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人物狂想曲》金曲歌王唱野台 麵包車樂團讓長照老人感動流淚
新頭殼newtalk | 綜合報導
生活藝文
謝銘祐說,這些長輩雖然反應動作緩慢,但他們都聽得到、聽得懂,也喜歡聽這些台語老歌。
謝銘祐說,這些長輩雖然反應動作緩慢,但他們都聽得到、聽得懂,也喜歡聽這些台語老歌。    圖:張大魯/攝

「嘿休嘿休嘿休嘿休,深山內迎花轎,鼓吹八音玲瓏叫,內山的姑娘呀,坐轎要出嫁~厚!」金曲歌王謝銘祐和其他四位麵包車團員,唱著這首熱鬧又帶動氣氛的歌,可是底下的聽眾並沒有如其他場合般,隨著音樂大聲唱和或搖擺身驅。仔細看,聽眾都是老長輩,大多數是坐在輪椅上,甚至還插著鼻胃管。這裡是台南一間天主教設立的安養中心。

謝銘祐說,這些長輩雖然反應動作緩慢,但他們都聽得到、聽得懂,也喜歡聽這些台語老歌。

<麵包車樂團>是謝銘祐在2005年成立,隔年他發現台灣有一群中老年人是沒有被流行音樂服務到的,他們只能聽民歌、唱老歌,卻沒有替這個族群的人創作屬於給他們聽的音樂。「我覺得這群人很重要,台灣經濟起飛是靠他們當年打拼來的,但他們得到的文化回饋最少,精神回饋最少,我這個做流行音樂的,怎麼能忽略這一塊。所以決定與團員重編台語老歌新唱,並選定在台南東區良寶宮廟埕前開唱。謝銘祐回憶,他記得很清楚,唱前兩首歌時,聽眾只有一位,廟公本人。第三首歌時廟公開始打電話撂人,街坊鄰居都出現了,那天最後來了二百多人。

為老人而唱 一唱11年1100多場

事後,謝銘祐覺得應該為那些沒有機會或不方便出來聽歌的人而唱,所以開始探詢去老人院、療養院、長照中心的可能性,一唱十一年,一千一百多場。

謝銘祐說,剛開始時,團員都會有一點無力感,因為這些長者沒有「反應」。甚至第一次到安置植物人的機構,團員質疑:怎麼唱?那天有位四歲的小植物人,坐在最前排,「我們一路唱,最後為她唱<造飛機>,剎那間女孩子笑了,我們卻激動得哭了,因為她真的聽進去了。」

另一場為插管病患而唱,有幾位病患流淚了,團員們第一次意識到「沒有聲音的掌聲」真響亮。

謝銘祐感嘆的說,對長輩而言是唱一場少一場,幾個月後再回到同家安養院開唱,會發現有些人不在了,這真令人難過。「所以,我們能接就儘量接,一天上下午各一場,甚至下午再加第二場。這些長輩都是狀況不好的,家中無力全心看護,才會送到安置機構,他們需要的是心靈慰藉多於物理治療。」

謝銘祐表示,接過難度最高的是安寧病房,面對他們無望的眼神,都要強忍著情緒來唱。「我第一次唱完是衝到病房外抱著修女一起大哭的。」

做這些對謝銘祐是人生最有意義的事,但他說不會去「呼籲」其他音樂人一起來做,「呼籲」是很無理的,做這些都是要歡喜甘願、真心喜歡做這些事。

在各長照機構唱了十幾年,謝銘祐發現,台灣的護理人員真的是不夠,尤其是男性護理人員。另外就是缺少能用台語讀報的志工,把新聞口語化活靈活現的念給長輩聽。

希望麵包車樂團像紙風車 跑遍全台灣各鄉鎮

未來,謝銘祐希望麵包車樂團像紙風車藝術工程那般,跑遍全台灣各鄉鎮,到廟口或是休耕的田地用演唱會的規格唱給長輩聽,「年底前會在台南後壁菁寮村試辦第一場。」

出生在南投草屯的謝銘祐,父親是流氓,為了怕他也學壞,小學一年級就讓他搬回母親的故鄉安平。「我很愛寫字,成績很好。但國中時卻去混幫派,跟著大哥做些顧賭場、當車伕等狗屁倒灶的事」謝銘祐說,考上台南一中時,大哥竟公開把他逐出幫派,並下令成員不准再與他有任何聯繫,讓他走上「正途」。

要不要去中國發展?「我是黑名單,前幾年公部門為我申請過台胞證都被駁回,可能是參與過反核、學運吧」謝銘祐說,想想也算了,台灣還有很多有意義的事要做,而且做不完,「我要為台灣留下作品」。

謝銘祐說,這些長輩雖然反應動作緩慢,但他們都聽得到、聽得懂,也喜歡聽這些台語老歌。
底下老人家靜靜聆聽曲目,並沒有隨著音樂大聲唱和或搖擺身驅。   圖:張大魯/攝
謝銘祐說,這些長輩雖然反應動作緩慢,但他們都聽得到、聽得懂,也喜歡聽這些台語老歌。
謝銘佑發現,台灣有一群中老年人是沒有被流行音樂服務到的,他們只能聽民歌、唱老歌,卻沒有替這個族群的人創作屬於給他們聽的音樂。   圖:張大魯/攝
謝銘祐說,這些長輩雖然反應動作緩慢,但他們都聽得到、聽得懂,也喜歡聽這些台語老歌。
未來,謝銘祐希望麵包車樂團跑遍全台灣各鄉鎮,到廟口或是休耕的田地用演唱會的規格唱給長輩聽。    圖:張大魯/攝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開講無疆界
「提供各界不論就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社會等各領域議題,有話直說,有意見就來稿。」