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朝億觀點》記者被擋是事實!請北市警察局不要秀下限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大安分局9日在凱道執法。
大安分局9日在凱道執法。   圖:林朝億/攝

針對台北市警察局介壽所6日拒絕三家媒體進入凱道採訪,以及隨後拒絕醫師、律師進去探視禁食的時代力量5立委,台北市警察局今(9)日發出新聞稿全面否認。看到這樣的新聞稿,真是令人憤怒。台灣是個多元社會,對於勞基法修法、時力抗爭、勞團臥軌,可以有不同的立場,但請不要扭曲事實,秀下限,讓台灣的文明受傷。

這裡先提警方新聞稿所提的「事實」包括,一、考量出入口過多管制不易,須大量警力同時執勤,遂架設阻材並於介壽所前設置管制點,實施管制、檢視;二、對於媒體記者「新聞自由與採訪權」絕對尊重,並未針對個別媒體有所限縮;三、凡媒體人員出示記者證件供檢視,皆可進入管制區內自由採訪,「期間並未接獲任何媒體向警方反映其記者無法進入之狀況」,包含管制區內住戶、洽公民眾、送報、學生等均自由通行;四、另警方現場設有媒體聯絡員,提供媒記者必要之服務與協助。五、有關律師、醫師等人員,警方秉持管制措施公平原則,視現場狀況判斷,提供委員及民眾必要之協助。

針對醫師、律師部分,網路上已經相關當事人貼上諸多即時影片可供公評,筆者作為一個新聞從業人員,僅針對6日當天所見及採訪所知來說明。筆者6日主跑時代力量立委在凱道抗爭,由於管制區範圍頗大,筆者雖然於830分即到附近,但還是繞行很久、步行後,9時左右從貴陽街轉重慶南路抵達凱道前方。經過貴陽街檢查口時,出示採訪證後並未受警方阻擋。但過了不久後,陸續有其他家媒體抵達,但僅能從介壽所方向進入。所以第一項,在「介壽所前設置管制點,實施管制」說法,勉強可接受。

至於第二項「對於媒體記者『新聞自由與採訪權』絕對尊重,並未針對個別媒體有所限縮」,就是鬼扯了。當天晚上至少有新新聞、經濟日報、匯流新聞等三名記者在介壽所遭到阻擋。筆者當時雖然不在現場,但聽聞後,即向新新聞記者查證,他們的確被擋在介壽所入口,不得借道進入凱道。筆者隨後再向北市警詢問,警方也證明,介壽所沒有借道給他們通過,警方的說法是,派出所裡可能有犯人銬住,讓記者進出不方便;可以藉由派出所一旁的通道進出;但要借用派出所通道,則有所不便。

不過,受堵記者的確向筆者表示,期間他們也是有看到電視台的記者可以進入,只有他們不行。這個說法與匯流新聞6日發出的「記者採訪時力遭阻 警:只開放電視台、四大報」報導內容一致。警方新聞稿裡所謂「並未針對個別媒體有所限縮」,根本就是鬼話一句。

第四項、「另警方現場設有媒體聯絡員,提供媒記者必要之服務與協助」,根本就與事實不符。柯文哲上任台北市長後,警方多次與記協等團體協商群眾抗議事件該如何保護記者採訪權益。其中最確切一項的就是抗議現場,一定會有穿著媒體聯絡人制服的警員在那裡。

雖然,不是每場抗議活動都看得到他們;例如8日晚間臥軌事件時就沒看到,但的多次警方要採驅離、逮捕活動時,的確就會看到部分員警穿著媒體聯絡員背心出現。但筆者要強調的是,6日上午到晚上7時許,筆者在凱道現場、或是中午時間與同業向介壽所借桌椅打稿時,就是沒看到有所謂的「媒體聯絡員」。

警方或許又要發新聞稿說,他們真的有設媒體聯絡員,可能是當時人在某個角落、或在休息、或是新新聞那三個記者自己找不到,不能怪警方等等;但是,介壽所離所謂的出入口管制點也不過是幾公尺,警方不借道、不告訴他們從那個地方可以進去、不告訴他們哪裡可以找媒體聯絡員,「反正是你自己找不到」,這不是刁難,什麼還叫刁難?更何況期間,還讓他們眼睜睜的看到其他同業可以藉由介壽門進出,這不是整人遊戲、差別待遇嗎?

