪希苓決定制裁劉宜良的訪問。   圖:翻拍自破局一書

前國防部情報局長、江南命案下令制裁者汪希苓在新書「破局:揭秘!蔣經國晚年權力佈局改變的內幕」指出,當時制裁江南除了他詆毀蔣經國形象、涉及「三面諜」外,另有一個未曾透露的原因,就是要江南將出書「蔣宋美齡傳」,描寫當時蔣宋美齡與羅斯福總統特使威爾基,在抗戰時期「一夜情」的不實事情。

19841015日,為中華民國國防部情報局吸收的竹聯幫幫主陳啟禮率吳敦和董桂森二名殺手,槍殺劉宜良(筆名「江南」)。陳啟禮返回台灣後不久,便因當年1112日展開的「一清專案」掃黑而被逮捕。31日,陳啟禮的朋友張安樂(綽號白狼),偕同一位替陳啟禮保管錄音帶人士,則在美宣布「蔣孝武就是謀殺江南的元兇。」

由時報出版社出版的新書「破局」,作者吳建國多次訪問前國防部情報局長汪希苓及陳虎門,並由兩人說明決定制裁江南、吸收陳啟禮過程。

書中指出,1984年初,情報局長汪希苓參加國防部長宋長志主持的「大陸工作座談」,會中分發的會議資料明列「要善於運用幫派份子,從事大陸情報工作」的指示。

汪希苓還記得,對於執行「運用幫派份子」的分工上,會議決議將與國民黨具有革命歷史淵源的「清幫」與「洪門」屬於較高層次的幫派,交由國安局運用;情報局負責所謂的「社會幫派」,也就是四海幫、竹聯幫等黑社會份子,吸收、加以組織訓練。

汪希苓思考後,優先考慮吸收竹聯幫主陳啟禮。中間人則是導演白景瑞。白居間牽線與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製片、竹聯幫份子帥嶽峰,並於1984616日與汪希苓見面。汪則在於1984718日與帥嶽峰於情報局敦化南路招待所再度見面。

汪希苓希望帥嶽峰能將竹聯幫導上正軌,帥則表示他的力量與輩份不足以擔當大任,但可以推薦陳啟禮與汪希苓認識。因此,1984728日,白景瑞搬入新居宴客,汪希苓與陳啟禮第一次會面,當天應邀的賓客還有蔣緯國與其他音樂界、商界朋友。

82日,汪希苓再度邀請陳啟禮、帥嶽峰、白景瑞到情報局永康招待所餐敘,情報局副局長胡儀敏也在場。經過如此密集聚會,汪希苓已決定吸收陳啟禮。

至於展開制裁江南一事,陳虎門說,「制裁是明白列入『情報工作手冊』的一個方法,主要是針對背叛組織的自己人,或危害國家安全與利益的敵人,在必要時得以採取的一種手段」。這是政府授予情報單位可以不顧法律規定,採取必要行動的重要依據。

814日陳啟禮、帥嶽峰前往陽明山的情報局訓練基地接受為期五天的情報專業訓練。受訓最後一天,汪希苓、胡儀敏上山陪同他們午餐,飯後,汪希苓、胡儀敏、陳虎門、陳啟禮、帥嶽峰五人進入密室,汪希苓正式下達了「制裁」江南的命令。根據汪希苓說明理由有五項,主要包括劉宜良長期在海外撰寫詆毀蔣經國形象與醜化國民黨的許多文章,已成為台灣有關單位共同頭疼的問題。劉宜良經常往來大陸、美國之間,早已成為美國FBI吸收為「線民」;但1984年初,汪希苓接受部屬建議,也吸收劉宜良為情報局工作,每月給予1千美元津貼;但劉也接受大陸有關方面餽贈等,他們認為劉宜良是一位標準的「三面諜」。

其中還包括,「蔣宋美齡傳」。外界多以為劉宜良是因為撰寫「蔣經國傳」而得罪當局。卻不知另一個真正惹禍上身的原因是劉宜良當時已經正要著手撰寫「宋美齡傳」,要炒抗戰時期,美國羅斯福總統所派特使威爾基(Wendell L. Willkie)訪問重慶期間,與宋美齡有一夜情的不實冷飯,以達到更加羞辱講家的目的。事實上,此一事情在1974年的美國八卦作家德魯.皮爾遜(Drew Pearson)所寫的「皮爾遜日記」早就對此有過報導,當時惹的蔣宋美齡大怒,對出版此書的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提告。最後哥倫比亞管播公司公開道歉,並承諾再版時將此段涉及毀謗的文字完全刪除。當時台灣當局認為,此事早經美國法院判定,劉宜良還執意要寫,其用心實在惡毒可憎,明顯要要故技重施,訛詐蔣家,令人厭惡,不勝其擾,因此,必欲除之而後快。作者吳建國書中說,這是汪希苓對他獨家揭露必須制裁江南、又不願公開的重要原因。

下達制裁命令同時,汪希苓再三告訴陳啟禮,這事十分敏感,要做得不落痕跡,否則弄得不好,會引起台美之間很大的政治與外交風暴。陳則拍胸脯保證:「如果有事,就只到我為止,絕對不會牽連其他任何人」。

1984914日陳啟禮夫婦與帥嶽峰從桃園機場出發,飛往美國洛杉磯。汪希苓也指示陳虎門將整個「制裁行動計畫」親自面交給國安局長汪敬煦與國安會秘書長汪道淵。陳虎門說,「至於他們有沒有再向上呈報給蔣經國總統,我們不知道。不過,我們該做的都做了,絕對不是瞞著上面,自做主張的魯莽行動。」

 

陳啟禮等人完成制裁任務後返台。19841022日,汪希苓親自前往國安局向汪敬熙報告。汪希苓還記得汪敬煦聽完報告後應了一聲:「喔,回來啦!」臉上看不出有什麼異樣表情。

 

只不過,汪希苓沒想到,制裁江南不到21天,汪敬煦竟然瞞著情報局,發起「一清專案」,目標就是要先逮捕陳啟禮之後,才可以在全台各地逮捕其他幫派份子。而不可思議的是,國安局在確實逮捕陳啟禮之後,立刻通報美國FBI東京辦事處:「我們已經捕獲了槍殺劉宜良的兇手陳啟禮」。

這樣整個江南命案曝光,汪希苓、胡儀敏、陳虎門三個執行制裁江南的情報人員,於1985113日被停職,隨即收押,接受調查。

至於劉宜良是否是蔣孝武下令殺的,汪希苓則肯定說,蔣孝武和江南命案絕對沒有關係:「蔣孝武是因為與情治系統走得近,被外界誤解是經國先生指派他去掌握情治系統」。其實,蔣孝武和情治系統毫無正式關係,也沒有擔任任何職務,自然無法命令情報局做什麼或不做什麼。

暗殺、情治、黑道、蔣家、外交 一圖重建江南案大事紀

江南將寫蔣宋美齡「一夜情」 汪希苓:有人報告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