以筆者多年採訪街頭抗爭經驗,不可否認,在高中生因課綱微調佔領教育部被逮捕後,北市警察局的執法態度的確有大幅改善。雖然個別員警值勤時還是有些情緒,甚或肢體摩擦,但多是偶發事件,很難苛責。

但柔性措施,不代表民主不會倒退。從1223勞團抗爭以來,律師、記者被丟包、律師不能陪偵,一直到最近阻擋部分記者採訪、搶奪律師委託書,台灣的民主、法治正往中國傾斜。北市警現在又跑出一個沒有禁止媒體進入的新聞稿,實在令人無言?要求人講真話或許標準高了點;但起碼不要說謊,真的有那麼難嗎?

以下是台北市警察局的新聞稿全文:

針對媒體報導網路傳言警方除四大報、電視臺記者外,不許其他媒體記者進入、擴大管制區域、限制律師或醫師行使職權情事,警方澄清絕無此事!

總統府為集會遊行法第六條法定集會遊行禁制區域,由內政部公告之,鑒於民眾藉由網路號召聲援,為防制事件擴大及預防危害發生,採「准出不准進」管制措施,以維護人民言論自由與一般民眾權益。另考量出入口過多管制不易,須大量警力同時執勤,遂架設阻材並於介壽所前設置管制點,實施管制、檢視,期間對於立法委員並未限制渠等自由,對於媒體記者「新聞自由與採訪權」絕對尊重,並未針對個別媒體有所限縮;有關律師、醫師等人員,警方秉持管制措施公平原則,視現場狀況判斷,提供委員及民眾必要之協助。

有關警方僅供四大報與電視臺進入,特予嚴正澄清,警方秉持尊重新聞媒體採訪自由之原則,並未限制媒體人員進入管制區採訪,凡媒體人員出示記者證件供檢視,皆可進入管制區內自由採訪,期間並未接獲任何媒體向警方反映其記者無法進入之狀況,包含管制區內住戶、洽公民眾、送報、學生等均自由通行;另警方現場設有媒體聯絡員,提供媒記者必要之服務與協助。從各家電子、報紙、網路等新聞媒體全時段、大篇幅及各角度報導本次禁制區違法集會內容,即可窺見警方並無干擾或限制新聞自由與採訪權,民眾皆可於各種傳播媒介自由獲取相關新聞報導,新聞採訪、報導並未受限。

民眾在集會遊行禁制區違法集會,其人身自由及言論自由的基本權,並未受到限制,更無「不法」之侵害,由陳抗民眾之網路直播畫面均可窺見,律師並無依法行使職權之依據。律師與陳抗群眾簽訂委託書屬於兩造之間的契約行為,陳抗民眾可離開管制區與律師簽約。警方執行「准出不准進」之管制措施,必須公平。

有關醫師要求進入管制區域遭限制乙節,中正第一分局分局長曾多次向在場靜坐之群眾廣播、勸導,希望群眾自行離開,並注意自身安全及健康,如有身體不適之情形請隨時就醫,如群眾有緊急醫療之需求,警方將協助通報相關救護單位並引導救護人員進入救護或協助送醫。

時代力量委員違法集會靜坐,時值假日期間,該路段車流少,過程中只有靜坐及發表演說,較無危害性,因此警方採取柔性勸導寬容作為,全程亦施以人道關懷,不斷以廣播柔性勸導該團體停止違法集會,歷經7次舉牌警告、命令解散及制止,最後基於人道考量與交通秩序之維護,實施保護帶離。

相關新聞連結:

現場觀察》逼時力抗爭解散 警方要以「屎」逼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